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篇投稿於各報都未蒙青睞的文章。寫於2005.12.24, 改寫於2008.1.12

秋日午後,我和幾個朋友,帶著小孩漫步到大安森林公園,讓孩子享受一下空曠的幼兒空間。


剛走到遊戲場,就看見四、五個年約十五、六歲的高中女生,穿著便服,在兒童遊戲場裡,旁若無人、高高的盪著鞦韆。旁邊有一個老外爸爸,推著一個小寶寶,在一旁看起來備受威脅、小心翼翼的盪著。於是,我對著這些「大女孩」溫和的說:「同學,這裡是兒童遊戲場,鞦韆是給限重30公斤以下的小朋友玩的,請妳們下來好嗎?」

 
女孩們心不甘情不願的走下來,嘟囊著:「又沒有人,有什麼關係?」我聞言回頭,指著鞦韆架上印的字,對她們說:「這是公共的兒童遊戲場,鞦韆架上印著限重規定!公共的東西要靠大家維護,不然很容易壞掉的。而且妳們這麼大了,應該去適合你們的地方玩,怎麼會來玩小朋友的玩具呢?」



我耐心的說完,豈料,其中一個女孩竟以苛刻諷刺的語調酸我:「唷!這麼熱心公益,怎麼不去選總統啊?!」當場,我為之愕然!不敢相信這種話竟出自一個十五、六歲的學生之口!我離開了鞦韆架,帶著孩子去玩別的遊戲器材。回眼看去,幾個女孩仍然挑釁的坐在鞦韆架上,故意盪給我看。


同樣情景再度發生於本週二。幾個國中大男生,由老師帶著來看大安森林公園的花卉展覽,大概是休息時間,看起來跟成年人塊頭差不多的大孩子,三步兩步的跳上鞦韆、攀爬架,打鬧嬉戲著。於是我再度上前請他們下來、離開。講了幾次之後,有一個男生跑過來態度強硬的跟我理論:「我們並沒有搶小朋友的玩具!剛剛也沒有小朋友在上面!」這次我忍不住了,很大聲的說:「就算完全沒有小朋友在玩,斗大的『限重30公斤』也寫在上面,你幾年級了,不認識字嗎?你哪個學校的?可以告訴我嗎?」


爭執一起,老師走過來了,問清狀況後,很快的帶離學生。我遠遠看見他們在另一端討論這件事,似乎有孩子不服氣,與老師爭論著。隔了大約半小時後,孩子們由老師帶領,前來道歉。當然,接受大孩子們的道歉之際,我也不忘告訴他們遵守公共空間規定及尊重他人使用權利的重要,但不知,這群血氣方剛的孩子,是否聽的進去?

 

類似的狀況,其實經常發生在公園裡的PLAY GROUND。我曾經勸阻過坐在溜滑梯上抽煙的情侶;也曾經跟在兒童遊戲區中遛狗、把狗毛搞的溜滑梯上到處都是的狗主人吵架。每次發生這類衝突,我心中都異常感慨。我們的教育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年輕的孩子不懂得遵守公共規則、沒有公德心不說,旁人提醒時,竟完全沒有一絲歉意,還理直氣壯的用如此譏誚的語氣說話。而我們的成年市民,也完全沒有尊重婦幼空間的習慣。我經常在兒童遊戲場裡,發現許多的成年人,照樣無視於遊戲器材上印著的斗大紅色字樣,佔據著公園裡孩子的遊戲場,坐在鞦韆上聊天、遛狗、抽煙,將龐大的體重壓在兒童的搖搖椅上。


 而我在紐約中央公園裡,帶著孩子在遊戲場(play ground)玩耍時,卻曾多次注意到,圍欄上清清楚楚的註明:「沒有帶孩子的成年人」、「青少年」是禁止進入的!而大家都很遵守規矩,沒有帶孩子的人一定坐在別的區域樹下、長凳上,絕對沒有大人佔據小孩鞦韆、小孩在後面排隊痴等的狀況!當然更不用說什麼遛狗、談情說愛的情侶、或是流浪漢在遊戲場裡閒逛。因此,媽媽、保姆們,可以很安心的坐在休憩的椅子上,不用跟著孩子滿場跑,擔心孩子的安危。


或許,更進一步,我們也需要反省一下,我們的青少年可以去哪裡玩?他們有隨處可去的大孩子活動空間嗎?他們有足夠的、免費的籃球場、排球場、羽毛球場、網球場、棒球場、曲棍球場、攀岩場、溯溪划船區、爬山露營區、溜冰場、滑板場........,讓他們跑跳、發洩精力,而不需要來搶小小孩玩的溜滑梯、盪鞦韆、攀爬架,在上面像隻大猩猩一樣,將攀爬架當攀岩場,看的令人為小小孩捏把冷汗,讓我們的兒童遊戲區玩具迅速耗損?


我住的社區裡,兒童遊戲區的旁邊就是籃球場、網球場。每次我在幼兒區帶小孩時,總會看到滿頭大汗的青少年走過,偶爾聽到有人提議:我們去玩溜滑梯!旁邊拿著籃球的同伴就睨他一眼說:「無聊!」因此,我們的幼兒遊戲區,極少見青少年佔據。這令我更加確定,只要有足夠的活動空間,大、小孩絕對是可以各得其所的。


胡適說過,只要看一個社會如何對待婦女及兒童,就可以知道這個國家的先進程度。想要成為一個先進國家,我們是不是該學習,把孩子的權利還給孩子?無論是大孩子,或是小孩子?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