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很沒有耐性的人。

 

尤其是碰到「三種話」,我會完全沒有風度可言。第一種是「廢話」。第二種是「場面話」。第三種是「迂回曲折到令人聽不懂」的話。

 

無奈,在這個社會上,每天都要聽到這三種話很多遍,真是讓人好不厭煩。

 

以前我老公很喜歡打電話,每天都要打上十七、八個電話給我,每次一打來,劈頭第一句話就說:

「妳現在在幹嘛?」

 

我每次都亂沒好氣的回答:「在跟你講電話!」

 

想像一下,當你已經遲到了,要趕下一場記者會、好不容易追上公車,正氣喘吁吁的找車票刷卡時,電話忽然響起。好不容易打開包包亂翻一陣、手忙腳亂的接起電話,聽到好整以暇的一句:「你在幹嘛啊?」你百分之百會跟我一樣,忍不住口出穢言:「XXXXXX!」(老娘我忙死了,還要跟你報告我在幹嘛?)

 

所以後來我嚴重警告他,沒有重要的事情,「不准」打電話給我。這個禁令害得我老公有一陣子每次打電話給我,都得戰戰兢兢的先說:「我.....我真的有事!」現在可好,他不敢打電話給我,就打給蔡小東、吳小樺...「騷擾」我身邊的朋友!

 

但我發現,除了我老公以外,這個世界上喜歡講無意義的話的人真的很多。

 

昨天,我匆匆忙忙拿了一條小孩的褲子去給裁縫店老闆改腰身。他看了一下,皺眉對我說:

 

「ㄟ,這個腰身車縫死了,很難弄,如果沒有車縫,我只要把這裡拆開換一條鬆緊帶就可以了。可是現在機器已經車死了,這樣很難弄耶。」

 

我心想:「XXX,這不是廢話嗎?如果沒有車縫,我不會自己弄啊,我幹嘛要花錢來請妳弄?」

 

「老闆,我知道。所以請你看一下,幫我改緊一點好嗎?」

 

他又看了一下。「現在流行穿低腰褲耶,不然你就給妳女兒當成低腰褲穿就不用改了啊!」

 

(XXXXX,你管我要怎麼穿啊!我請你改衣服不是要請你當我的服裝顧問耶!)

 

「老闆,她就算穿在屁股上,都會掉下來,因為腰太大了。要麻煩你。」

 

「現在成衣就是害死人......」接下來,老闆足足抱怨了三分鐘「成衣」不好的地方。

 

(我的火氣開始上升.....)

 

「老闆,那麼請問你,到底可不可以改呢?」

 

「可以是可以啦!就是很麻煩啊!不然你要不要兩邊捏起來縫線就好了,這樣比較簡單。」

我的火氣已經到頭頂......)

 

「老闆娘,如果是那樣我自己就可以縫了,就是因為小孩會不舒服所以我才要請專業的人車縫啊!」

 

「可是如果拆開來改緊,這很麻煩,而且我才只能賺一百元,要花很多功夫耶!」

 

(X!你可以收兩百,我不介意啊!真莫名其妙!)

 

「那麼,我可不可以請問你,究竟可不可以改呢?」

 

(X!這個問題我已經講他媽的一百遍了!)

 

「好啦!好啦!我幫你改啦。不過這樣改真的很麻煩!我不划算啦!」

 

為了改一個褲子的腰身,花了20分鐘無意義的口舌,最後還是一樣要做這件事。我真不明白,這樣到底是有什麼好處?


同樣的,因為原先招牌太小,我們重做了一張「媽媽PLAY」大圖輸出的帆布招牌,掛在窗口。我去找招牌店老闆,又遇到同樣的狀況。


招牌店的老版:「ㄟ,這種東西喔!要找師傅裝耶!」

 

(廢話,不然是要叫狗來裝嗎?)

「喔,那請問師傅裝要多少錢?」

「一千元!」老闆一副「我看妳一定會嫌貴」的表情。

「喔!好,沒問題。」我很阿莎力。

老闆有點意外。「那妳怎麼不叫輸出的公司幫妳掛呢?」

我心想:「ㄟ,如果他幫我掛好了,我來找你幹嘛?」

「因為他們沒有這種服務。」

「怎麼會?像我們如果是我們輸出的,一定會幫客人掛好啊!」

「我不清楚耶,因為不是我拿去輸出的。」

「那你們怎麼不自己掛?」

(X!我可以自己掛,我幹嘛來找你?)

「我們沒有高梯子,也不可能就這樣爬到二樓窗戶外面去啊!」

「喔。那你應該找做輸出的人幫你們忙啊!」

「老闆,我不知道輸出的人是誰?因為不是我接洽的。」

同樣的對話重複了三遍。

 

「好啦,那我跟妳去看一下。」看完之後,他說:「小姐,可是掛上去之後,你們的窗戶就不能開了喔!」

 

「老闆,我知道,因為我們客廳同方向有兩面窗,這面窗戶我們不會用到。」

 

「可是這樣不通風耶!」

「老闆,沒有關係,因為我們多半都開空調,因為臨大馬路的噪音跟灰塵太大了!」

「我要先跟妳說喔!這樣掛起來,颱風來吹壞我不管喔!!」

「不要緊,接下來是秋、冬,沒有颱風了。」

「可是這樣綁在窗戶上可能會不牢喔!」

「沒關係,這是暫時性的。如果效果不好,我們會再重做招牌。」

「可是....」

 

終於,我忍不住了:「老闆,你要不要做?一句話啦!你不要做,我就找別人。這個招牌我是一定要掛上去的!」

「好啦!那我待會兒來做。」

XXXXXXXXXXX!

這是怎樣?不想做就直接說嘛!幹嘛浪費彼此的時間?我真是搞不懂。一千元你不想賺,還有別人想賺啊!從頭到尾推託,最後卻又決定要幫忙,不嫌累嗎?

 

但是喜歡講這種「廢話」的人真的不少。

 

他們很矛盾,覺得沒有利潤,但又怕失去熟客。因此,不願意多做一點「不賺錢」的事。這種心不甘、情不願的人,雖然最後還是花了時間、做了服務,但是,給客人的印象,絕不會是因為服務好而滿懷感激,而是「懶惰、態度不佳」。我有時候覺得,這種人真不聰明,既然要做,何不開開心心的做呢?多做一點,人家會感謝你,以後就成了你的忠實客戶,這不就是做生意的道理嗎?

 

第二種就是「場面話」。

 

在社會上工作久了,深深覺得有一種人,如果除掉了「場面話」,他就不會講話了。

 

「在XX這麼多年,我深深感謝X方給我的機會、懷抱著一顆感恩的心、希望XX會更好。」

「這X年來,感謝大家的支持、照顧,我一定會更加努力,為XX打拼。」

「今天,我很開心的站在這裡,看到大家,共同努力。讓XX更好,是我們共同的願望,我們要放眼未來、著眼現在....」

這種話,在任何單位都聽得到、看得到。這些場面話說詞,放在「自我介紹」裡,看完後,我完全看不出他是做什麼的;放在上台致詞裡,聽完後,我完全不知到他跟這個場合有什麼關係。放在刊物裡,我的眼睛會將之自動跳行;放在CD裡,我會將之快轉。

 

最好笑的是,講慣場面話的人,如果你請他直接講重點,他會講不下去,一定要從:「其實我們都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也是一個很好的體驗,我們很希望能夠藉由這次的合作,增進雙方的利益、改變雙方的關係。」

如果你問:「請問,您希望怎樣的合作方式?」

他會回答:「我希望可以由一個互助合作最佳的方式,去達成這次的合作。」

如果你再問:「是否可以舉出具體的合作方式?」

他會回答:「我們一定會提出具體的合作方式,展現我們最大的誠意。」

X!聽到這裡,還是搞不清他到底要幹什麼?這開場白也未免太長了吧?

 

還有一種人,他講話很迂回曲折。

「陳小姐,請你X月X日務必要來開會。」

「喔!為什麼?」

「因為那天要審預算。」

「喔!審預算跟我有什麼關係?」

「因為日後所有的提案都跟預算有關。」

「喔!那提案跟我有什麼關係?」

「因為如果你對日後團體運作有什麼意見的話,提案的預算審過了,就不能再修改了。」

到這裡我終於才聽明白:他的意思是:

「陳小姐,你這個難搞的傢伙意見很多,所以你最好第一次就把所有意見提出來,否則預算案一旦通過,後面你最好就他媽的給我閉嘴,不要再出意見了!」

 

前兩天,我去OK商店買牛奶,差點被氣到腦溢血。

雪真下班前交代我九點去樓下買牛奶,因為我們要四瓶大罐的鮮奶,OK在打折,因此雪真說就不要去賣場,在OK買比較省事。「九點送貨的會來補貨。」

我九點十分下樓,看到架上仍然只有一瓶大罐林鳳營。店員說補貨車快來了。

我九點半再去一次,還是沒有。

於是我問櫃臺:「先生,我已經跑了兩次了。你們剛剛的小姐說九點補貨,到底什麼時候會來呢?」

OK店員:「他還沒到耶。可能要十點才會到。」

「十點一定會到嗎?」

「我不確定耶!」

「那你貨車來時,可以打個電話給我嗎?我就在隔壁棟樓上。」

「沒辦法耶,我很忙。」

X!晚上店裡一個人都沒有,是忙什麼?

我沒說話,轉頭離開。

十點半我再度下去。貨架上只看到三瓶林鳳營鮮奶。

「請再給我一瓶鮮奶。」

「沒有耶!我們一次只有進兩瓶。」

不會吧?便利商店進貨只進兩件?

「可是你們小姐剛剛叫我們補貨後來拿耶!」

「小姐,你要四瓶的話,要前兩天訂貨。」

這是什麼奇怪的店啊?我嘟囊幾句,只好先拿下架上的所有大罐鮮乳,打算剩下的,明天去大型超市買。

我不甘跑了三趟還沒買到足夠的牛奶,順口問一下長型紙盒包裝的林鳳營問:「那請問這個有折扣嗎?」店員說:「那個XX元,沒有折扣。」我算一下,不划算,還是明天去超市買好了。

結帳時,我忽然瞥見櫃臺的螢幕一閃而過:「林鳳營鮮乳兩瓶特價XX元」

我覺得奇怪,詢問:「先生,那現在你們架上只剩一瓶,那怎麼賣兩瓶特價呢?」

他慢條斯理的說:「大盒、小盒的,也都算在『兩件特價』之內。」

我光火了:「先生,那我剛剛問你長型紙盒有沒有折扣時,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任兩盒』都有特價呢?我要四瓶大罐鮮乳,但也可以用長型紙盒和小盒牛奶加起來代替啊!」

這下,他很快的說話了。「小姐,妳可以不用這麼咄咄逼人。」

「先生,你是店員,不該告訴我你店裡商品的販售方式嗎?」

我走的時候,聽到他在我身後機械式的說:「謝謝光臨!」

忍不住很想回頭:「你真的謝謝我的光臨嗎?」「你真的歡迎我的光臨嗎?」

這豈非另一種毫無意義的說話?

 

唉!我很希望,終有一天,喜歡說這三種話的人,會被這三種話給噎死、撐死,省得我聽了之後氣死。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