目前分類:生活隨筆 (3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Sep 01 Sun 2019 04:13
  • 置頂 搬家

回舊家打掃清理,看著空空如也的「家」,又回到當初我們初見面的清爽模樣,彷彿船過水無痕,乾乾淨淨、安安靜靜。


人聲笑語、器具物品,從空間中消失,代表的也是一段舊時光逝去、不再回頭。這三年半的點點滴滴一晃而過,景物依舊,人事已非;有一種淒清的寂寞,像是夢醒後的不真實感。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知不覺中,髮長又及腰了。

 

髮型師一把握住我的長馬尾,驚訝的說:「妳的頭髮長得好快啊!而且髮量又長回來了耶!是因為運動嗎?」

 

我的髮型師替我整理頭髮已經超過20年。當年是為了結婚要拍婚紗照,於是經由製作人薛聖棻的介紹,找了曾經幫楊琳剪髮的造型師,替我剪個新髮型。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雖然我從不相信神鬼之說,不過,我寧願相信這次是真的。

上週六4/13,天氣陰冷,下午,我去三芝圖書館演講。山上微雨,濕氣濃重,吃完晚飯,我們開車沿著山路回台北。突然之間,一座金碧輝煌的巨大寺廟出現在眼前。

蒼茫霧靄中,這座不知名的寺廟金光四射,氤氳繚繞,彷彿從山與山之間的谷底緩緩浮出,在一片靜寂之下,有一種說不出的神秘氛圍。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往年耶誕節都有鄰居朋友聚會,大吃大喝熱鬧一番,今年阿宏不在家,我燉了一鍋豬腳,邀隔壁每天來我家讀書的鄰居母子倆一起,四人吃了一頓簡單的晚餐。

  

週日又去畫速寫。這次畫的是我從小長大的街廓地標「菸酒公賣局」(台灣總督府專門局)——由日本建築師森山松之助設計製造,師承辰野金吾的風格,文藝復興的尖塔與圓頂、紅磚白飾帶、拱門圓柱是它的標誌。看起來朝氣勃勃,又帶有莊嚴隆重的古典美。

  

我外婆從大陸經香港來台灣,安插進建國中學,當圖書館的職員;外公被分到弘道國中當人事主任。媽媽高職畢業後在當年的古亭衛生所當職員。因此我從小就在南昌街、建中宿舍那一帶長大。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明明是放月考假在家不用上課,結果卻閒不下來。昨晚因為幫女兒做便當,這才發現台北的家瓦斯爐壞了,這半年來我婆婆都用瓦斯槍點火,於是今天跑銀行辦事之外,又趕緊打電話報修。

接著,又發現櫥櫃的內部很髒,有蟑螂屍體,於是一邊清理、一邊順手把料理罐、觸手生黏的鍋子蓋子全部刷洗一遍,一直洗到半夜12點。因為雙手泡在清潔劑和熱水裡,結果指甲都裂開了!我果然是灰姑娘的命啊!

我汐止的家很潮濕,要固定除濕、電器遙控器也易壞,需要把電池取出。15年的馬桶也得更新沖水按把。我陸陸續續的整理好之後,今天提醒我婆婆:哪裡壞掉要趕快跟我說,不要捨不得花錢更新。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今天開雪隧回台北時,前面一輛車開得搖搖晃晃的,一會兒衝向右撞到路邊、一會兒歪向左越過中線,十分可怕😱。我趕快看看這車是什麼牌子的,離他遠點兒。

 

因為這兩天的社會新聞,報導了一個家境清寒的年輕人熬夜替母親送貨,結果打瞌睡竟一連撞壞了三輛法拉利的案件。我細細研讀了一下相關案例才赫然發現,原來和超跑擦撞一下,可能要賠好幾百萬!😱所以開車的時候還是小心一點好,萬一不小心,千萬別碰上名貴的車。

 

但是,仔細想想,這個社會的價值議題,其中頗有弔詭。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今天整天行程滿滿。最後一站在旺宏演講,我搭高鐵從新竹回來,在車站看到摩絲漢堡和壽司外帶,不覺微笑。

摩斯的玉米湯,是兒子的最愛;生魚片壽司,是女兒的最愛。去哪都能為最愛的人帶一點愛吃的東西,這是最簡單的幸福。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本來是很討厭煮飯的。

那種花兩小時手忙腳亂、坐下來30分鐘就吃乾抹淨、然後又要花半天收拾善後,卻一切船過水無痕、什麼也沒留下的「藝術」,實在不太適合我。

然而,曾幾何時,我也成了心甘情願的煮飯婆:在團購網上跟著大家買菜買肉;週一到週五每天下了課就趕回家做晚餐;還沒放假就在盤算著女兒連假回家我要煮什麼她愛吃的;還有減肥低碳的阿宏要怎麼吃才能減重.....

天冷了,來點香噴噴的麻油雞,還是煮一鍋熱騰騰的肉羹湯?醃點酸甜的小黃瓜吧!順便再漬一罐時令脆蘿蔔。炒兩盤青菜好呢?還是滷一點鮑姑筍片?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兩星期休假,阿宏出差,母子倆在家,我除了煮飯、陪兒子讀書,幾乎大門不出二門不邁。


兒子整天跟我黏在一起,晚上也在我房間打地鋪。閒聊時說起,補習班老師問他怎麼每天都穿roots的衣服?他說媽媽在特賣會時買的。老師不信:「怎麼可能有那麼多特賣會?」「這牌子很貴耶!」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按照青青的計畫,這應該是他在宜蘭人文的最後一個體制外學期、最後一次春假。

因為他堅持要在最後一年回到體制內國中去嘗試一下「國三生」的生活,即便我百思不解,但也只好支持。

依他的理由,他說他想要「唸一間好的大學」,如果最後還是要考學測,他希望早一點開始準備。

雖然我們討論過由「繁星」、「拾穗」......等等進大學的方法,

但他認為目前開放的科系有限,而且如果去對岸申請學校也需要學測均標以上,所以他決定要回體制內試試看。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因為臉書的廣告計算方式改變,沈寂近五年乏人問津的「部落格」,如今又大受廠商青睞,業配紛紛找上門來,從年前至今,一件接一件,應接不暇。

 

這些年來,臉書、粉絲團、直播興起,很多格主已經不再經營文字、寫部落格文章。但我一直很在意我的讀者,也注意到搜尋功能仍然以部落格文章露出最多,因此,多年來我習慣寫了什麼東西在臉書,一陣子之後便會整理、上傳部落格。

 

尤其是遊記,我會利用臉書懷舊的功能順便將舊文、照片貼上部落格。因此五年來,我的部落格仍然長期保持每天有千餘人的瀏覽頻率,一個月有3-5萬點閱率。而其中一些文章,目前仍高居該關鍵字搜尋的前幾名。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網路有個「一句話看出你是哪裡人」,宜蘭人是:「走,我們去逛《喜互惠》!」女兒那天跟我講的時候,我們很有默契的相視而笑。

「喜互惠」是宜蘭在地最大的連鎖超市。尤其頭城鎮沒有頂好、松青,全聯很小且沒有生鮮。「喜互惠」裡應有盡有,直是我們的生活命脈!

今天頭城「喜互惠」修整了兩個月後重新開幕,這「頭城新光三越」可是鎮上大事,燈火通明、車水馬龍,叫賣聲不絕於耳,足可媲美台北東區百貨公司週年慶;這一夜,彷彿全鎮居民都出動了,扶老攜幼、熱熱鬧鬧,比大過年採辦年貨還要隆重哪!

病了一週的我,戴著口罩也被阿宏拖去走走,走一趟超市,雨青竟然可以碰到一堆學校同學、鄰居,超市門口還要交警指揮交通呢!這在台北可是絕對不會發生的事啊!

修整過後的喜互惠不但比從前佔地更加寬廣;還開了一間專業烘焙坊,店裏擺出咖啡廳桌椅,賣起了咖啡豆;走廊撐起了有情調的帆布傘,加上鳥籠造景,果然不同凡響。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一次這樣擠在一起過夜聊到深夜,已經是30年前,那時候的我們跟現在女兒是一樣年紀.....

高一剛開學,班上40幾個白衣黑裙的女生,我坐在倒數第二排,座號57(第5排第七個)。我誰也不識,安靜的坐在桌前,從便當袋中拿出冰冰的鐵便當,放在桌上,正準備要拿去放進蒸飯箱。說時遲 那時快,一個大眼高鼻、瘦高的女生從我桌邊走過,突然一伸手就「搶」走了我的便當,嚇了我一大跳。我抬頭,滿臉問號的望著她,她卻面無表情,一句話也沒說,就把我的便當順手放進教室後面的蒸飯箱。

我心中突突直跳,不敢相信自己的好運,這冰山女孩氣勢驚人啊!怎會就看上我當第一個朋友呢?她是思佳。後來我才知道,我想太多了,她真的只是順手而已⋯⋯

放學後,我去坐「零東」公車,一個圓圓臉的女生,坐在我旁邊。車子行進中,她突然很誇張的彎下腰看著我胸口的學號,然後興高采烈的咧嘴一笑,發出洪量的聲音說:「妳跟我同班!妳坐到哪一站?」她的聲音大到我的耳朵有點嗡嗡作響。但是她的笑臉,讓人很難拒絕她的喋喋不休。她是美菁。她後來成為我一輩子的閨中密友。但她現在已經去當小天使了,我親手葬下了她的骨灰。不知今日,她是否看到我們的相聚?

P在學校時,我們並不算特親近,因為她愛貓比愛人多。最有名的事件就是上課把撿來的小貓藏在抽屜裏,還騙一把年紀的數學老師說,「喵喵」聲是幻覺....害數學老師找了整節課..她這次沒留下來過夜,當然又是因為她的貓病了⋯⋯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因為生平最討厭浪費時間找東西,所以我喜歡所有東西清清楚楚、各有所歸。

用不著的東西立刻處理或送掉;小東西用盒子、瓶子分類裝好;買新的一定清除舊的;用不到的東西即使免費也不取;盡量做到今日事今日畢;標籤、註明一覽無疑。

 

   

所以我離開工作10年職場,只有雙手抱的一個小小紙箱;我搬家也很簡單,因為贅物不多;這是為何我雖然事情很多、但幾乎都能按部就班的完成。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這其實是五六年前的事了,但是因為當時不適合發表,所以一直沒有寫出來。

作文課堂上發生了一件事,對我來說,是一個震撼教育。

班上有一個小孩,上課還算投入,反應也不錯,個性開朗,稍稍有點漫不經心,但是一個可愛的小男生。但一遇到「寫」,他的狀況總是很差:

字總是飄忽在格子外很遠的地方,極度難以辨認。注音十有九錯,拼字一塌糊塗。上課講的沒一項能達成,往往能完成一段就很了不起了。

我教了他大半年了,實在不明白他究竟是怎麼回事?明明上課講的內容都聽得懂。但為什麼「輸出」時就困難重重呢?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Oct 26 Thu 2017 00:05
  • 置頂 噩夢

今早做了一個噩夢。

我夢到我去餐廳吃飯,撞見我娘家全家都到齊了,正在店裡聚餐,包括我美國的弟弟、弟媳都回國了,我卻完全被矇在鼓裏不知情。他們一臉尷尬,而我則氣得發抖、在餐廳裏大吼大叫:「為什麼你們聚餐不告訴我?我難道不是家裡的一份子嗎?為何要隱瞞我?」

醒來之後,悲憤猶存。躺在床上愣了半天,一直想著我為什麼會做這樣的夢?許久之後,恍然大悟,應該是因為10月工作很忙,我一直惦念著要過去隔壁看看爸爸阿姨,可是卻沒有適當的時間。

於是潛意識裏,我責備自己偷懶,才會做一個這樣「被拒於娘家之外」的噩夢。還好還好,只是夢境,嚇得我一身冷汗。

我常做夢,夢境十分真實,也非常繽紛。壓力、擔憂、寄望往往都會在夢境中顯現。有時候乍然醒來,不免莊周夢蝶惶惶然分不清現實與夢境,疑惑自己到底活在哪一個人生?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桐桐近來迷上史蒂芬·金,看了「綠色奇蹟」、又看了「刺激一九九五」的原著小說。

今晚拉著我們去哈拉看電影「It」,結果青青不滿15歲不能入場(他也不想看),只好一個人待在誠品書店。

  

我喜歡驚悚劇情片,但不怎麼愛恐怖片。尤其是血流滿地、斷肢殘臂加上面目猙獰會吐出黏液.....之類的電影。我並不害怕,只覺得無聊,尤其恐怖的沒有邏輯時,我的心情就完全放鬆了。不過史蒂芬·金卻也曾是我年少時一個重要的回憶。

大一暑假,因為媽媽要強迫我和男友分手,把我送到菲律賓馬尼拉的阿姨家。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早出門時,看見這金光燦然的小東西,攀在我家大門的紗窗上。

渾身鱗片閃爍著金屬色澤,窄頭、寬胸、細腰、圓腹,

後面有如草書般揮灑出一條纖細長尾巴做結,直是一位精工雕刻的小妖精,充滿流線美感。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穿了一件領子式的長洋裝,我開了前兩顆釦子沒扣。吃晚餐時,兒子一邊伸手幫我扣扣子,一邊嘀咕:

「妳為什麼穿衣服扣子都不扣好?」

「這樣比較性感啊!」我半開玩笑。(實則是肩膀有點緊)

兒子楞了兩秒鐘,轉眼看他爸爸:

「可是妳已經有爸爸了啊!」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的好友美菁走ㄧ年了。

今天畫的畫布,是她刷好的底色,我選了ㄧ張合適的照片,就著她刷的底色畫。

我不知道她原本要畫什麼?

也不知道她當時在想什麼?

我想像她睜著眼凝視畫布,用她白胖胖的手刷顏色的樣子。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