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帶女兒去上小提琴課,空檔時翻了翻中國時報,吸引我注意的,是副刊版上張大春與龍應台的兩篇小品文。

張大春的文章,寫的是家居生活中,與一對兒女張容、張宜的日常小故事。大意是說某日他正在看一本某人的詩集評注,作者寫到某落第秀才以王昭君和番的故事痛罵畫工,藉以諷刺當廷考官,他覺得內容很有趣,忍不住微笑。一對稚齡兒女看到爸爸在笑,好奇詢問,於是張大春就書中大意解說了一番。一對小兒女似懂非懂,不過哥哥趁機提出:「爸爸愛亂罵人」,並且拿出自己用筆記錄下的證據。張大春一時語塞,腦中思緒飛過後,最後決定鄭重的跟兒子道歉。

龍應台的小文也很簡單,寫的是去看蔡琴演唱會的心情。寫到胡自強在鼓掌時,牽起了太太邵曉玲的單手,將自己的手掌與她合擊........等等。

兩篇小文其實也沒什麼大道理,透露的,是他們的生活點滴。

恰好,這兩天,我剛好看了新聞挖哇哇裡,談的是整型,有一個女記者給大家看她整大了的胸部,說她這輩子最大的願望,就是把一對胸部整成豪乳。

老實說,因為某些過去的因素,我本來是很討厭這個女記者的,不過看了一會兒節目內容之後,我忽然覺得,對這樣的一個女人,我真的完全釋懷了。想想看,如果,一個「人」,不要說男人或女人,終其一生最大的願望,就是把身體的某個部位改變到別人眼中的「好看」與否,那麼,跟這樣的人,還有什麼好計較的呢?

對我而言,生命中有很多令我快樂的事。

比如說,一個忙碌的下午,可以讀上一篇像張大春或是龍應台這樣短短的、令人感覺趣味盎然或是心有所感的小文,就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如果時間允許,我還有許多想要閱讀的作品,在我的書架中,排隊等候。

比如說,一個偷閒的午後,帶兩個孩子遊一趟動物園,看著孩子眼中打從心底開心的笑容,就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如果經濟允許,我還有許多想要帶著孩子一起去的地方,在我的行程中,排隊等候。

比如說,一個悠閒的週末,陪著爸爸去新家量尺寸、分享他裝潢新屋的喜悅,就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如果他的體力允許,我還有許多想要帶著爸爸一起去嘗新的經驗,在我的腦海中,計畫進行。

對我而言,體驗生活中的快樂,就是我身體最大的功用。

我的眼睛,就是要用來享用人間美景的。我要用我的眼睛用力的看我最親愛的寶貝、看我最親愛的家人,享受最棒的電影跟最讚的文字。

我的耳朵,就是要用來享用人間美聲的。我要用我的耳朵來用力聽我最愛的寶貝、最親愛的家人,享受最棒的歌聲跟樂音。

我的皮膚,就要用來享用人間觸感的。當我夜晚浸在社區游泳池月光下的池水時,我可以感受到水的冰涼沁人,感覺到微風的撫觸、感受到愛我的人緊緊的擁抱。

我無需要在意我的皮膚是黑、是白,我也不介意我的眼睛是雙是單,更無須在意我的胸部是大是小,因為,只要我的身體可以正常運作,我的乳房可以提供我的兒女足夠的乳汁,我的身體可以讓我活著享受快樂,那,就足夠了!

因此,我總是告訴我的女兒:「妳的黑皮膚很美!」將來,我也要告訴她:「小小的胸部很棒!因為它可以哺乳最重要!」

我還要告訴她,與其花時間去對著鏡子注視著自己身上哪個地方長的不對,傷腦筋要讓身體變成別人覺得好看的樣子,不如趕快出門去看看世界上哪個地方需要妳、能讓妳快樂。人生苦短,像張大春一樣在家看書、逗小孩也好;像龍應台看演唱會感動落淚也罷,都遠比忍痛花錢在胸前割兩刀、裝兩個鹽水袋,來的好多了!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