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上個星期,突然心血來潮,把週四晚上作文班的小朋友全都載回我家看電影。(這時候才覺得新買的投影機真的太好用了,投在牆壁上,跟去電影院看電影沒兩樣!)本來想要放「天堂的孩子」(我最喜歡的小孩電影之一)給他們看,結果我家片子不知道給誰借走了沒還,一下找不到,只好去租了另一片「天堂赤子心」給他們看。


這部伊朗片的劇情十分之簡單,就是一個小女孩買了一隻小雞,結果不慎被鄰居大哥哥搶去粗暴的玩弄,跌斷了大腿骨。小女孩一心想救治她心愛的小雞,到處找人治病,不論爸爸媽媽如何勸說、要買一隻新的小雞給她,她都不為所動。最後,終於找到一個獸醫系的學生,可以治她的小雞,只可惜這個學生有心理疾病,於是疼愛她的爺爺每天背著她去拜訪療養院裡的「小雞醫生」,直到他醒來.....


電影演到一半,當疼愛小女孩的爺爺,下決心掏出存了許久、要去麥加朝聖的旅費出來,打算贊助小女孩去找獸醫診所治療小雞的斷腿時,我作文班的小朋友竟都緊張的發出驚叫:「不行啦!不可以!那是爺爺的朝聖錢耶!」


我當下十分驚訝。照我的邏輯推斷,孩子們看到爺爺竟然肯掏出錢來治療可憐的小雞,應該大家會鬆一口氣:「站不起來的小雞終於有救了!」才對,不是嗎?怎麼每個小孩都覺得爺爺的錢,比小雞的腿重要呢?


上星期上課時,我跟他們討論這個問題。我先問他們:「你們覺得小雞的斷腿和爺爺朝聖錢,哪一個重要?」班上絕大多數的小孩,都舉手贊成「爺爺的朝聖錢」比較重要。


於是,我不死心的再問:「可是爺爺要朝聖的旅費,再賺就有了!小雞的腿如果沒有治療,一輩子不要說飛了,連站都站不起來喔!這樣,朝聖的錢,跟小雞的腿,哪個比較重要呢?」經過我的比較,有幾個孩子略有鬆動,改舉「小雞的腿比較重要」。


最後,我乾脆換了一個問題:「那假如今天是妳的腿斷了,你覺得爺爺該不該拿錢出來替你治腿呢?」


這下全部的小孩都舉手了。


我看了看這些被大人的價值觀提早影響的現代孩子:「那麼,你們的意思就是,你的生命,比小雞的生命要來得重要囉?」


小朋友突然間發現我預設問題的陷阱,於是都不好意思的笑了:「沒有啦!都很重要!」


我接著問孩子,為什麼小女孩不肯接受新的小雞,執意要治好那隻跌斷腿的小雞?都一樣是小雞,為什麼那一隻跟這一隻不同呢?這時四年級的博翔很快的答出了答案:「因為,生命不可以替代。」


是啊!生命不可以替代。可是,人往往只看得見自己的生命,而無視於這世界上的其他生命。


這一點,我很感謝土匪老師。女兒參加涂大芳的「自然體驗營」整整兩年,我覺得彌足珍貴的,不是她認得了多少種昆蟲、辨別得出多少種植物,而是土匪老師總是苦口婆心的教導他們,珍視自然界中的每一隻動物、每一株植物。之前每次上課,看到土匪花很多時間釐清孩子們的糾紛、爭執,排解他們的情緒、釋放他們的壓抑,教導他們要尊重別人、愛護環境,有時候不免覺得土匪這個大男人怎麼婆婆媽媽、囉囉嗦嗦的,一天到晚愛講大道理,讓孩子們少玩了很多時間。不過,兩年、60多堂課下來,我發現,土匪的潛移默化真是不可小覷:女兒、兒子在野外撿拾花木,一定先以掉落在地上的為主,即便很想摘花,也會先觀察一下花朵植物的數量多不多?或是問大人可不可以採?凡是去野外捕獲的昆蟲、動物,觀賞過後一定放掉,而且會依照土匪的教誨放回原來生長的地方,絕對不會有虐殺動物的行為出現。


而且,女兒是看完「天堂赤子心」之後,唯一一個舉手認為,「小雞的斷腿」比「爺爺朝聖」來得重要的小孩。


前兩天,我們又出門露營。營地裡很多青蛙,調皮的大男孩們用石頭砸死了青蛙,還回來說嘴,被我嚴厲的斥責。男孩子們辯說,他們是要捉青蛙的時候,不小心弄死牠的。我立刻想到前一天,土匪教導小孩時,告訴他們實驗室裡有同學在討論報告,用開玩笑的口吻說自己「斬首」了一隻馬陸,讓他聽了心裡很不舒服的故事。於是,我告訴小孩們,不小心弄死了動物,不但應該好好埋葬牠,還要鄭重向他道歉。


我想起上週五,自然課的小朋友在土匪的帶領下,在天母古道上埋葬了一隻乾枯的馬陸,並為它插上了樹枝做記號的情形。看孩子們慎重其事的埋葬馬陸的當時,我並不以為意,只覺得土匪又再跟孩子們說大道理、跟他們玩「小題大作」的遊戲。但是,當前天我看到營地裡大男生們詳細的述說他們怎麼弄死一隻青蛙,卻絲毫不覺自己殘忍的時候,我突然領悟,我之前實在是小看了土匪老師花費這麼多時間,教導孩子們的這個重要課題-----也是我們一直忽略、也常常不自覺的:尊重生命。


這是一個「生命教育」的課題。


當我們看到新聞上,冷血的十九歲少年將女孩的咽喉割斷,讓她流血致死,還泰然自若;當我們看到清大研究生因為用王水毀屍滅跡,而服刑多年,毀掉自己也毀掉別人;當我們看到一個前途璀璨的高智商少年從高樓上一躍而下,只是因為月考考壞了,不知道生命還有什麼意義存在;當我們看到這個社會有越來越多殺父母、殺婆婆、殺老公、殺孩子.....等等匪夷所思的社會案件時,全都只是因為一個原因:不珍視自己的生命、也不尊重別人的生命。


「生命教育」是一種對自然的享受,也是一種對自然的敬畏。「生命教育」是尊重地球上所有的生命,也讓所有生命擁有自由。「生命教育」包括追尋自己生命的意義,以及延續下一代的生命。「生命教育」包含了跟其他物種的和平相處、互相保護。


一隻馬陸,是一條生命,一條蛇,也是一條生命。不論你是不是自認高人一等,一個人就只有一條命,跟一隻螞蟻、一隻蟑螂是一樣的。或許我們都該反省,我們是否教會孩子,尊重別人的生命。因為,唯有尊重別人生命的人,也才會珍視自己的生命。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