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我最大」是一個好節目,不過,這也是我所上的節目中,讓我壓力最大的一個節目。

怎麼說呢?因為我是一個-----「名牌白癡」。

只要是碰到一堆女人聚在一起談包包、鞋子、彩妝保養品、流行品牌的場合,就是我閉嘴的時刻。因為我不但很少逛街,東西幾乎都買二手貨,而且對於名牌用品幾乎可以說是「無知到一個境界」。

 

關於「名牌」,我鬧過很多笑話。

 

大學時,我曾跟一個家境不錯的男生交往,他開一台紅色的小轎車。有一次,他同樣開著紅色的車來接我出去吃飯,我上車之後,他一臉微笑的看著我說:「ㄟ,妳沒發現今天車子有什麼不一樣嗎?」我看了看車子內部,一臉疑惑:「沒有什麼不一樣啊?.......喔!你的把手換了!」(我指的是「排檔桿」。當時我不知道那個叫「排檔桿」。那部車的「排檔桿」是有花樣的,不是一般傳統的黑色排檔桿。)

 

他聽了之後,微笑轉為驚愕,接著擺出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ㄟ,小姐,排檔桿是不能換的啦!」然後,他用不相信的眼光看著我說:「妳真的看不出來嗎?我平常開來接妳那台車是VOLVO,今天我開的是BMW耶!」

 

我探頭出去看了看車身,不明白這個話題有什麼特別,於是就簡單應了聲:「喔!」

這個男生看了我半晌,露出一個難解的微笑,從此,他就再也沒提過這個話題。

我後來轉述給我同學聽時,我同學擺出一副快要昏倒的表情,她說:「天!這個男生一定覺得他白費苦心了!哈哈!好好笑!大小姐,這兩輛車,車價相差快一倍耶!」


第二次的笑話,大概也差不多。

我開始在綜藝節目製作單位工作之後,慢慢的從同事的口中開始瞭解一些所謂的「品牌」。那時候,最受年輕人歡迎、又算是略微昂貴的,就是「ES-PRIT」還有「班尼頓」。至於其他所謂的「名牌」,離我真的很遙遠,不要說「使用」了,很多我連聽都沒聽過。

當時,和我們年齡相近的主持人曹蘭、黃子佼,經常舉行「拍賣會」,將用不到的衣物、用品低價賣給製作單位的同事,一方面清清衣櫃,一方面也嘉惠薪水低、工作辛苦的幕後人員。每一次有這種「好康」,大家幾乎都是用搶的去買包包、鞋子。可惜,我對這類東西沒有什麼興趣,所以每次都只買回一些碗盤啊、杯子之類的,最後曹蘭赴日前,我花了一萬多元,搬回了她家的電視和50多張經典名片的LCD。(當時還沒有VCD、DVD)

 

又有一次,曹蘭和黃子佼又聯合舉行二手拍賣會,那一天我正好要去找黃子佼討論事情,因此比較早抵達現場。談完事情後,我東看看、西看看,看到一個黑色後背的帆布水桶包,心想:「這個帆布包看起來很耐用。」問了曹蘭多少錢,曹蘭很阿沙力的說:「500!」我就給她五百塊,把包包背回家了。

 

這個包包很好用,我幾乎每天都背著它上班。不過,因為我帶的東西太多了,包包太重,於是用了半年多,水桶包就綻線、破洞了。我很喜歡這個黑色、素素的包包,於是就拿去公司對面的補鞋阿伯那邊,請他幫我補一補。一共補了兩次,第二次補完時,老阿伯跟我說:「再破不能補了唷!丟掉換一個新的啦!」我不好意思的點點頭。

 

隔幾天,我大學同學來找我,看到我的水桶包,很稀奇的像發現新大陸一樣:「說!妳這個包包哪兒來的?妳不可能去買這個牌子!」我於是如實相告。她聽完之後,一臉豔羨的說:「天啊!500元?太過份了!妳竟然只花500元就買到一個接近全新的PRADA包包!而且是真的!」

 

在聽完這個包包原價有多麼昂貴之後,我也覺得很高興,原來自己賺到了!於是自作聰明的說:「啊!還好破掉的時後我沒把它丟了!我去補鞋的阿伯那邊補一補,妳看,又可以用了!」

我同學一聽,又差點沒昏過去:「陳小姐,這個包包是有專櫃的!如果破了,妳可以拿回去專櫃請他們幫妳修復!天啊!把PRADA包包拿去補鞋店阿伯那邊補的,天底下大概也只有妳一個了!」

後來,她把我另一個也是以500元跟曹蘭買的超大包包拿走了。經她解說我才知道,那是一個法國有名的設計師品牌(原諒我還是記不住它叫什麼名字),原價應該要好幾萬。她問我怎麼會想到買下這個?我老實的說,我買下它的原因只是因為它非常大,我覺得出去旅行的時後應該挺方便的。聽我這麼說完之後,我的好友「主婦」二話不說拎了就走,丟給我的理由是:「你要個旅行用的『大包』,500塊隨便再買一個就有了!這個牌子的價值,給妳用是浪----費!」

 

第三個笑話,開始於我當記者之後。

照說,記者對於流行精品應該敏感度很夠吧?但我完全不是這塊料。我看報紙一向習慣性的略過「時尚版」,那對我來說,是最無聊的一個版面。因此,雖然當記者當了好多年,對於什麼流行品牌還是搞不太清楚。

 

有一次,我去一個記者會,我穿了一件南昌街路邊小時裝店買的POLO衫我買的時後只覺得他的格紋很好看,配了一條同樣格紋的領帶,感覺很雅緻。

 

沒想到,進去之後,第一個同業走過來,看了我一眼,笑了笑:「喔!高檔喔!」我莫名其妙,不明白她在說什麼。沒多久,第二個同業走過來,又說了一句:「ㄟ,正牌的嗎?很好看!」

 

我這下知道,一定又有什麼誤會發生了。於是,一回去,我就趕快請教我的好友。原來,那一年,正是BURBERRY剛開始流行的時候,我穿的是它經典格紋的POLO衫,但毫無疑問,那是一件仿冒品,因為雖然它很好看,但我買下它時價格不到一千元!

 

後來,有一陣子我不太敢再穿那件衣服出門,因為除了怕被人誤會之外,我也很怕別人以為我是愛慕虛榮、故意去穿「假貨」。不過,從那時開始,我便強迫自己閱讀介紹時尚的專欄----雖然我對這些毫無興趣,但是,畢竟我在娛樂圈工作,對名牌保持一張白紙般的無知,實在是一件滿羞恥的事情。

 

話說那天去「女人我最大」,製作單位要示範「時尚親子裝」,於是,邀請我和兒子一起出席。我非常樂意去學習一點「時尚精神」,不過,問題來了!工作人員問:「安儀姐,請問,你曾經買給兒子最貴的精品、或是衣物,是多少錢?」

 

我突然間為之語塞!ㄟ,因為我家兒子穿的大多都是像露營隊長「蟲大」給的二手衣,或者是打折後一套不超過500元的衣物,最貴的一件羽絨外套也不過一千多元,實在稱不上什麼精品!我想破了腦袋,翻遍了衣廚,還是想不出可以帶什麼去!

 

於是我想到:帶青青的護照去行不行?青青五歲就旅行過四大洲:美加、澳洲、日本、越南...這應該很少有吧?(寶寶兩歲前出國都很便宜,所以我到哪裡都帶著小孩。)

 

後來我又想到:難不成我把「媽媽PLAY」的DM帶去?為了不想讓兒子上幼稚園,所以幫兒子開了一家店!這應該很酷吧?

 

最後,製作單位決定讓我帶小提琴。雖然是姊姊用過的二手琴,不過這也是他所擁有最貴重的東西了!

 

解決了「精品」問題,製作單位又丟給我一個難題:「安儀姐,那要麻煩妳明天跟妳兒子一起穿親子裝來喔!」


這下糟了!我跟兒子還真是沒有一樣的衣服咧!以前桐桐小時候,我曾經買過三套母女裝,不過那是因為剛好看到服裝樣式蠻好看,即使她長大了,親子裝穿不下了,我還可以保留大人的繼續穿才買的。可是,男生就不同了,我不喜歡穿T恤,所以從來沒買過母子一樣的衣服。更何況,我還蠻怕看到一家四口一起穿同樣圖案的寬鬆T恤的!

 

怎麼辦呢?本來打算把車隊的「甲蟲隊服」拿出來權充一下,沒想到試穿了之後,實在是太過寬鬆,而且又是短袖,我怕這兩天已經有點咳嗽的兒子經不起寒冷,只好放棄。在衣廚中東翻西找,想了一個晚上,最後終於決定:兒子的桃紅條紋襯衫、我自己的白色條紋襯衫、然後母子倆都搭上一條小領帶,再配上兩條同樣顏色的牛仔褲。站在鏡子前面,感覺還頗搭,好吧!就這麼決定!看看時間,已經三更半夜了,趕快把衣服整理好,才忐忑不安的上床睡覺。

 

一夜沒睡好,拎著兒子、小提琴,到了現場。執行製作看到我之後,一臉為難的說:「ㄟ,安儀姐,可能要麻煩妳穿我們準備的『親子裝』耶,因為你們這樣就已經很時尚了,改造前後差距看起來不夠大!」

 

我看看掛在那邊一排看起來有點土土的「親子裝」,鬆了一口氣:「哇咧!早說嘛!要我們扮土,那還不容易!我昨天就可以多睡三個鐘頭了咩!」不過,聽到我自己的亂搭還被稱為「時尚」,心中也覺得挺高興,好歹有點進步了咧!

 

示範完親子裝,青青高高興興的賺了兩套衣服、一雙新鞋回家。我也看上了屈中恆老婆示範的一條短褲,不過一問要價兩千多,就打了退堂鼓。對我來說,買很貴的名牌衣服,還不如瘦兩公斤會讓我看起來更好看一些。而且,我從不覺得,名牌會讓我變得更迷人。

 

「名牌」某些時候來說,它的價值與其是在其材料或是其設計上,倒不如說是在其提昇使用的人的地位與財富象徵。比方說,我個人覺得,香奈兒、愛馬士、LV很多設計明明就很老氣,並不適合年輕女孩,但很多富家千金卻趨之若鶩。我想,重點就在於,有些人需要這些讓自己變得重要、變得令人愛慕、或是變得令人欽佩。

 

我印象很深刻的是,有一次,我在母乳協會的討論區看到有一個媽媽發言,表示她有一次在BURBERRY的專賣店裡,因為穿著樸素而遭到店員蔑視,於是她很火大,發揮財力購買其產品變成VIP,結果店員後來每次看到她都很客氣,對她畢恭畢敬。

 

我看完之後,只回了一句簡短的話,就把她氣得半死。我問:「請問,妳為什麼需要一個『店員』看得起妳呢?」

 

對我來說,一個人活在世上的價值,絕非「名牌」的力量可以加持,也不是按照「消費能力」多寡去計分的。對我來說,終日追求「名牌」,與終日追求「狗屎」沒什麼不同。人按照自己的能力過生活,既不必羨慕自己買不起的東西,也無須在意自己擁有與否。

 

有一次,有記者問李敖:「請問您穿的招牌紅夾克是哪一個牌子的?」我很喜歡李敖的回答:「我不知道它是什麼牌子。穿在我身上的,就是名牌!」

 

人如果能有這一分自信,豈不是更勝名牌上身?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