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子冷氣壞了,阿宏早上本來要自己去修車,我想他要在密閉的等候大廳待幾個小時,疫情太嚴重,我不太放心,於是我開車送修,他騎摩托車一起出門、再一起騎回來。中午領車也用一樣模式處理。

下午我沈沈的睡了一覺。晚上在廚房煮飯的時候,我叫阿宏進來幫忙炒個青菜。他一邊炒高麗菜,一邊說:

「欸,那我們的結婚紀念日就這樣過了嗎?」

我這才猛然想起:「對耶!今天是我們結婚25週年的銀婚紀念日耶!」

可是現在疫情,哪裡也不能去呀!等等要回宜蘭,也不能喝酒。還是上桌吃晚飯吧!

阿宏支吾了一下說:「呃,我買了一個酥皮蛋糕。」


「可是我不吃那個。」我說。

女兒馬上回:「你好歹也買個起司蛋糕🍰,媽媽愛乳酪。」


阿宏挺尷尬😅:「那我現在去買。」

我說:

「別了,我戒糖不能吃。」


於是這一天就和25年來數不清的、每一個平淡的日子一樣,過去了。


日子像微風,像溪流,像海洋。

微風日日吹拂,越過高山峻嶺、越過萬頃綠地,它有時順、有時逆,有時掠過好鳥枝頭;有時掀起落花漣漪。


溪流日日流淌,穿過亂石嶙峋、穿過幽靜谷地,它有時快、有時慢;時而平緩低吟,時而飛瀑直下。


海洋日日洶湧,流過險峻礁岸、流過寬廣沙灘,它有時湛藍、有時晦暗;時而波濤起伏、時而平靜無聲。

日子繼續的過下去。它的每一聲窸窣、每一條波紋、每一朵浪花,無需紀念,自然而然就在我倆心中了。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