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是什麼?

是一見鍾情的吸引,還是長長久久的相伴?

是刻骨銘心的相思,還是時時刻刻的慰藉?

是轟轟烈烈的火焰,還是平平淡淡的細流?

是乾柴烈火的肉體激情,還是柏拉圖式的心靈之愛?

人要活到多老,才不再需要愛情?

人要多少愛情,才不再需要愛情?

一個人可以愛一個人多長久?

一個人一生可以有多少個愛人?

一個人怎麼判斷自己愛不愛一個人?

一個人怎麼知道什麼時候該愛什麼樣的人?

經常有談話性節目邀我上節目談兩性、談婚姻、談愛情。事實上,對我來說,這仍然是一個天大的難題。一位已婚多年的女性朋友對我說,雖然她的丈夫是個標準好男人,不煙不酒、不嫖不賭,但他們之間早已沒有愛情。她說,她想追尋自己的愛情,即使年歲已大,即使已有家室,但她認為自己在完成生兒育女的責任之後,她還是想要一段真正的愛情。我聽了為之默然。心中五味雜陳。

在愛情的道路上,我實在弄不清楚自己到底算是個幸運兒,還是個苦命女。算命的說我:「從8歲到80歲都有人追。是個標準的正桃花命格。」一點兒也不錯。

小學一年級,入學一個星期之後,就有一個二年級的男生,每天在教室門口等我下課。我只要一出教室,他就率著一群小男生惡作劇式的追著我跑,有一次,我跟我的同伴跑散了,一群男生追我一直追到操場後面的土坡上,我噗的一聲跌倒了,弄得滿身滿臉的泥土。眼看我被作弄的快要哭了,一群小男生一哄而散,我掙扎著爬不起來。突然間,一隻手伸過來,握住我的手將我使勁的拉起來。在我面前的,正是那個每天在教室門口等我、率眾追我的那個男生。我還記得,他的大光頭光的發亮,圓圓的眼睛注視著我:「妳的裙子髒了!」然後蹲下來,很細心的幫我將我的藍色學生裙揩乾淨。

我傻住了,楞楞的看著他半晌,不知道該怎麼辦。最後我轉身一溜煙的跑走了。從那天起,他不追趕我了,但總是默默的跟在我身後。升上三年級,我很榮譽的被老師派任去福利社賣東西,他帶著同學來買零食,指定跟我買。旁邊的男生竊笑:「ㄟ!他喜歡妳啦!」我裝作沒聽見,很鎮定的把錢找給他。他只是定定的凝視我,再也沒有跟我說過一句話。直到下學期我突然轉學,我再也沒有看見過他。我們之間的對話,就只有過那一句:「妳的裙子髒了!」但他那對圓圓的眼睛,直到現在還深映在我的腦海裡。

除了他之外,班上喜歡我的男生也不少。二年級的時候,曾有小男生用撕下來的課本一角,寫了「ㄧ,我愛你」的紙條,還塗了口水,放在我桌上。我很生氣的拿去給老師看,老師叫同學兩兩對照課本的缺角,找出是誰之後,大大的恥笑了那個小男生一陣,內容不外乎:「你功課那麼爛,人家陳安儀功課那麼好,你要喜歡人家,那就要好好讀書」之類的話。現在回想起來,那個小男生一定很受傷,情竇初開的年紀,竟受到成人這麼嚴厲的羞辱。

轉學到台北以後,我依然是班上最受歡迎的女生之一。但小學時代受歡迎並不是一件好事,因為我老是被男生欺侮。拉辮子、掀裙子、我經常被推倒、作弄,弄得滿身是傷。後來我媽沒辦法,只好去學校,警告一眾喜歡欺侮我的小男生:「你們喜歡陳安儀,就要對她好,保護她的人,陳安儀生日的時候,陳媽媽請他來我們家吃蛋糕。」結果,那一年我生日,來我家吃生日蛋糕的男生有三個。

其中一個,往後的每一年,無論他人在哪裡,生日禮物一定準時送到。高中重考那一年,他媽媽打電話給我,央求他轉到跟我同一間補習班,希望我勸告他唸書。沒想到,我並沒有幫到他,而且狠狠的傷了他的心。在補習班那一年,我當著他的面交了我的第一個男朋友,從此我們失去聯絡。

大前年的某一個早晨,他突然打電話來,將我從夢中驚醒,原來他從網路上找到我的電話,我們再度取得聯繫。他已經成家,定居美國。當年純純的愛,變成我們共有的一個美好回憶。

另一個來我家吃蛋糕的男生,在我開始工作之後偶然相逢,就在我最荒唐的年歲,曾經有過一番糾葛。但他當時已有婚約,我有男友,雙方只當是一場夢,往後也一直維持著朋友關係。

中學以後,我的追求者更多。走在路上會接到情書、鮮花,坐公車會遇到有人跟蹤我回家。大概是因為我老是恍恍惚惚跟神不守舍吧!連公車司機、每天上學經過的警衛都會特別注意我。有一次,我在上學途中遇雨,淋著雨走了一段路,突然間抬頭,忽然發現自己頭頂上多了一把傘,那個幫我撐傘的阿兵哥微笑著對我說:「妳很好笑耶!我已經幫妳撐很久了,妳都沒有發現喔?妳在想什麼啊?我每天都看妳低著頭走路上學,不知道在想什麼!」然後莫名其妙的我就被拉進軍營,硬被塞了一把雨傘才放我走。

高中我唸的是中山女中,偏偏我在台北住的外婆家,就在建中旁邊,每天上下學都是我最尷尬的時刻,我永遠都不敢抬起頭來走路,因為白衣黑裙的我,身旁會莫名響起一陣喧鬧跟口哨,把我逼到得繞遠路才敢走回去。住在台北學苑時,常收到隔壁軍營阿兵哥送的字條,不過從來搞不清是誰。

但我的高中生涯並沒有因此變得璀璨。我沈溺在小說世界中,我每天不是看金庸就是看各式各樣亂七八糟的書。一個成功中學的男生追了我三年,信是寫了一大箱,但我跟他僅僅去買過一次書、聽過一次音樂會,第二次見面他想牽我的手,嚇得我半死,再也不敢跟他出去。

這樣單純的我,在重考大學那年,談了第一次的戀愛。那一年我十八歲。這一談,就談了八年。這是我的初戀,也是最辛苦的一場戀愛。前三年的甜蜜,後五年的痛苦,令人不堪回首。初戀在極為不成熟的狀況下進行,我的父母反對不說,與男友之間的愛恨情仇,更是我人生中最痛苦的一段經歷。我從不懷疑他愛我之深,但,我們都太年輕、任性、不定性。我無法抵抗誘惑,劈腿不斷,他無法承擔理解,控制情緒,搞得雙方痛苦不堪。後期男友疑心病日重,動不動就對我動粗,我經常挨打。狀況太痛苦時我就會逃離,但他一求饒我又會回到他身邊。

最後五年的戀愛談的驚心動魄。在分分合合中,我度過一段荒唐不堪的歲月,甚至自殘。我報復性的任由自己不斷的墜入情網,然後任性的在有了新對象之後,就把對方一腳踢開,弄得對方莫名其妙,而我卻連對方的名字都想不起來。有一次,我應同學之邀去幫忙帶高中佛教營隊,結果我竟跟一個成大的學弟,在寺院裡熱戀起來。人家念佛我談情,人家念經我接吻。回到台北後,我怕被我男友發現,拒接電話、拒絕見面,有一晚,他連夜從台南北上,打電話給我,落淚、懇求,我心腸硬的連大門都不肯打開。他最後失望而歸。

還有一次,我在動牙齒手術時,對無微不至照顧我的住院醫生傾慕不已。因為手術疼痛,我的臉孔腫脹,人不舒服,經常無理取鬧的凌晨五點還堅持要CALL他來,而他竟也頂著一頭亂髮真的來醫院照顧我,讓我十分感動。出院之後,我每次回診都跟他要電話。他大概是受寵若驚吧!被我的主動嚇到,講了很多理由就是不給我電話。從來在愛情戰場無往不利的我,哪經得起這種奇恥大辱?更何況是個貌不驚人的小醫生!最後我擺出冷淡表情,果不其然,當我從診療台上下來之後,手中多了一個紙條。不用說,醫生手到擒來!但過不了幾天,我又把他丟在腦後了。
最後他寄了一封信來,語氣很哀傷。但我心裡卻沒有一絲歉意。

其他的很多次戀情我都記不清了。現在想想,我那時候真的很壞。這類事情我經常做,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哪裡不對勁了?12歲被媽媽放在台北唸書後,在親戚家、宿舍、租屋之間流浪的我,彷彿極度渴求溫暖,我很怕寂寞,我渴求陪伴。男友不在的晚上,我一個人就惶惶然不知該如何過活。我討厭我自己,一度想把自己毀了。我不間斷的閱讀、寫作,散文、小說、詩,不停的寫。但睡不著的時候,我總是希望有人愛我,可以隨傳隨到,排遣漫漫長夜。

為了要證明自己值得被愛,我利用自己的年輕、魅力,征服、利用男人,也甘於被利用。我通宵達旦的狂飲、經常醉到不知所蹤。我跟男友狀況時好時壞,偏偏台大是個不點名、自由的的大學,系上的老師們都知道我這個傷腦筋的學生,但為了不讓我休學,對我的長期曠課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我的行徑越來越離譜,有一陣子為了躲避男友的追蹤,我甚至藏匿在台大的男生宿舍裡,在眾家學長的掩護下,住了一個月!

那一段期間,我跟家裡幾乎斷絕了往來,爸爸媽媽對我很不諒解,我也倔強不肯回家。對我而言,從十二歲起我就是一個人。家的感覺很淡漠,我跟弟弟妹妹都不熟,跟媽媽更可以一年說不到兩句話就爭吵起來。這也是為什麼我發誓,我絕對不讓女兒在成年之前,離開我身邊。青少年期的孩子需要父母、家庭溫暖,一個人住在舅舅家晚上想家、流淚的日子,我這輩子永遠都記得。

結婚時,我年紀在同學中算是年輕的,但心理上總覺得自己已經歷盡滄桑。初戀男友在我結婚前夕,又再度回頭找我,我永遠記得當我告訴他:「不可能了!我下個月就要結婚了!」時,他在電話那頭靜默了彷彿有一世紀之久!接著,我聽到他如同野獸般的以粗嘎的聲音嘶吼:「我詛咒妳!我一輩子詛咒妳!」接著我接到他的長信,懇求、威脅,兼而有之,他將我所有的信件、來往物品全數退回。我為之黯然,我知道他恨我入骨。

戀情記錄如此豐富的我,本來以為我會心如止水,再也不動如山。事實上,婚後的確我乖了很久。直到某一個前男友某一天忽然在喜宴中偶遇。那一天我真是被他迷的七葷八素的,他細數過往,娓娓傾訴他多年來對我念念不忘,最令我驚訝的是,他說他後來的女友,竟是當年校園中一個眾人公認與我相貌非常相似的女孩。眼看他對我衷情如斯,我真是感動至極!但,感動並非愛情,我尚有殘存的理智,並沒有落入出軌陷阱。隔天,我的好友潑我一頭冷水:「陳小姐,他明天就要上飛機了,妳對他而言,應該是飛機前的甜點吧?」我立刻醒悟。於是我們只維持在普通好朋友的界線。前年,他結婚了,婚後我接到他的來電,向我解釋他為何沒有邀我參加婚禮。但是,我一點也不介意。讓過去的甜蜜留在過去吧!那就是我給他最好的祝福。

有了孩子之後,孩子佔掉我所有的心思,兩個小蘿蔔頭成日黏在身邊,我沒有時間覺得寂寞。即使老公很忙,經常不在家,但面對著粉嫩多汁的小臉蛋,我的女性本能消退,母性本能興盛,婚後雖然陸續還是有人示好,但我沒空去想愛情遊戲。

但是,愛情是什麼?

婚姻中的愛情總是在持續消褪,而女人被愛的需求卻依然存在。只是,年紀越大,心動的條件越高,精神的層次也追高了。帥氣但沒腦袋的小男生看不上,有成就的老頭子我又嫌噁心。很難有「對」的感覺。

但,什麼是「對」的感覺?「對」了又該如何?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戀愛的感覺是美好的。

沒有人不喜歡接到傾慕者來電時,那種突然心跳加速的感覺;沒有人不喜歡思念對方時,那種苦澀中帶著微甜的感覺。

戀愛讓人變得敏銳、變得美麗、變得愉悅、變得嬌媚。在山中、在月下,再喳呼的人也會突然間變得靜默,因為想要在心中好好的想一想你。早上起床時,閉眼不想起床,想要回味一下夢中你的身影。最好,在一天當中能有時間,找個沒有人注意的角落躲起來,仔仔細細的想一想你,想想你的信、想一想你的笑容,想一想你說話的神態,你的聲音。

白天在忙的時候,心中會突然浮現你乾乾淨淨的手指頭、整齊的牙齒,然後想著你厚實的嘴唇,以及微笑的眼神。

然後想像下次相見時,我要穿的衣服、我要對你說的話,還有可能的相見場景,反覆在心中思量,該怎麼樣做才能最討你的歡心。而你寵愛的話語、讚美的言詞,會在工作時的某個時刻忽然不小心的襲上心頭,然後我就會莫名其妙的微笑了。

戀愛的感覺,就是這樣。晚上讓你不想睡,而白天讓你不想起床。怕自己太過主動,又怕自己表達得不夠清楚。因為在意,所以變得神經質,因為怕傷害,所以會猶豫。因為怕失去,所以小心翼翼。

壯年人的戀愛,不比年輕人。十幾歲的時候,賀爾蒙取勝,激情優先,如同烈酒,入喉嗆辣;而成年人的愛情,卻如同清茗,舌尖微苦,但入口回甘。心靈相通,不語而視,緩慢而醇厚。

愛情到底是什麼?

我想沒有人可以回答我。

但是,如果可以,我喜歡愛情。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