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線上班 七年級 陳安筠

     在一個疫情肆虐的春天,學校決定以錄影的方式代替運動會的現場表演。我 們七年級的表演項目是跳舞當同學們興奮的排好隊伍時,音樂就開始了。大家 都跳得很精采,我也認為我自己跳得很賣力,對那天的表現相當滿意。 

     回到家後,媽媽將手機打開,點進學校的網站,開始觀賞這場表演。她一邊 觀看影片,一邊嫌棄地評論我們的舞姿。「她是你們班最會跳的?也沒有跳得多 好看!」「他跳得好好笑喔!」當鏡頭轉向我時,媽媽用批評的語氣說:「妳在家跳的時 候動作比較大,比較好看!」這時,我滿腔怒火,再也忍不住了,怒氣沖沖的反擊說:「妳為什麼要隨便評斷別人啊 ?他們都已經很努力了!」「而且,我從來沒有在家裡跳過這部分的舞,那你怎麼看到 我在家裡跳舞?」媽媽被怒髮衝冠的我嚇了一跳,聲音也跟著高八度:「我只是敘述我 的想法而已。」但我卻不理會她的解釋:「妳就是這樣,總以為自己最厲害,什麼 都會!」媽媽似乎是被我的話語給刺傷了,她突然安靜下來,低頭不語,默默的走回房 間。這時,氣氛一片肅殺,看著媽媽的背影,我不禁後悔講出了這段傷人的話。 

我不應該對自己的媽媽說出這麼惡劣的話,也不應該因為幾句批評的話而跟她頂嘴 。而且,我大可不必講出這麼光銳難聽的指責,畢竟媽媽沒有惡意,我應該心平氣和 的跟她解釋大家都很盡力,我不希望她批評我們,畢竟台下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她 不知道我們背後的辛苦。我想跟媽媽說聲抱歉,跟她說,我做錯了。 

那一天的晚餐時間,沒有人講話,闃寂無聲,空氣中呈現死寂的狀態。我不禁脫口 而出,說:「對不起,我不應該跟妳頂嘴,可是因為我們真的練習了很久,我不希望 妳這樣評論我們,所以我才會這樣對你講這麼兇狠的話,對不起」「對不起啦!我下一 次不會再隨便動怒了啦!」經過多次道歉後,媽媽終於原諒我了,但同時,也讓我簽了 「動怒條約」只要我一生氣,就要交給媽媽一千元的現金,讓我不再隨便大動肝火。

  從這次的認錯,我體會到說好話的重要,也知道要對自己說的話負責。像是最近耳 熟能詳的奧斯卡頒獎典禮事件,那位主持人不應該隨便取笑別人,才不會導致自己被賞一巴掌。我也體會到「好話一句三冬暖,惡語傷人六月寒」這 句話的意義。就算很生氣,還是不應該口出惡言,傷害自己在乎的人。那一次,我做 錯了。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