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與另一半聊外遇。

她問:「你猜,如果我現在要外遇,會找一個什麼樣的男人?」

他說:「事業有成的。」

她搖搖頭。

他接著猜:「有錢有勢的。」

她搖搖頭。

他再猜:「有才華的、聰明的。」

她還是搖搖頭。

他說:「那妳想找哪一種?」

她答:「年輕肌肉男!」

語畢,她哈哈大笑。丈夫見怪不怪的瞪她一眼,一副「妳又尋我開心」的神情。

 

就跟中年男子喜歡在年輕女孩身上找到青春之泉一樣,年過35,每每作夢夢到激情場面,都是帥得不得了的年輕帥哥。醒來之後,對於手指撫觸到繃緊的肌肉線條、皮膚光滑的質感,竟歷歷如繪。她想,對於性的幻想,男女都一樣吧?誰想要跟一個雞皮鶴髮的老男人一夜情呢?就算他富可敵國?權傾天下?

 

閨中好友有一次曾經批評:「妳喔!得不到的最好。到手的就不想要了。」這樣說來,她竟是有嚴重的「喜新厭舊」癖嗎?她認真的自我檢討。


並非如此

 

對她而言,男體有一種魅惑的想像值。

 

尤其是,好看的男人。

 

她喜歡看男人的手臂:一個性感的男人必定要有一雙好看的手臂。當袖子半挽在手肘上、兩臂交疊在胸前時,袖子外露出的,是小麥色、結實而健壯的,筋脈分明的肌肉。

 

當他一面說話、一面揮舞著雙手;當他將手肘靠在桌上、手持著麥克風時;當他將袖口往上擄、雙手攤在水龍頭下時,乾淨的、健壯的手臂,給人一種男性、堅毅的遐想。

 

她也喜歡看男人的頸項。

 

渾厚而不見稜角、覆蓋著褐色光滑皮膚的頸項,最好將鎖骨恰到好處的包裹、微微露出骨架,緊緊接連至平坦而寬闊的胸膛的男人脖頸,給人一種可口的、恨不得大口、大口嚼碎而嚥入胃中的飢渴感。

 

這樣的頸項,微微敞露自開扣的襯衫領口,轉動時,好似吐露著純然男性的呼吸;稍稍突起的喉結,正如同伊甸園中惹人犯罪的蛇,吐屬綻放著誘人犯罪的氣息。

 

再來,是男人的手。


古銅色、方形寬大的手掌,瘦長、多骨結的手指,手背上清楚的紫色血管微微突起,給人一種力量的聯想。一雙手的樣子通常代表著一個男人的歷練和個性。指根關節上明顯的皺紋顯示著他的年紀,圓鈍而乾淨的指甲代表著他的習慣。看到一雙充滿男人味的手,她會不由自主的想像它們在白皙無暇光潤的腰臀畫布上,繪出難以描摩的情色。

 

還有,男人的腰。

 

充滿力量的背肌延伸而下的,是稍微緊收的,在豐盈與狹窄間拉扯出來的弧度。隨著姿勢的改變,它充滿著彈性;在廣告雜誌上,它往往從半拉開的拉鍊中,承接著即將爆發的熱度。

 

這種對身體的想像值,往往讓她魂為之奪、渴望將幻象與現實中的落差縫隙盡可能的彌補起來。他嚐起來是什麼滋味?迷幻時發出的聲音?瘋狂時的神態?他是否容易取悅?好奇如同鬼魅的爪子,從喉嚨中伸出,又像燃燒的地獄之火,令人想要不顧一切投身焚燒。

 

但,幻想一旦與現實連結,往往有十萬八千里的落差。於是,她便會失去興趣。


「這並非喜新厭舊」,她悄悄告訴自己:「我只是無法忍受被想像折磨。」

 

這的確是一種酷刑。想像的深溝就像神秘的無底洞,散發出令人無法乎視的炫麗光彩,日以繼夜的在她的腦海中不斷的形成一種呼喚:在她睜眼及閉眼的時時刻刻,在她寂寞或忙碌的分分秒秒。彷彿鬱鬱森森的林壑之中,隱隱傳出的陣陣襲人暗香。但是,這迷惑眾生的香氣,背後卻糾纏著無數魑魅魍魎,尾隨香氣而等待破壞現實中的和平。

 

這令她困擾。這令她痛苦。像是密密麻麻針刺般遍布她的每一吋。雖然她已經強迫自己將綺想裝箱埋進骨頭深處,但那種不時從骨髓裡冒出的麻癢感,仍不時竄出神經。強迫她不由自主的散發訊息,一種她稱之為「將自己從折磨中釋放」的訊息。

 

對她而言,這只是一場遊戲。但是,值得期待的,遊戲即將開始。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