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的圍棋課

昨天,是我滿38歲生日。藉生日之便,幾個女人決定帶著小孩,一起去狂吃一頓燒肉。五個家庭,一共有八個小孩,因為剛踢完足球肚子很餓,因此孩子們在吃飯的前半場表現良好,個個據案大嚼。等到「飲」足、飯飽,慢慢孩子們就躁動起來,開始跑進跑出、不安分了。

 

然而,大人們邊吃邊聊,欲罷不能。因此孩子們開始自己找樂子。首先,他們跑到廁所去玩衛生紙,經大人制止後,幾雙小眼睛就在店內轉來轉去。不一會兒,突然安靜了下來。回頭一看,孩子們在另一桌玩起遊戲來了。原來,這家自助燒肉店,瓶裝飲料是自取的,因此飲料櫃旁邊的小垃圾桶裡,聚集了小半桶的汽水瓶蓋。孩子們取了一堆瓶蓋圍成一桌,不知道在玩什麼。反正,沒人吵就好,我們幾個女人就安心的繼續天南地北的聊天。

 

回到家,我一邊跟孩子洗澡,一面順口問:「你們剛剛用瓶蓋在玩什麼啊?」

 

女兒說:「媽媽,弟弟用瓶蓋教大家下棋。」

 

用瓶蓋下棋?嘩!真神奇!

 

「可是沒有棋盤,怎麼下?」

 

青青一邊淋浴,一邊用他一貫慢吞吞的語調說:「就是把瓶蓋翻過來,然後大家輪流翻啊,翻到金色的啤酒瓶蓋就是那個最大的;可樂的瓶蓋是小兵、雪碧的是那個車.....我教他們哪個可以吃哪個。這樣不用棋盤啊!」

 

姊姊在一旁補充:「對啊,是弟弟想到的。後來我們又用瓶蓋下五子棋。」

 

我聽了不禁啞然失笑。一個不到五歲的小人兒,竟然可以帶頭教七個從八歲到三歲不等的孩子,大大小小一起用汽水瓶蓋玩「暗棋」!還挺有創意的!

 

青青喜歡有「規則性」的遊戲。比方說,他喜歡把東西由大到小排排站,或是玩拼圖、下棋。每次去外公家,婆婆(我繼母)教青青跟姊姊一起下西洋棋,姊姊很沒耐心,一下子就跑開了,但是青青可以一玩玩很久。所以,他阿姨有時候也會教他玩象棋。

 

今年九月,我去教作文課,聽到我教書的那個社區在招小朋友上圍棋課,於是我就帶著青青去試試看。上課的老師是個溫文儒雅的中年男子,不過對孩子的要求頗嚴謹。第一堂課,就講了上課的規矩:「講話前要舉手。要抬頭挺胸坐好。不能亂動。」當天,就有幾個小男生因為坐不住,搖來晃去或是製造噪音,被老師罰站。在一群大班、小一生中,又矮又小的青青顯得特別怯懦,他的下巴頦兒才剛好高過課桌,一張小臉兒透著緊張,兩個黑眼珠死盯著黑板,整堂課靜靜的一動也不敢動。

 

老師接著開始講圍棋的基本禮儀,什麼:鞠躬、猜子、單數偶數、黑棋先下......我看他糊里糊塗的,數字還不會寫,老師問話也不會回答。我心想,四歲上圍棋課,大概是太小了。而且,圍棋課實在不是一個有趣的課,對那麼小的孩子來說,應該是太枯燥了。

 

下了課,我問他:「你想上嗎?」沒想到,他竟然點頭。「好玩嗎?」「好玩。」我心想,好吧,那就試試看吧,反正不行就隨時退出好了。


不料,上到現在,三個多月了,十個小孩只剩下了六個。青青是其中年紀最小的。但他還挺喜歡上圍棋課,老師也讚他很有定力。我不擅弈,對棋戲沒什麼興趣,象棋只會下下半盤的暗棋,圍棋、西洋棋一竅不通。所以第二堂課起,我就請老爸幫忙,每週開車載他們祖孫倆一起去上圍棋課。老爸是個盡職的好外公,回家來陪著青青做作業、練習下棋,還替他在棋盤上劃上了ABCD,幫助他學英文字母、認位置、寫數字,以跟上老師的進度。青青每次跟阿公一起上課回來,總很熱心的向我解釋什麼「反撲」、「征子」、「虎口」、「氣」......,說得頭頭是道。做作業時,他很認真的拿著一支鉛筆,在題目上仔細畫斜線,遇到要寫數字的時候,就請大人幫忙,倒也樂在其中。

 

偶爾,外公不能去,我陪他去上課,看他們下棋,總覺得十分有趣。兩個小不點兒有模有樣的互相鞠個躬,然後拿黑棋的人抓一小把,讓持白棋的人「猜子」,小小人兒分不清單、雙,就按照老師教的,把棋子兩兩排隊,多出一顆的就是單數,成雙成對的就是偶數。猜對的人持黑子,就開始下將起來。看著他們支頤沈思,一副小老頭的樣子,就覺得很想笑。

 

台上老師在上課,台下媽媽們也沒閒著,老師一出題:「這裡有幾個虎口?」媽媽們就壓低嗓門互相詢問:「是8個吧?」「咦,我怎麼只看到5個?」久而久之,題目越來越難,看著黑板大棋盤上一堆的白子、黑子,往往把得我搞得頭發昏,不禁對我兒子那小小的腦袋充滿了敬意。

 

圍棋老師說,下棋下得好的孩子,通常數學都很不錯,因為下棋跟邏輯能力很有關係。我倒沒有想過要藉由下棋培養孩子什麼能力,只不過,琴、棋、書、畫,都跟藝術脫不了關係,我喜歡孩子培養一點藝術的休閒嗜好。


我只盼望,姊姊習琴,未來一個人離家在外、壓力大時,可以藉琴音抒困解憂;那麼弟弟呢,當他煩悶不樂時,也可以悠然捻子,陶然忘機。那也是做母親的一種安心吧!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