錄教育廣播電台,穿越植物園,回到泉州街,總是令我跌入回憶的長廊。

  

已經荒蕪的建中教職員宿舍,以前是我外婆的家。我在這裏出生,到七歲才搬到桃園去。

  

 

小學三年級,媽媽在附近買房子,我們搬回來;小學六年級媽媽搬回桃園,把我單獨留在外婆家。

年復一年,我穿過植物園的荷花池去上學,白鬍子張杰的畫紙旁總是圍著人群;逢年過節啃著劉仲記的瓜子綠豆糕,我最愛在牯嶺街舊書攤之間穿梭。

高中,穿著白衣黑裙低頭斂目的我,每天要從如潮水般湧出的建中男生中走過;紅瓦磚牆旁的麵攤伴隨著的是口哨與情書。

南昌街的MTV中,察泰萊夫人的情人是黑白青春中的色彩;和平西路的蔡萬興裡,大個頭的菜肉餛飩是媽媽難得偷閒的笑容。

如今,外婆、我娘和白衣黑裙的妳都已經回到天上,傾頹的院落只剩荒煙蔓草。一地散落的青春年少啊!欲說還休,只道天涼好個秋。

創作者介紹

陳安儀的筆下人生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