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末,有些中部的露營隊友北上來內湖碧山巖露營,因為離我們家很近,於是我們下午便跑去探班,大人們大啖美食,孩子們則在碧山巖上的運動公園裡面玩得個興高采烈。

 

一直玩到日落西山,女兒率領大孩子們爬上繩梯看夜景,小傢伙們則在露營場內踢球。忽然,青青的青梅竹馬雯雯說要上大號,她媽正在忙著串雞翅,沒空理她;偏偏廁所又很遠,要走上大約五、六分鐘的林間步道。於是,我便順手招來青青,叫他陪雯雯一起去上廁所。

 

過了一會兒,兩小回來了。雯雯拉拉我:「安安阿姨,青青跟淯兒在打架!」

 

我正跟小樺、秋萍聊天聊個起勁,回頭看了一眼,沒看到人,就沒理她,繼續聊天。過了一會兒,聽到旁邊有人起鬨:「ㄟ!這兩個真的在打架耶!是因為搶女朋友嗎?」

 

我再度回頭,這才注意到,青青與淯兒站在我斜後方,兩個人雙手插腰、嘴巴裡一面互相謾罵、一面用兇狠的斜眼瞪視著對方:

「我砍你的頭喔!」

「我挖出你的心臟喔!」

「我打你喔!」

「來啊!來啊!你打啊!」

「再來打啊!誰怕誰啊?」

我家青青最近竄高很多,比之前PG的玩伴淯兒高了將近一個頭。我看到他皺著眉頭、憤恨的眼神像刀刃一樣的瞪著淯兒,覺得很驚訝,因為青青算是一個謹慎的孩子,在外面很少動怒、也很少動手。因此,我便彎下身,插入兩人之間,想要問問緣由。

蹲下一看,我吃了一驚,青青的左臉頰上,竟有一個小指甲大的傷口,正在留血!

於是我問:

「怎麼回事?為什麼打架?」

 

兩個人還是恨恨的看著對方,都不肯回答。

 

我只好轉身問旁邊的雯雯。雯雯說:

「我也不知道。我們一起去上廁所,碰到淯兒,就三個人一起去。然後他們在路上就打起來了!」

 

我問不出個所以然,只好提高聲調,以略微嚴厲的口吻問:

「趕快告訴我,是怎麼回事?誰先動手的?」

淯兒看我兇起來了,於是回答:

「是他打我的!」

於是我問青青:

「是你先動手的嗎?」

結果,他看都不看我一眼:

「你不要管我!不要問!」

 

ㄟ!我立刻聽出這話中大有玄機。通常,小孩如果遇到對方理虧,早就大聲告狀或哀嚎,把受欺侮的來隴去脈說清楚了!

 

除非,是他自己理虧。照我們家小孩不太說謊的情況,會說出「不要管、不要問」,那就是大有問題。

 

我猜,青青一定是用言語挑釁別人,所以遭到了反擊。

 

於是,我跟走過來看狀況的淯兒爸爸搖搖手,說:

「先不用罵(淯兒)。」

於是,我們分別帶開小孩,我給青青擦了點藥。剛好,時間也晚了,於是我們就驅車回家了。在路上,我又問了一次,青青還是堅持不說究竟是為什麼起衝突。然後,他就睡著了。


隔天早上起來,我帶姊姊去足球比賽。中午回到家,青青和爸爸才剛睡醒。我給他買了他喜歡吃的親子井,一起坐在餐桌前吃午餐。

 

我看他心情不錯,於是又問他昨天同樣的問題:

「你可以告訴我,你昨天到底講了什麼,才打起來的?」

青青遲疑了一下:「好。我告訴你。可是你不要告訴別人。(指的是昨天在場看到的人。)包括姊姊!」

 

「好。」

於是,他貼在我耳朵邊,輕輕的講出了那一句我們都百思不得其解的謎底:

「我說.......『我們來打架吧!』」


剎那間,我有一種想張口哈哈大笑的衝動,不過,我還是忍住了!他這樣一說,我立刻瞭解了事情的全貌。

 

原來,青青在「媽媽PLAY」常常跟禹安等一些小男生玩「假打架」的遊戲,雙方就是用雙手一輪猛攻,開玩笑的抱在一起翻滾,這就是所謂的「打架」。

 

青青看到好久不見的淯兒,也一樣的想邀他玩打架的遊戲。但淯兒是家裡有三兄弟的老二,平常打架可是「訓練有素」的,一出手就是「PRO」級的,於是,在青青一這麼說完、緊接著揮出一拳時,淯兒就反擊了!他雙手用力往青青臉上一抓,青青的臉就掛彩了!被抓傷的他又驚、又怒,立刻意識到對方是真打、不是假打,這下他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停下來、怒視對方,兩人就開始你一言、我一語的開始撂狠話!

 

但是,當我問他是誰先動手、說了些什麼時,青青因為是挑釁的一方,所以完全站不住腳,於是,他只好選擇叫我不要問,什麼都不說。

 

當然,我必須趁機教導他:

「你如果要玩打架遊戲,應該要先聲明:『我們來玩打架遊戲吧!』而不是說『我們來打架吧!』你的話造成別人的誤會,那就怪不得別人了!」

青青沒說話。

「另外,你別看輕比你小個子的對手!現在可吃到苦頭了吧?」

他很尷尬的打我表示抗議。

 

今天早上去學校,剛好想到這是一個很好討論的範例,於是就敘述了一遍,拿來問若干個喜歡打來打去的中年級男生:

「你們覺得,這種情形,誰有錯?」

沒想到,這些特愛打架的孩子,竟都眾口一致,很理智的說:「兩個都有錯!」

「為什麼?」

 

「因為先說『來打架』的人固然不對,但是出手的那一個也不能因為別人一句話,就下手了啊!難道,人家叫你來殺人,你也殺人嗎?」

 

耶!說得好!

 

「是啊!所以抓傷我兒子的那個小朋友,媽媽也罰他,今天開始一個星期都不能看卡通了!」

我回答。

 

PS:青青和淯兒,隔天晚上再度碰面時,很快的就恢復了邦交----互相搔搔癢之後,就和好了!

 

至於我的感想呢?

 

唉!我是越來越同情那三個兒子的媽了!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