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來宜蘭後,有一些生活中的變動。說起來是小事,但其實想想也蠻有趣。

 

首先,週二晚間八點五分,有一件我們家的「一周大事」,

常常讓我緊張到食不下嚥、睡不安寢,那就是........

 

每天晚上八點五分,「給愛麗絲」樂聲響起,垃圾車緩悠悠的從街角轉過來,

大家就魚貫的「樓頂揪樓咖、阿爸揪阿嬤」,邁著閒散的步伐,

拎著大包小包、紅白黃各色塑膠袋,走出巷弄、站在大街邊上等待......

 

沒錯,這讓我頭痛萬分的事情,

就是-----倒垃圾!

「倒垃圾」有什麼難的?你可能覺得奇怪。

偏偏這對我來說,這還真是個天大的難題。

 

 

為什麼呢?

 

因為住在臺北多年來,我們家都是住在大型社區中,

 

垃圾都由社區清運處理,隨時可丟,從來不需要在固定時間、固定地方守候垃圾車。

 

 

 

搬來頭城之後,麻煩大了!

 

 這裡可沒有「社區清運」這回事!

 

因為週一、週四我們一下課就要去宜蘭市區,孩子上英文、我上作文課,

回到家已經晚間九點多,遠過了垃圾車收垃圾的時間。

週三垃圾車又休息,週五到週日我們要回臺北,

因此,每周只有週二,可以回家倒垃圾。

 

所以,「週二大事」----倒垃圾,在我家就成了一個令我萬分焦慮的事件!

每每煮完晚餐後,我就呈現一個「備戰家庭主婦狀態」:

先叫孩子們把三樓半共七個房間的垃圾,通通收集好、紮好,

再收拾廚房、書房的回收箱,把回收物抬出來,

最後打開冰櫃,把一個星期都冰在凍庫的「廚餘」拿出來,一家四口,每人負責拿一項:

一氣呵成,端到路邊,一次解決------丟進那兩輛黃色大車張大的嘴巴裡。

 

可是往往天不從人願。

有好幾次,週二學校要開會,或是鄰居朋友邀約、外出用餐,

那麼,整個晚上,我幾幾乎就要處於一種焦慮狀態:

眼看著台上老師(或是朋友)講個不停,我的手錶指針一直往前行,

垃圾車那渾厚的音樂,彷彿一首倒數計時的催魂曲.......

7點50!

「我要走了!」

「幹嘛?」

「回家倒垃圾!」

 

有好幾次,阿宏和我狂奔在回家路上,火速騎上摩托車,

拿著垃圾,開始大街小巷追著垃圾車跑......

那光景,簡直跟逃難沒什麼兩樣。

 

讀者可能會覺得奇怪:

沒倒垃圾,有那麼嚴重嗎?

問題是,宜蘭潮濕,果蠅很多; 透天厝裡,蟑螂更是橫行無阻。

若是沒趕上「每週大事」,那麼要不就是廚房「果蠅為患」,

要不就是回收箱東西多到滿出來,晚上就別怪小強到處亂爬。

更何況冰箱冰庫畢竟容量有限,總不能把所有的廚餘都一直冰在冰庫吧?

 

我們試過把垃圾帶回臺北、或是宜蘭市去處理,

但結果是一路「臭氣熏天」,坐在車裡的人都受不了。

所以,還是每週二乖乖的回家等待那「少女的祈禱」吧!

 

有一次,青青問我:

「媽媽,如果貝多芬知道他的名曲,被台灣人當作垃圾車音樂,他會怎麼想?」

「嗯.....我想他應該與有榮焉吧!」

「為什麼?」

「因為......大家都聽過、大家都會唱啊!」

「可是,我實在弄不懂,『垃圾車』跟『給愛麗絲』有什麼關係耶!」

呃.....這.....你考倒我了。

 

除了倒垃圾「全家一起來」之外;

搬來頭城後,孩子們因為沒有回家功課,所以也替我分擔不少家務。

 

暑假期間,有一次我回臺北上課,交代兩小在家,

要幫我把一鍋衣服洗好、晾好。

回家後,我跑上三樓陽台檢查了一下:嗯,不錯,晾得規規矩矩。而且差不多快乾了。

我高興的稱讚兩姐弟一番,隨口問青青:

「你們今天怎麼分工?」

「我洗,姊姊晾。」

「喲!你會用洗衣機喔?」

青青很得意的說:

「很簡單啊!把衣服放進去,蓋子關起來,按『標準行程』,然後再按『啟動』就好了!」

 

聽到這裡,我突然覺得有點不對勁。

「你.....有沒有放洗衣粉?」

「啊?還要放洗衣粉喔?」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