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盼了許久的潘越雲演唱會在延遲了三個多月之後,今天終於開場了!全場坐無虛席,除了我們這種「中生代」,還有許多白髮蒼蒼的阿公阿嬤也到場聆聽。

  

流行歌曲之所以動人,是因為歌曲結合了世代的記憶。因之一聽到那首歌的前奏響起,熟悉的音符飛揚,當時的場景、畫面就浮現在眼前,彷彿錘子咚咚咚地釘進了心板,一輩子難以忘懷。

  

還記得我第一次聽到潘越雲的「早安晨曦」、「好久不見」、「想飛」,是在國一的級任老師家。當時的我一個人住在台北舅舅家,父母弟妹都在桃園,每週只有週末能回去,經常寂寞想家。級任老師文毓智是我的國文老師,對我十分照顧,常在日記裡安慰敏感纖細的文藝小少女。


那一次在文老師家作客,剛好她正在放潘越雲「再見離別」專輯。當大家開心聊天的時候,我卻被一首「老船長的話」歌詞所吸引。「有一位年老的船長,他行過五洲四洋.....」坐在音響前面,我深深的迷上潘越雲的歌聲。文老師看我專心的看著歌詞,一首又一首的聽歌,竟然二話不說,大方的就把那張專輯錄音帶送給了我。我受寵若驚,這不但是我第一次認識潘越雲,也是我生平第一次擁有屬於自己的專輯錄音帶!


從那之後,潘越雲就成了我最愛的歌手之一。她那時而低沈、時而清亮,帶著一點獨特磁性、慵懶沙啞,辨識度極高的嗓音,就成了我年少時讀書的良伴,也是夜半想家,寂寞時的慰藉。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小學時當紅的浪漫連續劇「守著陽光守著你」的主題曲、片尾曲「她」,也是阿潘唱的。直到現在,我還常常在鋼琴上彈奏這首歌,古典美女于珊那梨花帶淚的臉龐,始終是我心目中偶像劇最美的第一女主角。


高中時,我很喜歡蕭麗紅的作品,「千江有水千江月」、「桂花巷」,那種屬於本省傳統含蓄的浪漫愛情,讓一句台語都不會講的我,硬生生的拿著錄音帶裡附的歌詞,一句一句把吳念真寫的「桂花巷」背了個滾瓜爛熟,這也是唯一一首我能背誦,而且可以字正腔圓唱出來的台語歌曲。


升大一那年,我在民生東路一家新開幼兒園打工。還沒招到學生之前,我幫忙畫牆壁、做圖卡、佈置教室;招生之後,我便跟著老闆娘,兩人一起照顧10個從8個月大到2歲、滿地亂爬、牙牙學語的小娃娃。


剛開始家長對我這樣一個還沒正式上大學的小女生很不放心,看我一副乳臭味乾的模樣,怎麼照顧那些一把屎一把尿的小寶寶?可沒想到我從小幫忙照顧弟妹,餵奶、換尿布、哄小孩可都難不倒我。最厲害的是,連老闆娘都搞不定的「午睡」這件事,我也能在15分鐘之內,讓小傢伙全部躺在榻榻米的地板上,乖乖入睡。


還記得幼兒園老闆娘第一次忙完午餐,準備進房間來協助我照顧寶寶午睡時,看到我一個人竟然「擺平」了10個寶寶,每個都不哭不鬧,睡得安穩香甜,霎那間驚訝的張大嘴、闔不攏來!她後來對我說,我是她用過最好用的員工,既不怕髒也不怕吵,更有辦法把小傢伙搞得服服貼貼。一直到我正式開學辭了職,她還打好幾次電話哀求我回去上班......😄


當時,每天小寶寶睡著以後,老闆娘就會打開電視,跟我一起盤坐在木地板上,端著午餐,等待潘越雲低柔的嗓音「時光留不住,春去已無蹤......」,然後暫時鬆一口氣、休息一下,收看重播的「幾度夕陽紅」。


那段在托兒所的打工歲月,是我人生中很純然快樂的時光之一;每天下班前,家長來接孩子回家時,小朋友都會跟我上演一段難分難捨的十八相送。少數會講幾個單字的孩子們叫我「蝶蝶(姐姐)」,每天親吻他們嬌嫩的小臉蛋,洗肥肥的小屁屁,跟他們瘋狂追逐、認圖卡,一天很快就過去了。下班時男友來接我,看到我被一群小小孩拉著衣袖,常好笑又不解的望著我......那也是我的初戀中,最甜蜜的一段時光。


「在那麼有限的生命中,能被所愛的人深深愛過,或許不該再奢求再怨什麼,世上的遺憾本來就很多......」今晚坐在我旁邊的女子,聽到這首歌便開始翻著包包找衛生紙,也許是觸動了心中某一塊柔軟的地方,也許跟我一樣腦海中浮起了某一段人事物,她一邊擦眼淚,一邊也默默的遞了一張給我。


「彷彿如同一場夢,我們如此短暫的相逢,你像一陣春風輕輕柔柔吹入我心中......」安可曲「野百合也有春天」在大家的尖叫中浮起,這也是我很喜歡的一首歌,上回在寫作課帶大家去看「百合花」時,還放過給學生聽。


我喜歡偶爾讓時光停留在過去。讓演唱會現場的音符喚起曾經年輕的自己,恣意重溫那隨著淚水滑落的回憶。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