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文教學雖然很累,一次要改3、40份作文,領的是一堂600元的聘任教師費用。

不過這群孩子真的很不一樣,天真直率不造做的內容,常會讓我一邊改一邊忍不住大笑出聲。

寫「童年往事」,在台北教了許久,大部分的孩子都是寫某一次出遊、某一次受傷、或是頑皮 ; 人文的學生寫出來的內容卻真是五花八門,有幼稚園的初戀、小學的暗戀 ; 有被狗追、也有滿山遍野去追狗的 ; 有自己發明「嘴巴說電動比賽」的 ; 也有跟人打架被踢斷牙齒的、有姐姐來聞自己臭尿布的......感覺他們很有自信,不怕被嘲笑,很願意分享----即便是糗事。人文沒有獎懲,唯一的處罰就是去校長室「什麼都不能做」的坐在某一張椅子上。所以當我看到學生寫很恐懼那張椅子時,我真是快笑死了。

「校園最美的角落」,體制內的學生大多寫「生態池」、「步道」、「教室走廊」、「遊樂設施」,但人文的孩子卻會寫「某一張走廊上的長椅」、「某間可以騎獨輪車、有大鏡子的舞蹈教室」、「可以看到天空的跑道」、「校門口每天爬的大樹」、「可以撈魚的水池」......因為他們真的很自由,有很多時間可以去撈魚、捉蝦、發呆.......令我讀了作文都感到好生羨慕。

本學期改他們的戲劇期末論文更是讓我很感動,教了兩年的他們,無論在寫作或是表達上都大有進步。而且能夠抽絲剝繭非常細膩的敘述心理上的改變,包括所見所聞,包括學習到的東西。感謝人文的滋養,除了我的兒女,也包括我。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