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難得一見的冬陽,終於戀戀不捨的消逝在城市的高樓後。

大家都散了,只剩下我們兩個人。

他溫暖的手很有默契的牽起我。我瞄了他一眼。

「吃完飯再回去好不好?」他哀求的眼神,纏繞著。

「嗯.....也好。」

好久沒有好好在一家有氣氛的餐廳,吃頓像樣的飯了。想到家裡那個把我氣得七竅生煙的老公,我立刻決定今晚要好好放縱自己、享受一下。---眼前的他英俊、可愛、善體人意,我幹嘛還想著家裡有個老大要考月考?婆婆已經煮好了飯?

走進位在鬧區的藝文特區,挑高的中式BUFFET餐廳,他緊緊的牽著我,繞了一圈、看看菜色。「可以嗎?妳喜歡吃嗎?」

「嗯...好。就在這兒吧!」

服務生帶著我倆坐在可以看見庭院的窗邊,口渴的他很體貼的先自己去取了一瓶飲料,然後順手把另一瓶交給我。

我笑了。

雖然我不喝有氣飲料,不過我喜歡被人照顧的感覺----很久沒有男生這樣對我了。

我們各自拿了喜歡的菜色,併坐在沙發上。

他坐得靠我很近。近得讓我可以聞到他額前短髮散發出洗髮精的香味。很乾淨的的味道。讓我有想要把嘴唇靠上去的衝動。

但他很餓了,狼吞虎嚥。渾沒發現我悄悄的注視著他。

「啊!妳喜歡吃生蠔?我不敢吃。」他露出一臉朝陽般的燦笑:「但是我喜歡吃蝦子。」

我們就這樣邊吃、邊聊,自在、輕鬆。我很高興今天的男伴,既不講手機,也不談工作;更不像我老公每天眼裡只有電腦。他沒有高談闊論他有多行、眼光多準;倒也不至於木訥害羞、沈默寡言。

我們吃了一頓很豐盛、很愉快的晚餐。

他和我分享盤子裡的所有食物,凡是有好吃的,就急著要我也試一口;他告訴我哪一道菜他曾經在哪裡吃過。餐後,他起身去水果吧取了許多又紅又碩大的草莓----自己咬一口、伸手餵我一口----動作熟稔自如,彷彿這是全天下最自然的事。

我端著咖啡,靠在他身邊,滿足的嘆了一口氣,他也輕輕的將頭靠在我肩上。我們一起眺望著餐廳頂端的閣樓上方,享受著這片刻寧靜。

 

「這家餐廳好漂亮!」他靠過來,輕輕摩擦我的面頰,留下溫熱的皮膚觸感:「你知道嗎?妳好香,我愛妳。每次妳走了,我都一直聞妳留下來的睡衣味道喔!」

 

「真的嗎?為什麼?」

 

「因為我會想你。」

他露出一點點害羞的神情,嘴角的小小梨窩若隱若現。

 

我幸福的微笑了。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