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臨時接到通告,要去錄年代「新聞面對面」的現場,主角是剛剛從北所「管收」出來的賀一航。當然我很清楚製作單位找我去的任務不會是要我當什麼瞎哈啦的爛好人,我去就是去幫忙「嚴詞質問」他的。本來當天我有課,不過製作人打了很多通電話來拜託,再加上我跟賀一航還真的算認識頗久了,也很想看看好久不見的他,於是我就答應了。

 

錄影過程不多說。賀一航這個人,大家新聞也看多了。不過,當天錄完影,我還是很有感觸。看著兩鬢飛霜、腆著大肚腩、一臉憔悴的賀一航,完全難以想像這個以前嬉皮笑臉、挑撻貧嘴,沒事老愛吃我豆腐、一度在三立停車場把我嚇得半死的綜藝大哥,現在變得這般衰老、枯萎,跟以前舞台上的他,判若兩人。

 

那天錄影,也是我第一次遇到judy--即將嫁給賀一航的女人。她小他十二歲,乾淨清秀、俐落幹練,一雙眼睛清澈明亮,說話溫和含蓄,一看,就是一個好女人。

 

我在心中忍不住思索:為什麼總是會有聰明美麗的年輕好女人,愛上荒唐、落魄、深陷麻煩的老男人?

 

我第一次看到高凌風的老婆金友莊、聽到倪敏然的緋聞女友夏禕的時候,心中也曾經起過這麼一個大問號。

 

女人,真是一個很奇怪的動物。

 

妳到底愛他什麼?

 

愛他過往的英雄事蹟?愛他曾經的幽默風趣?愛他駛過的大風大浪?愛他厚厚的豐富情史?愛他無可救藥的荒唐放縱?愛他的情?愛他的悔?愛他的無助?愛他的依靠?

 

我其實很佩服這樣的女人。

 

是什麼樣的愛情,可以讓她無怨無悔的毅然背起數百萬、數千萬的債務,無視於往後辛苦的每一日、每一夜?

 

是什麼樣的愛情,可以讓她心甘情願的坦然付出所有的心魂與勞苦,不在乎此後風風雨雨的每一分、每一秒?

 

是什麼樣的愛情,可以讓她掏心挖肺的全然打開心扉,完全不懷疑以後可能再度發生的背叛、傷害與災難?

 

我沒有辦法。

 

我想我沒有辦法愛一個吃、喝、嫖、賭、不負責任、不給承諾、看不到未來、甚至還一身債務、身陷囹梧、另有家庭,或是正遭到通緝、追捕的男人--即使他會逗我笑、送我花、給我美夢、為我摘下天上的星星與月亮。

 

所以我想,我當不了大哥的女人。

 

我非常清楚的知道,我沒有本事改變一個男人:讓他迷途之返、浪子回頭、洗心革面、大徹大悟。

 

我也非常清楚的知道,我沒有耐心等待一個男人:等他垂垂老矣、欲振乏力、雞皮鶴髮之後,再倦鳥歸巢。

 

所以,我只能給予祝福。

 

祝福,所有找到真愛的、大哥的女人。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