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不知道是生活太繁忙,還是太平淡,每天打開部落格,彷彿有千言萬語,卻又不知該從何寫起。

整個九月,我忙著孩子開學。婆婆滯留美國未歸期間,我每天早上六點半起來做早餐、載孩子上學,回家睡個回籠覺,中午再接孩子放學、回家陪做功課、煮晚飯。我白天的錄影不多,但是每週九堂作文課仍然把我的時間佔得滿滿的。晚上做完家事、寫稿、照顧寵物,差不多也凌晨兩、三點了。跟人在中國的阿宏在skype上說說話後,幾乎也筋疲力盡。

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流逝。

中秋節前一天,我去TVBS錄影,掉了阿宏送我的G11相機。我的手機、電腦也在同一時間出狀況,因此,中秋節當天忙著補貨:一天之內買了一台相機、兩台電腦,突然發現身邊的這些「機」一下子換新,彷彿手腳不靈便一般,全部都要重新適應。

當然,生活中還是有點小小新鮮事:青青第一次當小演員拍電影、我第一次接了新節目主持、第一次憑著衛星導航開車去新竹陽光國小演講、阿宏回台度週末,全家去苗栗鹿場露營......,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好像什麼地方空空洞洞的。

015.JPG   002.JPG  

坐在車子裡聽李宗盛的歌,一遍又一遍。突然能夠領悟那種人生過了一半,但是依舊很猶豫、茫然的那種心情。

家庭、事業,先生、孩子,檢視現在的我,彷彿站在人生的峰頂。

不論從哪方面看,現在的我,其實最幸福不過:夫妻倆事業順利、家庭經濟無虞,我可以自由選擇我想要做的工作;孩子健康活潑、擁有兩家人強而有力的支援。阿宏每週回來,小別勝新婚,感情可以說是十五年來最好的時候。

但我的心底還是隱隱不安。不安什麼?其實我也說不上來。

是跟最近身邊的同齡朋友、陸續健康出狀況有關吧?

人生無常。於是,我催促自己,放下每天、每天的責任,做一些自己夢想的事。

訂了十月五號的機票,我要單飛大陸十二天。除了陪爸、阿姨參加繼弟的婚禮之外,也要一償宿願去一趟我嚮往已久的「九寨溝」。

不過,深夜,在條列好孩子的每日作息、交代注意事項的清單時,我忍不住開始反省與思索:

這個打算落跑十二天的我,究竟想找些什麼?

生命,除了一場無止盡的責任與背負,還有些什麼?


一個遙遠的夢是兒時

一串豪放的笑是年少

我從兒時走到年少

知道了

一口口的飯  一瓢瓢的水

是父親的汗  母親的淚


然後白髮我將會染上

然後皺紋將佈滿臉龐

我打年少走到年老,

也把那

一口口的飯   一瓢瓢的水,

留給我的兒   我的女


再一個月,我就四十一歲了。

我很想知道,當皺紋佈滿臉龐時,我將如何看待我的人生?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