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有人問我:妳現在的「主業」到底是什麼?

我每次想一想,最後總是回答:應該是「作文老師」吧?

綜觀我現在每天所做的事有:經營「媽媽PLAY」親子烘焙、上通告、錄影、演講、寫作、教作文課。

 

其中,賺得最多也最快的,是錄影和演講。不過教作文卻是我覺得最踏實和最有趣的一個工作。即使白天事情很多、很疲倦,但是一踏進教室,只要看到一張張純真無邪、寫滿期待的小臉,就會讓我好像打了安非他命一樣,立刻亢奮起來。

 

說起教作文課,其實應該追溯到我大學時代。我從小就愛閱讀與寫作,大學時第一志願念了台大中文系。雖然功課不怎樣,但凡是散文、小說習作的部份,卻都表現得還不錯。年輕的時候,我一心以為我會當個小說創作者,但我很快就發現:比才氣,我比那些很早就顯露才華的天才型作家實在略遜「很多籌」。比安份,我也實在不是一個可以忍受寂寞、埋頭創作的傢伙。

 

不過,能言善道的我很快就發現了另一個舞台,那就是,我挺適合教書。剛開始,是我的同學在安親班教小朋友作文課。後來,另一個安親班也想開作文課,我同學就推薦了我去。沒想到,教作文從此變成了我的主業,我每週在各個安親班上課的時間,比我在學校聽課的時間還多!

 

年輕時的我充滿了熱情,自己設計教材、錄音、做道具給孩子玩不說,當時膽子很大,一個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孩,竟然還經常帶著一群小蘿蔔頭去游泳、烤肉(現在想想那些家長也很放心,竟然敢讓我帶著一群小孩亂跑!),這份工作一直做到我大學畢業,準備正式就業,才一一辭去。

 

自己有了小孩之後,想到我以前的那些法寶,不在自己小孩身上演練一下,實在很可惜。於是,在女兒小一寒假,學完注音符號開始,反正寒假期間閒在家裡也無聊,我就招集了一些當時讀書會媽媽們的小孩,借了社區教室,在寒假期間幫小朋友上了四堂遊戲作文課。

 

沒想到,作文課的反應不錯,於是寒假結束後,我們就繼續上了下來。到現在,我一週的作文課堂數已經高達八堂,還有許多遠地區的家長希望我開課,但我實在分身乏術,於是最近便著手開始培訓作文老師,希望這些作文的遊戲可以嘉惠更多的小朋友。

 

不過,隨著上課、演講越來越多,後遺症也跟著來:從上個月開始,我的聲音時常會莫名的變得沙啞。剛開始,是早上起來略微有點沙啞,但是到了下午就恢復正常。我不以為意,以為自己是講話講多了,休息一陣就好。

 

結果,狀況越來越嚴重。隨著「媽媽play」大安店開幕的日期越來越近,我的睡眠也越來越少,早上起床,好幾次幾乎是完全沒有聲音。上上星期,爸爸警告我要趕快去看醫生,我才找了一個空檔,衝去耳鼻喉科掛了號。

 

做了內視鏡檢查後,醫生說我的聲帶雖然沒有腫瘤,但是發炎的很厲害,而且無法閉合,因此我講話會更費力。他要我先吃些消炎藥。但是我實在健忘,常常忘記把藥帶出門,有一餐沒一餐的,結果聲音好了兩天,又再度消失。

 

人真的很奇怪,很多東西存在的時候,你並不覺得它重要,但一旦失去,可就傷腦筋了。

 

聲音就是其中之一。偏偏我又是一個無法忍耐閉嘴不講話的人。

 

教作文教了兩年多,我從來沒有用過麥克風。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很不喜歡用麥克風上課、總感覺那個擴音器傳出來的聲音讓人有距離、沒有感情。說真的,大嗓門的我也從來不覺得上課吃力。不過,沒有聲音時,要鎮住一群吵吵鬧鬧的小孩,真的不太容易。

 

於是,今天終於再去看了一次醫生,吃了抗生素之後,去買了一個腰掛式的麥克風,希望能救回我的聲音。

 

畢竟,聲音沒了,也不會多長兩隻腳出來。還是乖乖吃藥、用麥克風上課吧。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