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腹產母嬰同室分享  ~原刊載於台灣母乳協會會刊及協會網站

陳安儀

我生大女兒的時候,不懂得什麼是母嬰同室,也不知怎麼樣餵母奶。一路跌跌撞撞的走來,十分辛苦。這一胎可不同,我可以說是武裝好的戰士,對自己信心滿滿。 然而,我發現,懂得原理,不代表你不會遇到狀況。我這胎餵奶的狀況仍然很多。不同的是,遇到了狀況,我已經不會心慌,可以自己慢慢的反芻,想出辦法來解 決。

我在內湖康寧醫院生產,康寧尚未通過母嬰親善評鑑,可以給產婦的母奶方面幫助也有限。不過,因為我在安胎時,曾經給院內產科的護士分享過一堂母奶衛教課程,所以,產科的護士全部都認識我,在很多地方,她們十分尊重我,也給我許多便利。

康寧規定,健保房住三人以上就『不』可以母嬰同室。於是可愛的護士們為了讓我方便,盡量把其他產婦安排在別的健保房(過年期間也沒幾個產婦),讓我一人獨享一間「健保大套房」。

剖腹產時,我選擇觀看螢幕錄影的開刀過程,心情十分緊張,所以我並未要求產台哺乳。不過,術後一小時內,我回到病房,兒子也幾乎同時回到我身邊。我便開始哺乳。

因為麻醉未退,我下半身沒有知覺,無法自己翻身,而頭部在六小時內必須平躺,不能抬起來,因此一開始我把兒子抱來吸奶時,頗有點難度。
此時,我要求護士跟丈夫幫忙我翻身側躺,在我背後墊上枕頭,並且幫我找來一面小手鏡。我頭部雖不能抬起,但可以利用小手鏡看到兒子的含乳口型。

我兒子大概因為剛出生,十分焦慮,尋乳反應很強,但是始終無法長時間吸住乳頭。我很有耐性的一面用各種手勢幫他含住乳頭,一面安撫他,就這樣,從晚上七點到凌晨一點半,我兒子不停的吸奶,而我下半身的麻藥也逐漸退去。

凌晨一點半,我的頭可以抬起來了,喝了一點水,休息了一下,繼續餵奶。我兒子此時情緒已經慢慢穩定,在我懷中可以小睡片刻。我很慶幸我選擇了母嬰同室,因 為,劇烈收縮的子宮及傷口疼痛,在我專心餵奶時,便可以稍為忘卻,讓我可以跟著寶寶一起小睡,跟生第一胎時,整夜不能成眠比起來,算是非常幸福的了!

另外,我兒子是完全的晝夜顛倒,如果是按醫院給的時間哺乳,那肯定什麼也餵不到,因為白天他都在睡覺,睡可以連睡四、五小時。母嬰同室的另一點好處,就是 在醫院五天住下來之後,我已經了解他的吃奶習性,及睡眠狀態,這讓我回家之後,感覺非常輕鬆。我可以完全配合他的作息,每天母子倆都睡的飽飽的。

第一夜的一整夜哺乳,在第二天開始看到功效了!

奶水大量湧出,我的胸部漲痛到快要爆裂!護士們都很驚訝,我第二天竟然就可以擠出一百cc、寶寶喝不完的初乳!

我知道自己不能擠的太過度,所以除了冷敷之外,我每天都是擠到不算太漲,可以入睡就停止。即便如此,每天還是有超過一百cc的存量,看的嬰兒室的護士嘖嘖稱奇。

住院幾天,康寧的護士告訴我,我是她們看過唯一一個真正堅持二十四小時母嬰同室的媽媽,除了洗澡跟做檢查,寶寶完全在我身邊,由我跟丈夫一同照顧。

我親眼看著寶寶的每一次大便、從黏的像柏油一樣的黑色胎便,到過渡便、到澄黃色的母奶便;我跟他一起在寒流來襲的冬夜中,分享溫暖的棉被,跟我的臂彎。看 他那比別人小一號的身體,睡在我的身側,看著他從第一夜的焦慮,到後來安穩的入眠,我沒有懷第一胎時對寶寶的陌生感,我的母性在第一夜就被喚醒,沒有疑 惑,沒有憂鬱。我的情緒十分穩定,雖然善感,但並不多愁。這是跟生第一胎很不一樣的經驗。

餵奶第三天,我的兩個乳頭都破皮了!雖然我是第二個母奶寶寶,也教過無數人正確的餵奶姿勢,不過,因為兒子的嘴巴太小,無法含住整個乳頭,因此,我還是逃不了乳頭破皮的命運。

不過,我並不憂心,因為我知道這一點可以隨著寶寶的長大改善。我在傷口恢復到可以坐起時,開始試著將寶寶橫放在膝蓋上,俯身哺乳,讓他可以將乳頭含到最深。幾次之後,他的口型改善,我的破皮傷口也漸漸痊癒。

康寧的護士對我的堅持很好奇也很佩服,經常在大半夜看我在餵奶,頻頻擔心的問我累不累、要不要把寶寶推回嬰兒室休息。即將出院前,小護士讚美我﹔「安儀媽媽,你是我看過最堅持的媽媽!」我笑笑,很開心自己沒有漏氣。

護士並且告訴我,寶寶雖然小一點(2680),但血量很足,可見水分很好,她說﹔「你知道嗎?其實在嬰兒室裡,母奶寶寶跟牛奶寶寶是有差別的!一看就看得出來喔!嗯,怎麼說呢,通常那種比較勇敢,不會亂哭,情緒穩定的,一問,就是母奶寶寶。」

回家後,我面對漲痛的乳房,採取的方式仍然是﹔兩邊均勻吸吮、變換姿勢、擠到舒服為止、限制喝水量、穿哺乳胸罩、多睡覺、跟著寶寶的作息睡眠。目前為止,我仍保持每天只擠一百cc的存量,絕不多擠,而我可以感受到奶水已經慢慢調節下來。

其實,哺乳可以是一件簡單而美好的事,只要你信任自己的身體,選擇正確且適合自己的方式,我想我的經驗,或許可以給一些即將生產的媽媽們做一些參考。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