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回來興高采烈的說她作文拿了全班最高分。我問她寫什麼題目?她說:「談台灣的一事。」

「我同學不是寫《夜市》就是寫《美食》,全班只有我寫《台灣的教育》。老師說如果寫《夜市》應該要有正反兩面;不過我寫教育,從頭到尾都在批評,老師卻說我罵得真好,給我95分。」她洋洋得意。

無獨有偶的是上週日兒子去上寫作課,老師下課後打給我,說班上有一個孩子在上週作文中批評台灣國中教育無聊至極、扼殺學生的好奇心(作文題目是「談好奇心」),結果我兒子下課後刻意等那位同學,說想跟他談談。

老師覺得很好奇,就偷偷聽了一下兩個人的對話,結果聽到我家兒子建議那位同學去參觀「雜學校」展覽,說那裡有很多不一樣的教育方式。老師覺得他很有趣,特別打電話跟我講。

我邊聽邊微笑了。

說不上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心中有一絲欣慰、一絲感慨。大老遠的帶他們到體制外學校的這些年,雖然看不到「分數」、「成績」,但珍貴的東西慢慢體現......。

孩子雖然再度回到、或準備回到體制內就讀,然而這幾年的體驗顯然讓他們心智視野,甚至溝通與表達都有所不同。跳脫「考試」「學業」「排名」,他們的思維與反應,與一般年輕孩子在比較之下,能有更深一層的反思與眼界,我感到自己的辛苦都值得了。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