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週末行程滿檔:三場演講、兩堂課,還去看了一場「2019舞蹈秋天」何曉玫的「極相林」現代舞劇表演。


每次扛著書到處去演講時,常常覺得筋疲力盡。週五晚上的講座結束後,精神的亢奮令我經常失眠、不易入睡,而且晚上回到家還必須繼續改作文至深夜方休;週六早起連續上兩堂寫作課,下午再緊接著演講,常會因為趕場而導致沒時間吃午飯,一路要餓到晚上。


不過這些辛苦,每每因為聽眾真心誠意的回饋,讓我覺得付出有了代價。


昨天結束內湖六週的連續講座之後,我跟一位年紀較長的男性聽眾一起搭電梯下樓。他一看到我進電梯,便略帶緊張、靦腆的和我攀談,說他原本無意來參加講座,因緣巧合從第三堂開始聽課,沒想到竟因此對他和女兒的關係大有助益。


他說,他出自傳統保守的日式教育家庭,一直以來篤信「嚴管勤教」。妻子過世之後,便與9歲外向活潑的女兒衝突不斷。他不知該如何管教這個注意力不集中、情緒起伏不定的么女,覺得很困擾。


上了「同理心」這堂課之後,他說他學會了怎樣和女兒相處,比較懂得站在孩子的立場看問題,也知道該如何面對衝突。他在電梯口和我聊了10幾分鐘,不斷真誠的和我道謝。


上個週末結束演講時,則是一位國二的女生留下來,找我談她與媽媽的問題。這孩子來自一個較複雜的組合家庭,她對母親的感情狀態與憂鬱情緒不斷犀利的批判,因此和母親與繼父關係十分緊繃。我花了一些時間聆聽她的牢騷與不滿,鼓勵她以文字抒發、將來避免重蹈母親的覆轍,也引導她試著站在母親的位置去理解母親的難處與創傷。之後孩子平靜的離去,我也將她的話轉知照顧的社工。


再前兩週,我去樹林演講時,會後遇到一個年輕媽媽。她站在教室外等候多時,看到我走出來時,立刻迎上來、情緒激動地握住了我的雙手。


可能是回憶起那段和長輩意見相左的歷程,她一面向我道謝,眼淚一面如斷了線的珍珠,不停的掉下來。她說她是特意來向我說聲謝謝的,她想讓我知道,我這些年來寫的哺乳文章、教養經驗,讓她在她最需要的時候,給了她很大的支持力量,一路陪伴、鼓勵她,讓類單親媽媽的她,撐過孩子的哺乳、幼兒期。


此外,還有無數次,在路上遇到陌生的媽媽推著嬰兒車向我道謝;在火車站接到充滿感激之情的小紙條;演講會後遇到來向我提問的小夫妻;還有數不清的讀者在部落格或粉絲團的悄悄話、私訊中和我分享生命中的創傷、苦痛.......


算命的曾說,我命中有一顆「正桃花」,從八歲到八十歲,都有人喜歡我。我從來不知道、也從來沒想過,原來我是以這樣的方式成為「公眾人物」、「讓人喜歡的人」。(我一直認為應該是我的妖嬌美貌吧?😄😄)感謝讀者和聽眾、家長與孩子們,你們滿滿的回饋,就是我繼續努力,演講、教學、寫作的動力與方向。


如同何曉玫老師的舞劇「極相林」,人總是在最大的痛苦中得到力量。肢體會毀損、肉身會疼痛,然而只要心中有自己崇尚的神祇,就可以不顧一切的在舞台上,跳到最後一口氣、最後一分鐘。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