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二,我去參加一位同為「母乳協會發起人」的朋友的公祭典禮。


這是本月,第二位與我同年的朋友離癌過世,另一位是華鳳。他們都是59年次,今年41歲。


看到朋友兩個與我兒女同齡的女兒,身穿孝服,一臉稚氣,不解世事的模樣; 再看到她的先生雙眼紅腫,一臉憔悴......,我的心中不但充滿哀戚,同時間也溢滿了恐懼。


這兩天剛好在看大陸的名演員「傅彪」遺孀所寫的「印記」一書,傅彪也是42歲,正值壯年便因為肝癌而過世。


突然感到,世事無常。


誰知道病痛何時會降臨?


誰知道死亡何時會到來?


翻看他們的癌症史,不論是配合醫師換肝、化療,或是逃避西醫轉向自然療法、中醫,結果都是在發病後三年之內離世。


我被一種深深的惶恐所攫獲。


我今年四十一歲。如果以人生平均年齡八十歲來計算,我現在已經開始往生命結束的另一端走去。


但我卻毫無心理準備,準備要開始面對死亡隨時可能會到來。


看到周圍開始凋零的生命,我不禁強迫自己問自己:如果,我的生命只剩下三年,我會做何種選擇?


我又該如何替即將失去我的兒女、丈夫、親人做未來的準備?


老實說,我真的無法計畫一個完美的答案。不過,我想我很確切知道的一點就是:


我一定要很清楚的知道我還剩下多少時光,我--絕--對--要--知道--實情。


畢竟,這樣才好安排身後的一切。


首先,我一定要告訴我我深愛的家人、朋友,我有多麼愛他們。


然後,我要讓我的婆婆、丈夫,知道我的錢在哪裡、有哪些保險,這樣他們才可以無後顧之憂的住在現在的房子裡、過一樣的生活、共同照顧兒女,不用擔心經濟問題。


再則,我要多跟他們共渡快樂的時光,盡量多陪伴他們,再也不做那些無關緊要的事情。


最後,如果還有時間的話,我要告訴他們我的過往,讓我的兒女,將來沒有遺憾,沒機會多了解自己的媽媽。


(這一點,我想我做得應該還不錯--至少我一路留下了很多的日記、文章.......如果我沒有機會陪伴他們長大,至少,孩子還可以藉由媽媽的文字,看到媽媽是怎樣的一路從孩子到大人、走過青春狂飆、走過愛情婚姻、走過養兒育女.......總有一天,他們能夠體會我所體悟的點點滴滴......)


人的生命有限。一個人死了,地球不會因此停止旋轉,人類生活不會因此而改變。而我是不信神鬼之說的,一旦塵歸塵、土歸土,不論生前是多麼的發光發熱,你仍然消失於無形、再也不存在了。


那麼,到底,人的存在有什麼價值?


我認為,一個人真正的存在,是「存在於旁人的記憶裡」。


母親過世十年了。對於現在這個世界來說,她恍然如沒有存在過。誰能證明她的存在呢?


那存在的價值,就是我和父親、弟弟、妹妹。媽媽存在我們的記憶中,她的音容笑貌、她的一言一行。


她存在我們的鄰里親朋記憶中。她存在於受過她恩惠點滴的人的心目中。


那,才是真正的存在吧。


或許,我不該再害怕死亡。


只要,我真正存在過。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