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從上週四中午開始發高燒。因為之前姊姊感冒,因此我想是姊姊傳染,不以為意。家裡現成的退燒藥餵他吃了一些,他燒燒、退退,卻也沒有其他症狀。

 

週五我一整天都有工作,只好請朋友幫忙照顧了一天。晚上他發燒加劇,但是週六我有無法取消的行程,只好讓他戴著口罩跟著我。直到下午得空,趕緊衝去診所,醫生交代,如果當晚再無法退燒,隔天就要轉診大醫院。拿了藥,跟三個小孩(一個是主婦的)開開心心的一起去吃了頓大餐,他看起來精神還好。但晚上越燒越厲害,退燒藥已經完全無效。

 

週日早上,我送姊姊去小鐵人夏令營之後,便回來照顧青青。眼見他一直高燒不退,我決定帶他去大醫院掛號。到了醫院,他已經全身乏力、攤在門診門口,無法坐直。我狼狽的跑上跑下、照完x光片、做完快篩,醫師診斷為B型流感併發肺炎(奇怪,幾個小孩一起生病,為什麼輪到他,就變得特別嚴重?)開了「克流感」:


「通常吃三天就會見效。妳看看狀況:如果精神很差、全身疼痛、神智不清,就趕快回來住院。」

 

我回頭望望癱在門口的他,苦笑著說:

「他現在不就是這樣了嗎?」

 

沒想到辦住院時一波三折,因為唯一的兩人房隔壁床是腸病毒患者,剩下的唯一選擇就是自費一晚六千六的單人房。我正打算打道回府時,還好醫生想到負壓病房空著,便囑咐我們先住進去,改天再轉房。

 

安頓好了(姊姊交給主婦帶去新竹)之後,我在醫院附近的書局門口挑了半天,終於排除ㄅㄆㄇ、ABC、加減乘除的買到了一本「上人」出的「綜合知能」練習,另外買了蠟筆、剪刀、色紙,加上和櫃檯借得的故事書,準備和青青奮戰接下來的三天。

星期日、星期一,青青一直處於高燒四十度以上的情形,算算已經連續高燒五天了。他的臉部微血管因為體溫高,出現紅色斑點,十分明顯;眼睛也因為點滴而浮腫,整個人更顯瘦了一圈,看起來格外令人心疼。

 

不過,他自己倒是挺開心,原因一:醫院有有線電視,卡通台可以「看到飽」。原因二:討厭的姊姊走了,媽媽二十四小時陪在旁邊。而且,果然不出我所料,青青極愛那本我選的綜合智能本。


「媽媽,你陪我走迷宮。」

「媽媽,你猜這題連到99的是什麼東西?」

「媽媽,你講這個故事。」

「媽媽,我們來畫畫。」

 

於是,老媽十八般武藝輪番上陣:除了因為打點滴的小手沒辦法玩「變橡皮筋」之外,我們走了迷宮、也連了數字;做了邏輯推理、也做了空間練習。我們不但講了灰姑娘與天鵝王子,也一起坐在病床上畫下了窗外天空夕陽的雲彩。我們還用色紙折了球,做了一個「東南西北恰北北」。

 

因為住院臨時,我沒帶電腦、衣物,也沒帶要批改的作文,只有包包裡一本看到一半的小說--「小心輕放」(台灣商務出版社)。夜裡看著那個照顧著「成骨不全症」(玻璃娃娃)女兒的媽媽,冒著眾叛親離、婚姻危機的風險,卻執意狠下心腸控告最好的朋友,只希望為女兒贏得後半輩子生活費用的賠償,感覺到一種無言的靈犀竄過胸膛。

 

闔起書,俯視兒子蒼白的小臉、握著他因為高燒而冰涼的小手,我不禁在他住院的夜裡默默感謝上蒼:謝謝你給我一個健康的孩子--即使他有點小病痛,也是我的福份--比起許許多多的母親,我已足夠幸福。

 

喔!對了,雖然此篇原本我下的標題是--「禍不單行」--寫到這裡卻渾不覺得「青青住院」是一樁「禍事」--但還是不得不提一下另一樁真正的「禍事」---那就是,就在青青出院的這個下午,我的錢包被扒走了!

 

這樁「禍事」雖然損失不算太大(幸好前幾分鐘我才剛好將一筆現金移出錢包,所以損失最大的是那個粉貴的錢包~),但卻帶給我相當的麻煩:身分證、駕照、健保卡三張、信用卡九張、提款卡兩張......花了我一個晚上全部掛失,預計明天又得花一整天去重新辦理,還不知道會不會影響我下週搭飛機去台東?唉!真是~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