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弟要結婚了!

 

在美國念博士的弟弟,決定今年九月要和相戀三年的女友先在加州公證結婚,明年初再補辦婚禮。這在我們家可是一件大事!於是,雖然在美國的「男主角」不忙(他只忙著念書、種樹、做研究),但是在台灣的兩家人可是忙翻了!

 

老爸高興自是不在話下,連日來跟我阿姨倆每天的話題都離不開弟弟的婚事。我弟雖然念博士有領一點獎學金,但畢竟收入不高,因此老爸連日來一直盤算著要準備多少結婚基金來幫著他早點成家、也讓親家安心嫁女兒?還有,去親家提親要給未來的媳婦買些什麼禮物?給親家準備些什麼禮品?為了這些瑣瑣碎碎的事情,兩老忙進忙出,比新人還緊張。

 

有一天,我回到家,接到阿姨的電話。她說她跟我爸一起整理出了媽媽的首飾盒,要我找時間過去看看,除了去把媽媽生前交代要留給弟弟老婆的鑽戒拿去銀樓整理整理之外,其他的東西也順便分一分。

 

其實,我媽是一個很簡樸的女人,這輩子唯一的樂趣就是「買房子」。她對於穿金戴銀興趣不高,也不擅於裝扮,對珠寶更不內行。因此,我對她的首飾印象比較深刻的,就是一顆大約四、五十分的鑽戒。那顆鑽石,是當年爸爸在美國時,存錢買給她唯一的貴重禮物。在那個美金兌台幣還是四十比一的年代,六百多元(合台幣大約兩萬多元)的一顆鑽戒,已經足夠媽媽每次拿出來說嘴啦!更何況,我爸看起來,是一個多麼木訥嚴肅、不苟言笑的男人,他竟然會想到存下薪水,買一顆鑽石給太太,多麼浪漫!光是這一點,就足夠讓我媽心花怒放了!

 

當爸爸帶回那顆鑽戒送給媽媽時,我大概只有七、八歲吧?但我還記得媽媽把手指拿起來左看右看、笑得闔不攏嘴的幸福模樣。亮晶晶的石頭明晃晃的在我眼前閃爍,那一幕令我印象很深刻。從此,媽媽將這顆鑽戒視若珍寶,戴了好一陣子。

 

後來,不知道為什麼鑽戒收回了盒子裡。好像是媽媽說,做家事時鑽戒很容易勾到衣服、不方便,又怕刮到小孩,所以就收起來了。

 

至於媽媽自己,是很少買首飾的。她頂多就是出國旅遊時,跟著旅行團去買些蛋白石啦、珊瑚、小紅寶之類的飾品,事實上買回來之後也很少戴,因為她的家庭主婦生活圈很單純,既不打牌也不交際,每天跟我們這三個小蘿蔔頭在一起,也用不著那些東西,一年中難得吃喜酒時才拿出來亮亮相。

 

不過,後來媽媽生病時,在病床上曾經向我提起過這隻鑽戒。她說,她怕自己看不到弟弟結婚了,因此要我把那顆鑽戒轉送給未來的弟媳,轉達她未能實現的祝福。

 

弟弟要結婚了,於是爸爸找出了那隻鑽戒。我打開了暗紅色、陳舊的盒蓋,超過三十年的鑽石,依然亮晶晶、無情的閃爍著光芒。我想起當年媽媽白皙的手指,幸福的笑容,想到這是爸爸的愛情、讓她快樂了好一陣子的石頭。

 

於是上星期二,我偷個空,帶著鑽戒去一家熟識的銀樓。在我略帶哀傷的說明過來意之後,老闆就熟練的接過鑽戒,拿出一個套在手上、小小的放大鏡,仔細的看了起來。

 

「陳小姐,這顆鑽戒是假的。」

 

老闆不經意的、微笑的對我說。彷彿這句話,他一天要說好幾遍一般平常。

 

我如同遭到雷撃!在櫃檯前呆若木雞,張著嘴,整整一分鐘說不出話來。

 

「不會吧!這是我爸爸在美國買的、有保證書的啊!」

 

老闆見我不相信,很耐心的給我看「腰圍的亮度」,又拿出測驗鑽石低機器再測試一次給我看。果然,我手上婆婆送我的結婚鑽戒雖然只有二十分,但機器一碰到就會「滴滴」作響,而媽媽的鑽石,卻如同謊言被拆穿般的一聲不吭。

 

回過神來之後,我立刻打電話給爸爸。電話那頭的爸爸也楞住了,沉吟一會兒說:

「這隻戒指你媽送修過一次,換戒托,可是,那是她託熟人送去的修的啊!應該不會.......」

 

銀樓老闆聽到我跟父親的對話,意有所指的:

 

「嗯,通常如果買來就是假的,那麼你送修時,銀樓應該會告訴你。而且,我想你媽不可能把這麼貴的一顆真鑽鑲在一個鍍金的戒托上!」接著他拿出了藥劑,將小小的戒指丟進紙杯,左右搖晃,果然,戒托的髒黑褪去。但金色環上有一個小小損傷,露出了金色下一個小小的銀色傷口。

 

「你看,這戒環都是假的!不是k金的。」

 

我茫茫然的拿著「鑽戒」走出了店門,腳步有點輕飄飄的發抖,倒不是因為丟了多少錢,而是........突然覺得,媽媽寶貝鑽戒的模樣、在病床上交托遺物的苦心,彷彿都化成了一場夢。

 

為什麼,這場夢假得這麼真實?

 

我換了一家銀樓,再請不同的老闆估看一次,對方說得更為直接:

「這種人造水晶雖然切割的不錯,但是地攤上應該不用一百塊就買得到吧?」

 

晚上回到家,躊躇了半晌,還是覺得要跟爸爸報告一下實況。

 

爸爸有點動怒。他說媽媽生前就很容易相信別人,丈夫說的話偏偏不聽,那時候他要媽媽要求銀樓出具修繕證明,媽媽說托熟人去修的,一定不會有問題。應該就是那時,鑽石給人掉包了吧!

 

「你媽啊!就是不聽我的話,才會被別人騙!哼!要是她今天晚上來找我,我就要罵她一頓,為什麼老是不聽我的話!」

 

爸爸說的氣話,讓我忍不住覺得好笑。這句話我也常對我老公說。而且這種感覺很像我媽還在,我爸又在罵她、兩人應該在夢裡也免不了會大吵一架吧?

 

昨天,陪著兩老下高雄去提親,爸爸還是要我帶著那顆「鑽戒」去。我拿出來交給未來的弟妹,告訴她整個故事,對她說:

 

「就把它當作一個紀念吧!雖然,實際的價值已經沒有了,但是那是媽媽的遺言。或許,媽媽在天上早已預見這一幕,它要藉此告訴妳,以後不要隨便相信別人,尤其是看起來跟你很親近的人。」

 

而我心裡默默的想著,雖然鑽石是假,但愛情卻真。

鑽石之所以珍貴,並不再於它的價值,而是它背後那份真心誠意吧!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