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Scan2.jpg  LastScan.jpg

昨天早上起床,對著鏡子整理儀容。換上一件帽T,覺得長髮凌亂,想要綁兩個麻花辮子,裝裝可愛。

綁好麻花辮,對鏡一瞧,咦,怎麼腦後閃著一根白頭髮?當下急著出門,沒時間予以理會。

 

今早被電話提早叫起床,多了一點兒時間,於是站在鏡子前面,想要找出昨天那根破壞我「裝可愛」的「元兇」。我湊近鏡子,將長髮向上撩撥,讓髮絲從指縫中漏下。

 

赫!白光閃閃!

 

這是怎麼回事?「兇手」可不止一根!

 

我剎時垂下手,凝視著鏡中自己的容顏,一時間,竟不敢伸手撥弄頭髮。

 

天啊!我還不想「高堂明鏡悲白髮」!也並不想「朝如青絲暮成雪」!

 

那一刻,寂寞頓生。

 

我望著鏡子好一會兒,不敢面對自己竟多了這許多白髮的事實!

 

這一頭黑髮呵,濃密烏黑,是媽媽遺傳給我的禮物。從小,一頭密如瀑布的頭髮,曾為我贏得許多羨慕的眼光及愛戀。小學時,老師曾經放下我的長髮,對著同學解釋「頭髮比喻成瀑布」的源由。戀愛時,男友都喜歡我解開辮子,放下一頭長髮。因此,我一直留著一頭過腰的直長髮。在民生報工作的時後,一個報社的老先生,很喜歡我的長髮,每次我去餐廳吃飯碰見他,他都要伸手摸摸我的頭髮,叮嚀我:「千萬不要剪短喔!」(雖然「美女不提當年水」,但好歹也有14年前的照片為證啦!)

 

結婚時,髮型師看到我髮量超多的頭髮,建議我剪短:「不然結婚時不好做造型。」於是我剪下了蓄留多年的長髮,送給髮廊的實習生染色、燙頭髮練習用。

 

婚後,我的頭髮又慢慢蓄長,生孩子前,又一度過腰。眼看產後為了坐月子方便,勢必得剪短,於是,我在生產前去燙了個浪漫大波浪,拍下大肚紀念照後,狠心剪成赫本頭。

 

之後,我就再也沒有留回過腰的長髮了。

 

當記者時,曾經有個算命師,叫我最好不要留長頭髮,他說:「長髮是多情絲。妳的感情路本來就複雜,再留長髮對妳沒有好處。」

 

說來好像也有點道理。短髮之後,桃花少很多,俐落之外,洗頭也省了很多麻煩。於是,前些年一直都維持中長髮,只是常常懶得進理髮院,所以漸漸又髮長過肩了。只是快要四十歲的女人了,已不再適合直長髮型,因此打了層次,偶爾也染一點顏色,上節目時好做造型。

 

女兒遺傳到我,一頭頭髮濃密烏黑,綁一個麻花辮垂在腦後,又黑又粗,經常引人驚嘆。她的頭髮生下來到現在,只修剪過一次!只是頭髮長長、身材也不斷攀高,所以長度一直停留在腰部左右。

 

我有一次到她學校去,一個隔壁班的小女孩,看見我牽著女兒,立刻飛奔去找她媽媽來看:「媽,你看,這就是那個長頭髮女生的媽媽!」言下之意是,妳看,竟然有人的媽媽願意讓女兒留這麼長的長頭髮!這倒也是每個媽媽的疑問:「洗頭、吹頭髮要花很久的功夫吧?整理起來很麻煩吧?」坦白說,我倒是不覺得長頭髮麻煩。女兒的頭髮很漂亮,她自己也很喜歡,所以就由她去。她每週洗一次頭大約花30分鐘,每天紮辮子大約只花三分鐘,只是,全家人只有我會梳辮子,所以我再怎麼晚睡,早上一定得起來一次,親自給她梳頭。


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我深深吸了一口氣,下定決心,面對自己的白頭髮。我一根一根的將白髮找出來鉸斷,不到十分鐘,竟鉸下十數根的白髮。看著如白線般、略帶半透明的髮絲,我安慰自己:「家務、工作,蠟燭兩頭燒,白髮也是應該有啦!」但是心裡的某一個角落卻不平喊冤:「才不滿四十歲呢!怎會有這許多白髮?」

 

我不禁想到,當年,媽媽也曾經叫我們為她挑出白頭髮,找到一根、獎賞一元。後來,白髮日漸增多,我每次想要為她拔掉,她都笑著拒絕:「拔什麼?滿頭都白了。」

 

沒想到,轉眼間,我也已經到讓孩子拔白髮的年齡了。

 

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