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愛看電影。

 

我什麼類型的電影都看:驚悚片、劇情片、愛情片、親情片、戰爭片、動作片、科幻片、商業片、藝術片......,從美國好萊塢的片子到歐洲片、紀錄片、泰國片,來者不拒。而且我自己有一套評定影片的標準,看的角度跟別人不大一樣。

 

因為,人只能活一次;不過藉著看電影,可以假裝過一次別人的生活。這對我而言,很有吸引力。

 

因此,一部電影是不是可以讓我看到一些不一樣的世界,能不能獲得一些感動,看到一些美景、或是拍攝技巧、角度,甚或是不同的人物生涯,都會影響我對影片的評價。


我第一次到電影院看電影,是爸爸帶我去的,看的電影是「大白鯊」,那一年我只有七歲。後來,爸爸又帶我去看了「大金剛」。兩部電影把我嚇得半死,晚上睡覺一直擔心床底下有鯊魚,門開了會有大金剛跑進來。(大概因為是這樣,我很能理解我女兒不願意自己一個人睡覺這件事。)

 

隔年,爸爸又帶了我看了兩部電影,一部是「真善美」,一部是「野玫瑰」。我至今仍深深記得,夜裡爸爸牽著我,大步的疾走在台北街頭,趕車回桃園,為的就是白天帶我來台北的戲院看一部電影。

 

爸爸告訴我,他當年為了學德文,看了十幾遍「野玫瑰」。我很喜歡這兩部電影,經常在車上放「真善美」的原聲帶,女兒聽到滾瓜爛熟。前兩天,我想到她的年齡已經可以看得懂了,因此放電影給她看,她看了之後,才恍然大悟原來每一首歌是配合著「如此如此」劇情的。

 

我從高中起,就會一個人上電影院、MTV看電影。第一次看「亂世佳人」時,我就是一個人去看的。不知道為什麼,膽子很小的我,對於「上電影院」這件事,卻一直秉持著「如果沒有好的伴,不如一個人去看電影」的習慣,我可不喜歡一個喋喋不休的女人或是一個毛手毛腳的男人在我旁邊陪我看電影。直到現在,我還是喜歡在深夜一個人看DVD,享受眾人皆睡我獨醒的秘密時光。

 

結婚之後,我先生也很愛看電影,不過可惜的是,我們倆走入錄影帶店,永遠是各借各的片、不會有交集------當然婚前他偽裝的很好------他喜歡看那種不用腦也不太需要字幕、從頭殺到尾、或是看一眼就知道最後是什麼結局的電影。看這種電影,即使音量夠大,我也可以從頭睡到尾,醒不過來。

 

生孩子之後,我覺得自己的生活分割得很細碎,往往一個晚上只能選擇做「一件事」:睡飽、上網、寫日記、寫稿、或是看電影。如果選了其中一樣,就得犧牲其他。

 

所以,土匪老師真抱歉,我的自然紀錄只好再等兩天了啦。

 

上次看完德國片「沒有耳朵的兔子」,我的「戲伴」又推薦了另兩部德國片:「竊聽風暴」和「縱慾」。我十分相信她的眼光,所以立刻租來看,再加上重看「真善美」,所以這星期好像在過「德國週」。當然,電影都很精彩。

 

「竊聽風暴」(THE LIVES OF OTHERS)講的是東西德時期,政府監聽藝術家活動的故事。在長期監聽之下,監聽人員經由日夜的窺探,竟不由自主的「進入」了德國劇作家與女演員的生活,對他們的想法與認知產生了認同,最後在千鈞一髮之際,冒著生命危險,援救了劇作家,但也因此而丟了飯碗。影片對於監聽人員的生活、工作,以及想法,有著非常細膩的描述;電影對於東德政治的腐敗、女演員以身體交換演出的無奈、劇作家在政治現實與創作理想之間掙扎的部分著墨甚多,是一部很精彩的電影。

 

我先生很難得在前面打瞌睡之下,竟看完整部電影,而且看到後面越看越緊張、越看越清醒,最後大聲說:「好看!」可見真的不愧為奧斯卡最佳外片,德國影帝的表現非常之亮眼。

 

但相形之下,另外一部「縱慾」(THE FREE WILL)更令人動容。這一部片講的是一個強暴犯的故事。

 

一個經醫生判定身心有疾病的連續重傷害、強暴犯,在經過九年的治療生涯後,表現良好而獲釋。他很努力的適應新社會,靠運動、跆拳道、甚至藥物,盡力去控制自己心中無窮的性慾。他從剛開始害怕女人、不敢接近女人,到認識了女主角、開始談戀愛,兩個人從一段純純之愛,終於發展出一段正常的性愛關係。

 

然而,心中的魔鬼始終無法放過男主角,就在一切進行順利時,他卻因為情緒受到一時的壓力,控制不住又再度犯案。最後,他還是因為意志力無法打敗自己心中的魔咒,只好選擇自我了斷。

 

這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悲傷的是,這個事件中,所有的人都是受害者。被打的半死、強暴的女性、遭受到無窮無盡折磨的加害人,他們都有自己的痛苦、冤屈和無法解決的問題。

 

我很喜歡電影中,男主角和女主角發展戀情,到教堂聽聖歌的那一段。雖然,他是一個強暴案的累犯,但是,在萌芽的戀情中,你可以看到他善良、害羞的一面,他的微笑實是那麼的天真!

 

這部電影很成功的地方在於,強暴的畫面拍的極為真實且殘忍,因此在男主角與情人溫存的時候,我看到他那麼的、那麼的安靜、寧謐的靠在情人胸前時,忍不住在腦海中會浮出那些濺血的畫面,兩相比較,不禁覺得電影悲傷至極。

 

最妙的是,電影裡從頭到尾沒有一個畫面「指責」誰。但,透過男主角的眼睛,你會不由自主的對於公車上的迷你裙小姐、彎腰時無心露出乳溝的女學生、穿著露肚臍短褲的少女、牆上全裸的女明星海報、端著餐盤的性感女侍應生,投以譴責及擔心的目光。透過他的眼睛,你會發現這社會上著有太多的性誘惑,不斷地對男主角造成極大的痛苦與壓力。大概不會有人知道,自己的穿著有這樣強大的影響力吧!但,這對一個有疾病的人來說,又何嘗公平呢?

 

我曾經在另一篇主題中提過,我們在譴責男人的暴力、譴責男人的外遇時,有時候很難說這個男人是否「值得原諒」。有讀者不懂得我的意思。我想這部電影剛好也代表了我之前的有感而發,雖然這是一部很沈重的電影,但非常值得一看。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