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二回舊家打掃,順便拔草、修剪一下紫藤。意外看到二樓陽台的舊花盆裡來了三個小客人。

   


 

  

我猜應該還沒斷奶吧!睜著無辜的大眼看著我們,碧油油、水汪汪的,我見猶憐。只是一靠近,最上面那一隻看來比較強壯的,便齜牙咧嘴的嚇唬我們。雖然知道牠在虛張聲勢,不過看牠尖尖的小牙,還是不敢太靠近,也怕留下氣味後母貓會棄養。

  

沒想到陽台小貓,和我們家真是太有緣,忍不住收編了一隻,成為我家新成員。

本週一我回到舊家放東西,赫然又看到母貓站在我家門口,一副全神戒備的模樣。我一走近,牠立刻靈巧的一躍而起,從我眼前閃過。於是我知道她的小貓一定還藏匿在我家某個角落。

  

這很像是一個刺激的追蹤斷案遊戲,再加上我真的很想念那隻貍花小貓,於是,我決定試試看能不能發揮我的「記者鼻」找到牠們。


我躡手躡腳的走進客廳,將廊燈打開,躲在落地窗的窗簾後面偷偷觀察。母貓果然一會兒之後就出現了,她站在門口東張西望,眼神銳利,馬上就看到了窗簾後的我。她一臉為母則強的剽悍,張開大嘴、露出滿嘴尖牙,發出「喵嗚!」的威嚇聲。


為了不要打草驚蛇,我關了燈,輕巧的掩上門。臨走之前,我佇足門口,在黑暗中側耳傾聽。果然,我立刻就發現門口的大烤爐裡面,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我猜測這一窩小貓應該就在裡面,只是不知道這回警戒的母貓,會不會又要把牠們叼到別的地方去藏匿了。


隔天下午,我帶著手套、紙箱,準備再看到那隻碧眼小貓就把牠帶回家。果然,一到門口,就聽見烤爐裡面傳來細細碎碎、咪嗚咪嗚的小貓叫聲。一掀起遮雨罩,三隻小貓擠成一團,一個挨一個躲在角落。學生通通都跑出來看,於是我不費吹灰之力就撈起了那隻最健壯的。

  

看著另外兩隻稚嫩的小傢伙,我一度心想:「要不要乾脆三隻一起帶走,長大結紮之後再TNR?」不過想想這樣貓媽媽回來之後一定會崩潰,於是小心翼翼把爐門關好,遮雨罩蓋回,恢復原狀。


果然,下課之後再去看,兩隻小貓已經不翼而飛。我放了一罐貓咪罐頭給貓媽媽,聊表我的歉意,然後帶著我「橫刀奪愛」來的小貓去獸醫院,秤了體重、吃驅蟲藥,然後買了貓奶粉、貓砂回家。

  

晚上吃過飯,阿宏說要看看母貓有沒有回來,於是我們便開車回舊家。沒想到母貓真的帶著另外兩隻小貓在我門前來回踱步,看到我們竟不閃也不躲。接連幾天,牠帶著兩隻小貓,已經鳩佔鵲巢,把我家當作自己家,悠閒自在的睡在杜鵑花叢下。

  

來到我家的小貓適應良好,除了第一天會噴氣作態、威嚇我們,第二天就已經能正常進食、自己去沙盆大小便。多跟牠玩幾天之後,牠只要見我趴在床上,就會蹭過來撒嬌,討摸討抱。偏著頭看人的模樣的,好像史蒂芬史匹伯的「小精靈」。

 

  

   

小貓實在太誘人了。貓媽媽可別生氣,這可是妳自投羅網、開門揖盜、引狼入室,怪不得我呀!😊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