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8.15蘇雨桐花式一級溜冰賽 (66).JPG

這週是女兒的「挑戰週」,昨天(週六)她要再度參加2009全國花式冰刀花式一級的比賽,週日則接著要參加小提琴第四級的檢定考。

 

女兒對於即將來臨的比賽,顯得信心滿滿;相對之下,我這個媽媽則嚴重的信心不足。原因當然是因為我很清楚由於我的忙碌、以及不願意過度逼迫孩子,女兒每週去冰場練習的次數只有一、兩次,比起天天泡在冰上積極練習的選手,實在沒有取勝的把握。

 

也因為如此,所以我連比賽的冰裝都不想花錢買,剛好錄「大老婆俱樂部」的時候碰到陽帆的老婆茱莉姐,於是情商借她女兒穿不下的二手冰裝應急。一拿到冰裝,我不禁啞然失笑,因為雖然很合身,但顏色卻是一件螢光綠色的!想到我家女兒黝黑的皮膚,會被綠色襯得更加黝黑,實在不是很適合;不過還好女兒笑嘻嘻的沒什麼意見,於是我們也就高高興興的帶回家去了!

 

昨天早上,我還有課要上,沒有辦法自己幫她打理門面,於是打了個電話給美容院,請相熟的設計師幫她整理一下頭髮。髮型師幫她上了髮捲,再編好辮子,戴上我事先買好的亮晶晶皇冠。到了冰場,我替她化好妝,高佻的身材穿上那綠瑩瑩的冰裝,在雪白的冰上倒也十分耀眼。

 

女兒是第三次比賽,前兩次都沒有對手,但是這次不同了,從基礎新人晉升入花式一級,有四個中年級女生參賽。雖然知道比賽規則是前五名通通有獎,但是為了鼓勵她好好練習、用心比賽,我還是事先跟她約定好:「如果冰刀比賽進入前三名、小提琴檢定考通過了,那麼媽媽會送妳一個妳自己任意挑選的大禮物!如果只有達到其中一項,就是一個小禮物。如果不幸兩項都沒有達成,媽媽就請妳吃個飯囉!」

 

賽前,她有點緊張,不過練習時的狀況還不錯。教練一直叮嚀她要注意手部姿勢,維持漂亮的伸展狀態。我則提醒她不要介意掉落的牙齒,要展露笑容。

 

從下午一點集合,一直到接近五點,終於輪到她這一組。我家女兒是最後一個出場的。第一個女生溜完,分數相當不錯;我想:「慘了!我們大概會是最後一名了吧?」結果第二位、第三位的分數稍低,我心中又燃起了一線希望。就在這時候,音樂響起,女兒俐落的滑入場中,擺出起始動作。坐在看台上的我,心跳也不禁加快了起來。短短一分半鐘,非常出人意料之外的,女兒順暢的做完指定的華爾滋跳、飛燕、半圈跳...等動作,手勢也比平日要來得完美。

 

宣布成績時,我拿起筆紀錄,加總一下,哇!女兒竟然拿到這一組的亞軍!

 

這一下,我跟老公都樂翻了!女兒回到看台,我告訴她得到亞軍,她還傻傻的問:「什麼是亞軍?」知道是第二名之後,略略有點失望。後來她看到我很高興,才也跟著興奮起來:「媽,妳是不是以為我會最後一名?」我被女兒看穿了心事,有點尷尬:「呃,媽媽是覺得妳練習得不多啦.....」

2009.8.15蘇雨桐花式一級溜冰賽 (136).JPG

 

帶著獲獎的興奮,她今天再度披上戰袍,參加小提琴的檢定考。這是我第一次為她報名檢定考試,之前我總覺得孩子還太小,不需要讓才藝課變得這麼有壓力,所以沒讓她參加考試。

 

這一次,老師鼓勵她參加,在她同意之下,我們利用暑假的時間,準備考試。小提琴檢定考試要抽考大調、小調的音階、琶音,另外必須熟背七首抽考的曲子,以及一首指定曲。七月開始複習曲子的時候,因為遇到老師、我們輪流請假出去玩,所以準備的有點倉促,不過我盡量利用我在家的時候,陪伴她複習、練琴,所以最後我們還是在時間內完成了複習的功課。

 

今天下午,我們準時到了「指揮家」參加檢定考。女兒抽到降B大調和G小調以及「幽默曲」。看得出來她有點緊張,一言不發的坐在沙發上等待,手指不停的按弦,口中唸唸有詞。不過,輪到她時,面對評審老師,我看她微笑敬禮、夾琴展弓,表現得還不錯呢!雖然指定曲拉得速度有點快,但沒有出什麼大差錯。大體來說,有達到平日的九成水準。

 

評審的老師後來出來後,向我稱讚她:「拉得不錯啊!很有架勢,演奏力度也很夠喔!比我們想像中更好呢!」

 

我終於鬆了一口氣。晚上,我讓他們回家去游泳,我自己獨自一個人在外面吃了個「勝利飯」。

 

我在心中想著,難怪有媽媽對孩子的比賽如此患得患失,因為,陪伴孩子準備比賽,真的要付出很多心血。人生的比賽何其多,對孩子來說,「勝利」是一種成功經驗的累積,很重要;但「失敗」也是一種人生學習,同樣有收穫。

 

陪伴孩子走過試煉,對媽媽來說也是一種試煉。試煉的是,媽媽是不是能夠更超然的去看待孩子「不」符合你期望的演出。我想,這才是我們一直要努力去學習的部分吧!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