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住著許多小動物。我喜歡這些小小的小動物,因為牠們既不用我定時餵食,也不需我伺候清理穢物,還常常帶給我許多驚喜。

壁虎「家家」-------跟貓狗常用毛色命名不同,我家的「小寵物」多半都以「叫聲」命名------因為牠們通常神龍見首不見尾,要看清楚長相是俏麗還是冶豔,實在有一點難度。所以,只好以其聲喚之。

 

「家家」的窩在客廳百葉窗簾靠右邊的那一扇。白天,牠躲在窗簾夾縫裡休憩,一到半夜我寫稿、或是看電視連續劇的時候,牠就會先突然間發出巨大的鳴叫:「家----家! 家! 家!」彷彿皇帝出巡前,左右先高聲宣告牠即將駕臨。然後不一會兒,便會頭上腳下的悠悠然從窗簾裡現身,沿著玻璃窗輕手輕腳的爬下來。不時,會突然煞車,之後再邁開細碎的腳步,似乎在用那雙轉動的褐色小眼睛窺探我的動靜。時間久了,牠發現這個人類總是安坐在那兒動也不動,於是便放心大膽的倒趴在玻璃窗上,伺機而動,捕食蚊蟲。

 

為了讓家家安居樂業,我不讓孩子們拉右邊的那扇百葉窗簾。我想像著裡面有著一個壁虎小屋,住著跟我們一樣的一家人。深夜時分,牠是我最好的伴侶,我打稿子「喀喀喀」,他唱情歌「家家家」,一人一「虎」,相看兩不厭。

 

有一回,外甥來我家,吵著要我叫「家家」出來。這可真是個難題了!這隻「寵物」雖然已經住在我家將近一年了,但可還真不容得我使喚!那天晚上,不知是害羞怕見生人還是怎的,竟就這樣神秘失了蹤,等了大半夜,也沒見牠的芳蹤。

 

最近,家家添丁了!雖然我始終沒見著牠的另一半,也不太確定倒底是他還是她?但是好些調皮搗蛋的小傢伙,已經忍不住出來歡喜見客。這些不到一公分、身體半透明的迷你版「家家」,在家裡四處亂竄。有時候會在樓梯間發現牠們的蹤影,有時會倏忽從牆角溜到床下。我總是嚇一跳之後,很小心的踏下步伐,以免我的巨掌害他們一命嗚呼。

 

青青回家來,驚訝的說:「媽媽,我們家有一窩剛生的小壁虎!好小喔!我看到好幾隻!」

我微笑:「牠們最近幾天已經長大許多囉!剛生出來的時候才叫小,跟我的指甲蓋兒差不了多少!」

這窩不請自來的小客人,在我家安身立命,倒也自在快活!

 

第二隻登場的小動物,跟壁虎「家家」住的不遠。只是一在窗裡,一在窗外,兩人隔了一道玻璃窗,不知相看是兩厭還是兩歡?

 

這隻小傢伙把四肢和肚子都緊貼在玻璃窗上,半透明的身體像坨黏膠似的,腳上有四個小小圓圓的吸盤。吸盤之間的蹼薄如蟬翼,骨骼都看得ㄧ清二楚!肚皮上的斑紋若隱若現,精雕細琢的好似一隻新雕玉蛙,放在故宮展覽似的惹人愛憐。

這隻小蛙我不知其名,春夏潮濕的午後陣雨才現芳蹤。有時候安靜的在茂密的櫻花葉下躲雨,有時候趴在亮著燈光的窗邊,牠規律而快速的鼓動下頷,準備捕食被光線引來的蚊蟲,一待就是大半天。

 

我側耳傾聽,未聞其聲,不知是聲音太小,還是頻率不同,總之牠總是安靜的屈居角落,低調的像個小小隱者,因之我姑且喚之「默默」。相對於發出狗叫聲嚇人的赤蛙,或是叫聲響亮的鳥蛙,「默默」的低存在感,實在是最好的保護色。

 

有一日,我抱著小外甥,在樹上巡蝸牛的時候,與牠再度巧遇。我輕輕掀起樹葉,與牠小小半垂的眼睛,四目相對。牠懶洋洋的瞪著我,一副憊賴樣。我一時童心大起,伸出手掌,猛地往前一捉,牠立刻如彈簧般靈巧的騰空而起,幾個起落便不知去向了。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