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聽女兒報告月考成績,我都要深吸很多口氣,才不會抓狂......

考前阿宏陪讀了兩天的社會,「7」字頭。

我每天陪做的數學,「6」字頭。

自然科雖有「8」字頭,但仔細一瞧老師蓋的章,全班只有三個人九十分以下。

也就是說,除了國語保持全班數一數二,其他科目幾乎都敬陪末座。

才五年級耶!

看她垂頭喪氣的報告成績,我心中深深感到挫敗。

第一天發了國語和數學,看在她原本數學便不擅長的份上,我還能夠不動聲色。

第二天,再發社會,我也忍住沒有責備。

第三天,看到自然成績,我請阿宏和她一起訂正。

等到我忙完,坐下來再問她一遍,發現錯的還是一問三不知,終於再也忍不住,大動肝火,把父女兩個都一起臭罵一頓!

聽我跟她把自然重教一遍,阿宏竟一臉無辜的說:

「這些其實我也不太懂......」

簡直是氣得我頭頂冒煙!!!


怎麼這類需要歸納整理的東西,對她而言就是這麼難呢?

我問過作文班的同校學生,都說題目不難,數學、社會全都是98分。連功課不怎樣的幾個,這次也幾乎都有90分以上。

數學......,還是觀念不清。一個「百分之兩百」就是「兩倍」,我跟她用分數、小數個別舉例、講了半小時之久。


「下學期我們買些評量來多做些練習吧!」


(雖然我實在不想用時間換高分,犧牲她練琴的時間,但,老是考最後三名,也不是辦法吧!)


她乖乖的點頭答應。

「那社會,怎麼辦呢?為什麼爸爸陪你複習了,還是考得不好呢?」

「我把幾個傳教士都搞在一起了。」

「爸爸教過妳怎麼記劉銘傳與沈葆楨,記得嗎?」

「對,爸爸叫我記『沈牡丹』『劉鐵路』,就是牡丹社事件是沈葆楨,跟鐵路建設有關的都是劉銘傳。」

「那妳記傳教士,也可以用類似的方法歸類。下次自己試試看好不好?」

「好,我會認真讀的。」

每到這個時候,我總覺得考壞的人好像是我,我的心情比她更差。

每到這個時候,我就要努力的多想想她的好處,想她寫得很棒的作文、畫得可愛的漫畫,還有努力練琴的樣子。

否則,我真的無法再振作起來,不做任何處罰,明天依約帶他們出去玩。

否則,花了這麼多心血的我,真的很想把她痛揍一頓洩憤。

教育心理說,這時我的心情,是因為我把自己跟兒女已經綁在一起了,所以我會因為她的失敗而感覺自己失敗。

或許是吧。


隔天,參照臉書朋友提議的方法,我拿了一張很大的月曆紙,要女兒把清朝、民國(目前只唸到這兩塊),按照事件時間先後,在數線圖上標出位置。


然後,再在事件的「點」上,將歷史事件整理歸納。

比方18XX,沈保楨來台,然後用箭頭把他做的事整理成條列式。18XX劉銘傳來台,建了些什麼、用圖畫畫下來。

因為女兒很喜歡畫漫畫,我告訴她如果不想寫,可以用「畫」的。我跟她說,她可以替沈保楨、劉銘傳、還有很多傳教士設計「造型」......希望這一下,她的精神可以為之振作一番。

總而言之,挫敗之後,我決定振作起來,拿出「對付學生」的精神,找方法對付女兒--我就不相信妳娘我會搞輸妳!


今天,我跑了一趟學校,去找老師。

老師也有疑問:「照說,擅長語文的孩子,優勢應該會擴及其他科目上,因為對題目的理解力應該比較強才對啊!」

但老師也提及,她上課的確不太專心,注意集中的時間比較短,常會跟旁邊同學打打鬧鬧、講話。

對此,我回家狠狠訓誡了她一番。

此外,老師搬出了一套台灣史來,借我回家給她當暑假課外書籍。(聽說六年級社會內容是政治、法律、經濟.....天啊!)


從這次月考,我學到三件事:

一、不能讓阿宏陪她溫書。

二、不能讓阿宏陪她訂正考卷。

三、阿宏遺傳不好,所以我只好要多多努力。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