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的巴黎行,匯集了很多我的「第一次」。

這是我「第一次」接下「拍攝」的工作。我本來是個文字記者,第一次操作攝影機,心裡真是誠惶誠恐。每天回到飯店,第一件事就是忙著充電、整理光碟,搞得我很緊張。還好這是法蘭瓷的公司內部紀錄,對於拍攝要求不是那麼高,否則我也無法勝任。

這是我「第一次」一個人出國那麼久,也是我第一次離開兩個孩子這麼久。

我的自助旅行經驗雖然很多,但都是跟老公一起出門,自己一個人在大街上亂逛、一個人坐地鐵,倒是破天荒第一遭。上一次來巴黎,因為跟老公吵架,曾經自己賭氣坐地鐵出門,但老公一直默默跟在我三公尺後面守護,嚴格算起來不能算獨自出門。

而我從小孩出生以來,從來不曾「請假」這麼多天,所以這也是我的新紀錄之一。女兒從我出門前就開始每天哭,在集合出發那天,她在遊覽車前演出「生離死別」戲碼,一度讓我有點自責。後來的十天,我每天打電話回家她都要哭一回,為娘的我在法國卻已「心腸漸硬」。倒數第二天,當我正在全歐洲最大的古董市場「Flea
 Market」為了一套銀餐具「殺」紅了眼時,再度接到女兒哭哭啼啼的電話,此時,瞎拼的快感顯然戰勝了母愛的偉大,我竟二話不說的告訴女兒:「媽媽在逛街,很忙,妳乖乖睡覺!」然後立刻收線、繼續殺價、毫無愧色!

隨著兒女的成長,我發現我做母親的心態,已經悄悄改變。

這次的法國行,也是我東西買的最少的一次。

因為主要時間都在看展覽,到了市區時店鋪大多已經關門,所以,我只匆匆在機場、飛機、地鐵站狂刷了所有家人的禮物:LONGXXXXX法國國民包、化妝品、手錶、橄欖油、咖啡禮盒、巧克力糖、披肩等等外,只在路邊攤買了一堆便宜項鍊及去拍攝精品店時,順道買了幾個可愛的茶罐。

值得一提的是,我在二手市場的路邊攤上買了一條粉紅色蕾絲回教徒的頭巾給女兒當禮物!同行的記者看到我買回教婦女的頭巾,都覺得我很好笑,「哪有人買這種禮物給女兒的!妳很詭異耶!」

之女莫若母!女兒看到那條粉紅色蕾絲頭巾,眼睛發亮的程度,讓我覺得這5歐元花的真是值得啊!接下來整整一個星期,她每天都在家裡把那條頭巾套在頭上,腰上繫一條我的一片裙,手裡捧著一束塑膠花,在家裡假裝走紅地毯,樂此不疲!來家裡的親友看到她詭譎萬分的從樓梯上走下來,無不笑彎了腰!我女兒黑膚、深目、濃眉,包上了回教徒頭巾,還真像個阿拉伯小女生咧!不過,後來當她連出門都要包頭巾、還吵著要帶去學校時,我才發現大事有點不太妙。趕快勸退她:「帶出去容易勾壞,媽媽沒辦法再去法國買一條給妳囉!」

哈哈!我的名言是:「幫小孩買禮物就要買她一定會喜歡的!千萬不要買衣服!那只是媽媽為自己買的禮物罷了!」你瞧,回教徒頭巾!虧我想得出來這麼棒的禮物吧?

當然,「第一次看展」是一定值得記載一下的。

我這輩子從來沒有看過這__麼__大、這麼奢華的展場!家居、家飾的多面風格、創意設計的靈動,以及精雕細琢的華美,讓我的眼睛因為張的太大、長期一直目視的結果,損耗了一副隱形眼鏡!更別提頭轉得脖子都痛了、腿痠的抬不起來、飯也忘了吃。

剛進展場時,上萬人都拖著大大的行李箱,令我覺得很奇怪,後來發現,光是拿DM資料就要一個大行李箱才裝的完!老實說,今年很多展覽主題都是環保,但光是這些紙張就一點也不環保了啦!我的記者室友拖著我拼命逛,她壓力很大,拼命想著切入方向、題材,而我則真正是個劉姥姥進大觀園,成天只要嘴巴張成一張O字型,不斷發出驚呼聲即可!

不過,看一個水晶燈妳會覺得很美,當妳看了一萬個時,就有一種無名的噁心感了!不知道為什麼,在展場待了一天,我忽然有一種想坐在塞納河畔吹吹風、曬曬太陽的渴望。當我們走出展場,躺在露天椅子上仰望藍天時,剎時間渾身毛細孔都舒暢起來了!在這一刻,我若有所悟:「人工藝品再美,都敵不過人對自然的嚮往。」換言之,金錢買來的美麗,往往不敵最原始、免費的微風、陽光、山河。我對身旁的她喟嘆的說,她也微笑同意。

好不容易從展場拖著疲累的身體回到旅館,在樓梯間等電梯時,一看到擺在鏡子前面的花瓶,我們不約而同都撇過了頭,感到一陣反胃。她說:「怎麼辦?我覺得現在看到花瓶都會怕。」

真的!這真是一個奇妙的經驗!深愛工藝、家飾品的我,竟然也有看膩的一天,你就可以想像這個展是多麼的大、大到令人印象深刻了!

不過,在國際場合召開記者會,也是「第一次」讓我覺得台灣的泛政治化已經到了讓人有點無法忍受的地步。

老實說,絕大多數的外國人,根本搞不清台灣跟中國大陸的不同。法蘭瓷這次又因為跟中國北京故宮合作一款瓷器,因此記者會上不但有中國駐法使館的官員參加,也有來自內地的媒體。其實這個合作是跟政治無關的,但台灣的記者真的愛國沒有話說,每一件事都要問到「台灣......」,不論話題跟台灣究竟有沒有關連。

比方說,在華人媒體簡報時,展場兩位法國小姐費盡心力用十分破爛的英文向我們解釋此次工藝協會的展出:摩納哥的六個藝術家聯展。明明這類話題就有很多藝術問題可以詢問,但記者的第一個問題就是:「那麼台灣將來也可能被選入展出嗎?」

比方說,訪問法國藝術家協會會長時,記者的提問也是:「請問您知道(看過)這次台灣的參展商品嗎?」老實說,當會長搖頭表示沒看過時,我真的覺得很糗!因為,展場那麼大,如果妳問我那個展櫃是利比亞的,我也答不出來啊!

再比方說,不管什麼記者會,記者必問的問題就是:「請問你來過(或想要來)台灣嗎?」

還有我們團裡的兩位內地記者,因為不知道台灣的某些品牌並沒有財力或是來不及單獨設櫃,因此隨意問到:「喔!你們是湊合在一起展出啊?」立刻就引來「他們不友善」的臆測。

我完全理解大家「愛台灣」的心態。但,假若我有一個小兒麻痺的孩子,我雖然愛他、心疼他,期盼他有一天能夠健康的站起來,但光是每天怒罵著、吵鬧著、硬拉他叫他「站起來」,就能讓他脫離困境嗎?完全不顧萎縮掉的兩隻腳可能讓他摔死在地上的可能性?還是先接受他殘障的事實,但努力讓他坐著輪椅走出去,讓他用柺杖可以踢球、或是用工具可以復健?我真的很希望,經過歷史巨輪碾壓、承受中國壓力的台灣,可以多走出去看看外面的陽光空氣水,讓自己真正茁壯,未來才有一天可以有機會站起來!

這一次的巴黎之行,很多的第一次,讓我有了更多的省思。雖然出去十天,少賺了很多錢(每一次在國外接到通告電話,我的心裡都在滴血.....),但,真的很值得!雖然在巴黎觀光的時間不多,雖然沒機會吃到昂貴的美食,但我仍然感謝推薦我去的記者朋友,讓我有機會開展眼界,豐富自己的人生。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