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我去國賓飯店幫黃越綏老師走了一場慈善秀,為她即將在台南開幕的未婚媽媽庇護所籌款,義賣圍巾、披肩。http://www.wretch.cc/album/album.php?id=spef&book=8

188.JPG 

黃老師向大家介紹我時,說我是「好媳婦代表」。結果,輪到我個別義賣的時候,我乾脆順水推舟的說:「買了好媳婦手上這條披肩,祝福您的公子將來娶到一個跟我一樣好的媳婦喔!」結果,手上披肩果然順利賣出,而且賣了當天義賣晚會的第二高價--五萬元!買下我手上披肩的,正是一位氣質高雅的貴婦。

197.JPG 

後來,黃老師打電話留言,開玩笑的說這個「好媳婦代表」的名號,竟然就這樣被我拿去用啦!

 

眾所週知,我跟我婆婆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今年已經堂堂邁入第十一年。其實,我們婆媳也有過溫馨的蜜月期、辛苦的適應期、不開心的低潮期。就跟所有的夫妻、家人相處一樣,高高低低、快樂生氣,如潮水般循環著。

 

最近,有些新讀者把我過往的文章挖出來,我每每在回覆讀者留言的時候,會重讀自己的日記,然後反芻當時的情緒。其實,開始部落格的隔年,正是我自己在婚姻生活中最辛苦、最掙扎的那一年:當時,我雙肩上壓著沈重的經濟重擔,離開職場後沒有固定收入,先生又面臨中年轉業危機,孩子幼小,而我所有的事業又都在重新起步中。因此,許多文章中充滿灰色與無奈,我彷彿看到自己在重重巨浪中不斷的掙扎求生,與現實努力奮戰,以免自己滅頂。

 

現今看到,不免微微一哂。生活的苦澀酸楚,嚥下去以後,也就不存在了。

 

前幾天,有一天晚上很冷,先生來接我下課。通常我週三、週五晚上上作文課之前,都來不及吃飯。先生在車上對我說,孩子都已經睡了,婆婆晚上燉煮了一鍋麻油雞,熱在爐子上,等我回家可以吃。接著,我先生很感嘆的說了一句:

 

「能跟媽住真好。」

我點頭,完全附議。

 

真的,每當我工作到很晚、很累,回到家幾乎已經瀕臨癱瘓,走上樓看到孩子已經洗好澡、安安穩穩、香香甜甜的睡在床上,餐桌上的電磁爐上還放著一鍋熱熱的羊肉爐,或是桌上有煮好的水餃時,我都暗自慶幸,我是個幸福的媳婦。

 

早上,當我徹夜寫稿、爬不起來送小孩的時候,我婆婆會做好早餐,騎著小綿羊幫我送兩個孩子上學。下午,當我忙於工作,來不及去學校接孩子的時候,她會跟我通電話,替我接小孩回家。婆婆每天買菜、煮飯,讓我們全家有穩定的飲食,除了週末,我家孩子幾乎從不外食。

 

婆婆常協助我的家務,當我洗了衣服忘記晾,回到家時,陽台已經飄蕩著熟悉的萬國旗。婆婆是我們家的忠實管家,幫我收快遞、等修理水電的工人。婆婆是我的跑腿幫手,幫我跑銀行、跑郵局。她對我的小孩好、對我的家人好、對我的朋友也好。如果沒有我婆婆,我一定不可能像現在這樣,孩子、家庭、事業通通兼顧,她真的功不可沒。

 

而我這「好媳婦」究竟做了些什麼呢?其實,我做的並不多。我所做的,只不過是她要去看病時,順道幫她在電腦裡預先掛個號。我所做的,只是天冷替自己買新被子時,也順道買一份她的。我所做的,不過是去大賣場時,順道幫她帶些日用品回家。我所做的,頂多就是盡我所能的給她足夠的家用,或是聽到她要出國時,幫她出一點兒旅費。

 

我們婆媳也都會做一些彼此不太喜歡的事。比方說,我不喜歡她抽煙、喝酒、看太多電視,時常板著臉念她。她也不喜歡我們把她一個人撇在家,自己跑出去玩兒。我不喜歡她講話大聲、怪力亂神,她也不喜歡我不說一聲就不回家吃飯。

 

我們要彼此忍耐的事情也很多。我常得忍耐她每天講五百遍的往事或笑話;她也得忍耐我每天古怪的夜貓子習性。我得忍耐她粗線條的家事處理、她也常得忍耐我老是忘記隨手關燈。

 

我們要互相配合的事更多:我得常請她配合我給孩子的規定、幫忙貫徹我對老公的懲罰;她也要請我配合著出席一些家族聚會、定期露臉給面子。

 

十年一晃而過。

 

我究竟是不是個好媳婦?還是因為我婆婆是個好婆婆?那一點兒也不重要了。因為,我們是為同一個家庭付出的,兩個女人。

Img5287.jpg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