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上了美人姐的「大國民」,討論的是最近熱門的兩個婆媳案例:吳淑珍和黃睿靖,還有藝人李冠儀的媽媽和弟媳那起駭人聽聞的「DNA檢測案」。

 

婆媳問題,是永遠解不了的無頭公案,討論來討論去其實都大同小異。不過,李冠儀母親與弟媳這起案子,牽涉到了「罕見疾病」兒童,聽了基金會副董的一席話,卻讓我感觸良多。

 

這個新聞是這樣的:李冠儀的弟媳生了一個先天性心臟病的孩子。李媽媽認為,李弟弟和弟媳兩家人當中,都沒有心臟病的病史,怎麼會生出一個先天性心臟病的孩子呢?於是偷偷拿了孫子與兒子的檢體去某一家私人生技公司去檢驗。一驗之下,發現兩人竟無血緣關係,於是,便斷定媳婦外遇,一家人都轉而向媳婦興師問罪。

 

不甘受辱的媳婦,跪在生技公司的門口、鬧自殺、討公道,把新聞鬧上了社會版,媳婦並且重取檢體拿到榮總檢驗,這次驗出來結果,孩子的確是李家骨血無疑。於是,李冠儀表示不排除要對生技公司提告,因為生技公司一張錯誤的檢驗結果,毀了一個和諧的家庭。

 

但是,看完這篇新聞,你覺得,誰是破壞家庭和諧的殺手呢?

 

是根本沒有檢驗資格的生技公司嗎?是那個先天性心臟病的孩子嗎?是那個無知而多疑的婆婆嗎?是那個倒楣的媳婦嗎?還是我們大眾對於病童的歧視呢?

 

跟我同台的社會記者小戴說了一句話我很有同感:「這個案子凸顯了一個社會問題,那就是,很多人在面臨家中新成員是個病童時,第一個反應就是:這個病童應該不會是我家的。」更進一步來說,這種心態就是:「病童只要不是我家的就好。」

 

接著,旁邊的「罕見疾病基金會」副董說了一個更令我震驚的事實,那就是,在基金會聯繫的4000名病童家庭當中,有500個病童的爸爸「落跑」了!也就是說,當一個家庭生出了一個罕見疾病的兒童,正需要全家人一起負擔、一起面對、一起扛起照顧的重任、一起對抗無止盡的悲痛時,竟有「八分之一強」的爸爸,選擇的是逃避現實的離開!

 

我覺得,李冠儀弟媳的這個例子,已經不是單純的婆媳問題而已。這其中暴露的是,一般大眾對於遺傳疾病的無知、對於病童的歧視、對於婦女人格的不尊重、以及社會資源的欠缺。

 

讀過國中生物的人都應當知道,兩個A型的人有可能生下O型的孩子。因為我們的基因是雙雙對對的,有顯性、有隱性,兩個沒有病的人,還是有可能生下有病的孩子。先天性心臟病包括中膈缺損、瓣膜不全....都是常見的兒童疾病,我想,要不是醫院的衛教做的不夠徹底、醫生給病人的資訊不夠豐富,就是這位婆婆根本不願意接受醫生的解釋。

 

再則,為什麼一個婆婆懷疑媳婦有外遇,她便認為她有權利去做「血緣關係檢測」?這不是孩子的父母親才擁有的權利嗎?就像我不明白,如果謝霆鋒都沒有追究,其他人有何權利認為他老婆紅杏出牆有罪呢?即使李冠儀的弟媳有外遇,這也是他們夫妻倆之間的問題,旁人並無插足之地。更遑論婆婆逕自拿檢體去檢測,然後向媳婦興師問罪!


最後,就算是這個孩子不是李家的,難道大家就可以視而不見了嗎?


我看日本「五體不滿足」乙武洋匡的書時,我最感動的,不是他媽媽對他的愛,而是周遭的老師、親友對他的支持。從學校教育開始,每一個人都在幫他想辦法,看看有什麼方法能讓他活得更容易、更自在。這,才是一個進步的、先進社會。

 

然而,現在的台灣還不是。

 

當孩子的班上有過動兒時,其他的家長千方百計的不想讓自己的孩子跟他坐在一起,以免過動兒影響自己孩子的學業。當學校有「問題老師」出現時,家長想的辦法不是挺身去跟老師們溝通、解決問題,而是希望:「把他轉去教別班就好。」當一個才藝團體出現一個有狀況的孩子時,才藝中心班主任就對孩子的媽媽說:「為了怕影響其他孩子,我們沒辦法讓他來參加我們的活動。」於是,當自己的媳婦生出一個要一直開刀、治療的孩子時,婆婆的想法當然是:「那一定不是我們家的種,是別人家的!」

 

於是,有困難的媽媽得不到關愛、援助,生病的孩子擁有的只是歧視。

 

當病童的父母沒有支援系統、也欠缺社會體諒、及福利力量時,「自己生了自己擔」的媽媽只好咬牙苦撐下去,而我們呢,就有了500個落跑的爸爸。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