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bfd8af0a807.jpg 剛剛看完「為愛朗讀」。當電影暗場,字幕往下落的時候,我的心酸得糾結在一起。

當時光往回走

回到相遇的時後

縱然相遇在年少的青澀

但誰說

那不是愛情

當然,這部讓凱特溫斯蕾封后的電影,討論的議題極為寬廣:女長男少的忘年之戀、納粹集中營的苦難、誰可以決定誰是受害者與加害者?以及法律與真理之爭、「閱讀」到底是什麼......

 

但無疑的,電影裡最為細膩動人的,還是那跨越數十年歲月、在記憶中鮮明如昨、讓童稚的心靈一夜長大、讓靈魂永不安定的、不朽的、愛情。

 

十五歲男孩纖細光滑而白晰的男體,獻上的不只是童貞,不只是慾望,還有.....一生的愛情。

 

前幾天,因為要上「國光幫幫忙」而翻箱倒櫃的找老公寫過的「悔過書」,結果,一旦打開信件整理箱,就欲罷不能的邊看邊找,身邊的舊信一疊又一疊,一直看到天亮。

 

我很喜歡寫信,從年少到現在一直如此。對我來說,寫信,要比電話更能夠暢所欲言,更能表達我柔腸百轉的綿綿情意。許多說不出口的言語,只有藉著信,才可以含蓄醞藉、婉轉細緻,才能完整的傳遞我的孺慕之情、暗戀之意。

 

信,可以在字裡行間裡隱藏許多暗示;信,可以在遣詞用字之間斟酌修飾;信,可以在筆尖字跡上表情達意;也唯有信,可以保存下來,生生世世回味無窮。

 

所以我跟同學的往來信件特別多。按照我的習慣,一般的賀年片、聖誕卡,只要信裡沒有親筆寫上隻字片語,只留個稱呼、署名的,一律不予以保留--即便如此,我還是有滿滿一個「整理箱」的信件,不管我搬了多少次家、結婚、生子,依然被我視為珍寶,不捨丟棄。

 

這些信件裡,有我最要好的國中同學在大學四年中與我分享生活點滴、思考想法的信;也有遠嫁美國閨中密友的通訊;更有當兵男友的每日一信、追求者的愛慕信、另一半的認錯道歉信,以及我自己的、寫了但寄不出去的信。這一箱信件,記錄了我的友情、愛情,當然也充滿了許許多多的回憶。

 

一封一封的打開陳舊的信封,重新溫習著許多早已褪色的名字,時光倒流,很多不記得的人、事、物都一一浮起,而我則陷落在回憶與懷想中。

 

直到現在,我還是很喜歡寫信、收信。雖然已經進入電子時代,寫信時少了一份手寫文字的個性和溫暖;拆信時少了一分郵寄來的盼望和神秘,但每天打開收信夾時,看到思念的人的名字安安穩穩的躺在信箱裡,總會不自覺的微笑,然後加速把所有的雜事都做完,好在安安靜靜的夜裡,屏氣凝神的坐下,慢慢的點開屬於我一個人的那封信,滿足而私秘的、享受信所帶來的快樂。

 

每次讀信,我總是會捨不得讀得太快,害怕一下子把信讀完。讀完一遍,一定再仔細的看一遍,又一遍,閉上眼苗摩他寫信時的表情、動作,然後像「為愛朗讀」的男主角一樣,在吃早餐的時後就發呆似的微笑起來,因為想到他的字、句,不由得心情也好了起來!

 

曾經在年輕的時候

曾經在年輕的時候

曾經在年輕的時候

我深愛過

 

因為這些信,我知道,我深愛過。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