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變冷了。這種天,最舒服的事就是在床邊茶几上,擺杯熱茶、小食,然後窩在軟綿綿的暖被窩裡看小說。

 

不過,我這兩天看的小說可不是文情並茂的甜美故事,而是「事發的十九分鐘」--一個校園霸凌的故事。

 

一個敏感、文弱,不善運動的男孩,從進入幼稚園開始的第一天,就是強壯男孩喜歡欺侮的對象。遭受校園霸凌十餘年後,終於在一次嚴重的侮辱衝擊之下,闖入校園,射殺了十名同學,震驚校園。這本小說,是以美國多起校園槍擊事件(拜倫案...等)作為背景而撰寫的故事。雖然人物、事件都純屬虛構,但是其描述遭受霸菱的孩子內心、生活,在在真實的令人覺得心驚肉跳。

 

故事一開頭,就提出了一個問題:

 

「希特勒的母親,是一個恐怖的人嗎?」

 

一個罪犯的錯,到底是誰的錯?是父、母親--養育者的錯、是學校老師--教育者的錯、是同學朋友--同儕引誘的錯、還是社會大眾--「旁觀者」的錯?

 

在書裡,男孩的媽媽是個助產士。對照他心愛的兒子最後犯下重罪,她看著醫院中經她接手出生的新生兒,她不禁疑惑:

 

誰會希望這個孩子長大後,變成了我們「不希望」的人?

 

對照最近走上街頭的「白玫瑰」抗議,我不禁深有所感。當然,受害者是痛苦的。犯罪者應受處罰。這是法律的所制定的,也是我們深信不疑的道理。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每一個罪犯,卻也都是父母生的。沒有一個孩子,生下來就註定是個罪犯。那麼,究竟是誰讓他變成一個罪犯的呢?除了他本身有錯,難道我們其他的人,就沒有錯嗎?

 

校園霸凌,一直是一個很難避免的問題,而且在各個年級、各個學校都有。回憶自己的求學歷程,很幸運,我從未受過校園霸凌,我是屬於小說裡的「受歡迎的學生」那一群。但是,仔細想想,真的,我真的記得我們班上總有一兩個看起來就很「令人討厭」的同學,除了功課不好、長相猥瑣、髒臭、又乏人照顧之外,總是經常沒做功課、被老師責罵,下課時則是不斷受人捉弄、嘲笑。這樣的孩子,從現在的眼光看來,沒錯,就是一群身處弱勢的孩子。


這樣的孩子,在學校裡受盡欺侮,背負著一身的創身與壓力。長大後,有多少會因為身心不平衡,而做出不當的行為呢?有多少會變成罪犯呢?他們有多少人會變成白玫瑰所要討伐、多關幾年、最好永遠不要放出來的性侵害者呢?

 

估量這些容易遭受霸菱的孩子,常有一些共同的特質:

1.功課或成績表現兩極(太好或不好)。

2.個性溫和柔弱。

3.不擅言語、內性安靜

4.人際關係較差,不容易交到朋友。

5.有不同的性傾向,或「看起來」有不同的性傾向。

6.弱勢經濟、或弱勢家庭。

7.體型特別瘦弱、不擅長運動。

8.外型不佳、長相不討人喜歡。

9.衛生習慣不佳。

10.老師的眼中釘


女兒看我在看小說,很好奇:「媽,你在看什麼啊?好像很好看的樣子。」

 

她順手拿起「事發的十九分鐘」,看背面的故事簡介。而我則順口問她:

 

「你們班上,有常常被欺侮的同學嗎?」

 

她立刻回答:

 

「有啊!XXX啊!就是我跟你說過上次有三個男生搶他的眼鏡,結果掉在地上摔破的那個啊!他常常被欺侮。」

 

我想了起來。那是一個溫和、戴眼鏡的男孩。但是,他經常被調皮的男生當做欺侮的對象。

我再問:「那妳呢?妳有欺侮過他嗎?」

 

女兒一聽馬上不以為然的昂起頭:

「哪有!我跟他很好!我常常保護他!而且上次我還替他寫情書給喜歡的女生咧!」

她頓了頓:「不過沒成功。他怪我寫得不好啦!」

一番坦白的話把我逗笑了。

 

我摸摸孩子的頭。想起小說中,受霸菱男孩唯一的朋友,後來離開了他,因為--「我不敢承認的其實是,我不夠勇敢。」

 

於是我說:

「很好啊!媽媽很高興妳保護被欺侮的同學。因為有時候,要跟大家不喜歡的人做朋友,是需要勇氣的。」

 

如果,老天可以賜予人同樣的美貌和智慧;如果,父母能夠多關愛每一個孩子;如果,老師可以公平的教育每一個學生;如果,社會能夠多關懷每一個弱勢族群.......那麼,或許有一天,我們就不必走上街頭,去抗議曾經被剝奪權利與愛的人,傷害了我們的權利與愛。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