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在得帶狀皰疹之前,雖然高齡82,但是身體一向健朗,很少生什麼大病。再加上平日有繼母照顧,所以我長這麼大,從未曾替他寬衣解帶、貼身照護過。


上週四,父親跌倒,要我帶他去醫院照X光。因為閃到腰,再加上這兩個月對抗疼痛又耗盡體力,他無法自行彎腰穿脫衣褲。於是我第一次彎下腰,替父親脫外衣外褲,這才發現他真的瘦得只剩下皮包骨。薄薄的皮膚覆蓋在細細的脛骨上,彷彿豆漿表面上那一層筷子一戳就破的豆皮皺摺。


突然間,我傷心的發現,曾經是我生命中的巨人——父親——在一夕之間老去了。他高瘦挺拔的脊樑,不知何時變得彎折;他生氣勃勃的聲量,不知何時變得虛弱;他清晰敏捷的思緒,不知何時變得混亂。不知不覺之間,他以我不曾預料的速度,彷彿一夜落盡黃葉的大樹,從為我擋風遮雨的依靠,成了需要我扶持的枯木。


父親是個性格剛烈的人,一生坎坷。10歲離開母親渡海來台,幾乎一無所有的靠著自己,奮鬥不懈。當年就讀台南高工的他自學考上成大,沒錢只得轉念軍校,後來再度考上經國先生欽點的公費留學生,一路讀到美國密西根州立大學的電機博士。回台之後,他在中山科學研究院服務,負責台海兩岸國防,對一個毫無背景的窮困孩子來說,可說是成就斐然。


我父親聰明敏捷、見多識廣。雖然唸的是理工,但是喜歡文學藝術;平日不喜應酬聚會,下班之後不是在院子裡種花,就是陪伴我們讀書。向來獨立自主的他,在歲月面前,卻幾乎退化成無法自理日常生活的無助嬰兒。我的眼眶發熱,只能專心的注視著手中拉扯的褲腳管,一心只敢想著輕輕的把它穿過父親的腳,只怕一抬頭,眼淚就會再也控制不住。


幸而父親的體質強健,跌倒沒有造成大礙。但是因為兩個月來的皰疹神經疼痛讓他無法運動、好好睡覺,原本就纖瘦的體型肌肉流失嚴重、消化也不好。摔跤之後的臥床更是讓他元氣大傷,一週之內去了兩次醫院。


因此,這陣子以來,只要電話一響,我的心臟就立刻提到喉嚨,「喂」這個字伴隨著顫抖,艱難不已。父親在醫院一度因為打了止痛針,血壓驟降昏了過去,嚇得我膽戰心驚;在家門口接爸爸回家時,他一度軟癱在地,神智不清,只能靠阿宏揹進房間。看著爸爸衰弱至此,我心裡又痛又驚,真的很害怕他是不是就要離我們而去了!


半夜,我躺在父親病榻前的小床上,聽著他微微的鼾聲,腦海中浮現的卻是我小時候活力充沛的爸爸—-那個帶我上山下海、放風箏捉小蝦、雕石膏做科展、提燈籠看球賽的爸爸;在我做功課時替我默生字、練鋼琴時替我打拍子、睡覺前讀故事書、教我電學物理、寫作閱讀的爸爸。


最近他時不時交代我一些身後之事,跟我講金錢的處理方式。繼母常為我抱不平,說父親偏心,把房產和現金全都留給了弟弟、妹妹。然而,在我心目中,爸爸卻最是愛我,因為我的身材相貌像爸爸、性格像爸爸、聰明才智也像爸爸。而且我獨佔了父親9年,他給了我全心的陪伴和最深的期望。父親生我弟妹時已經45歲,再也不曾像陪伴我一樣的帶他們到處玩耍。


前兩天,父親喟嘆地對我說,「我再也不能幫你什麼了。」其實他不知道的是,只要一直好好的健康的、舒服的生活著,就是我最大的心靈依靠。於是這些天,我和父親談論著之後的照顧事宜,開始考慮請外傭、也積極的替他改善生活空間。我哄小孩似的鼓勵他吃飯、運動、看醫生;父親也難得乖乖配合。


在這裡跟大家分享郭醫生提供的「不倒翁」健走杖健身操,父親每天早晚做兩次,十分受用。也希望大家多多關注家中的老人,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別讓自己錯過了與父母難能可貴的相處時間。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WfUp4ZCE28&feature=youtu.be&fbclid=IwAR0rlLRD8MTZ2SSZw7mBjrFs02CLP5ufr0oy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