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媽媽問到讀故事書,到底要不要照著書念?

我覺得「讀書」與「講故事」可以並行,而且「應當」並行。

書的內容,往往與平常講話的用詞不同,範圍會更廣、更多。比如說,我平常講故事我不會說:「哇!孩子,我以妳為榮!」但,繪本書的內容便會這樣寫。「照書念」給孩子聽的時候,優美的詞句會擴充孩子的想像力,並且增進他的語彙與詞句能力。

我的孩子兩樣都很喜歡。她喜歡我每次講的都不太一樣的美人魚,也喜歡我每次都念一樣的「哈利的家」。她喜歡聽我念「豬窩」「鴿舍」「狗屋」「羊廄」這些平常聽不到的詞。對她而言,增加可以使用的詞句,是一種無形的學習。

我最記得有一次,三歲的女兒去姑姑的新家,一打開門,她就大聲的說:「哇~!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那正是一本童話書裡的情節。我其實從來沒有解釋過什 麼是「不可思議」四個字是什麼意思,但她經由不停的閱讀,自然而然瞭解了這一句成語的意義。還有一次是她對著阿嬤說:「阿嬤,妳會騎摩托車,我以妳為 榮!」雖然用得不十分對,但我知道她正努力的擴充語彙,我覺得掌握語言能力會是她與人溝通相處很大的優勢。

有時候,一本書我讀了很多遍,女兒幾乎已經可以整本背起來,她並不樂意我隨意更改書裡的內容,她會抗議:「媽媽,請妳照書念。」

我的孩子不管在大班、或是現在的小一,老師都在第一週結束後,非常驚奇的對我說:「妳的女兒真的很愛看書!」事實上,她大字識不了幾個,但因為我經常的閱 讀,因此她非常瞭解書中有令人愉快的世界。她會由她認識的少數的字猜測書名,仔細的翻閱圖畫自行想像連貫書中在講些什麼。因此,如果面對一櫃新書,她可以 一個人靜靜的一本接一本的看,翻書長達一小時以上。她很享受那個過程。也因為常看繪本,她也很愛繪畫。藉由觀察別人的畫作,她會不斷的改進自己的畫法,並 且嘗試用不同的顏色與型態。

看完一千零二夜的動畫之後,女兒畫了一張「磁磚圖公主」給我看。我很驚異於她能夠很傳神的抓住磁磚的花色與模樣,雖然她畫的跟動畫一點也不像!

與華德福的主張相反,我主張七歲以前是培養閱讀習慣的黃金期。我女兒的同學媽媽來請教我怎麼讓孩子愛看書、抱怨小孩不愛看書、只愛看電視的,通通都是不念故事書、不講故事的媽媽。


但我主張選書還是很重要,我盡量不選圖片形式類似的書。比方說:迪士尼。我喜歡選不同插圖的書:水墨、水彩、油畫、紙雕....,抽象或是寫實,甚至我買過攝影、鉛筆素描的繪本。至於文字,我也喜歡幾位大師的翻譯,比方林良。或是我先翻看過,文字優美的書籍才會照本宣科。

盡信書不如無書。我覺得不管是什麼教育理論,都不必以信宗教的方式去信仰,一成不變,「只要書上說的都是對的」。我只選擇適合自己家孩子以及自己價值觀念的方式參考,我同意孩子有自己的性靈,但我仍然認為他必須要有大人的引導。否則,就會變成不見容於社會的異類。教出一個心靈自由但是卻不見容於社會的孩子,那不是我所願。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