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寒假,一年級的小外甥每天早上由媽媽送上客運車,自己坐車到桃園,由乒乓球教練接去球館練球,中午再由教練送他上車,回台北後再由他媽媽去車站接回。


我爸聽到之後,十分不以為然:「才一年級,這樣太危險了!」然而我妹妹很天才地給他兒子買了一隻手機,裝了定位系統APP,一路監看他坐到哪裡,再打電話提醒他下車。就這樣,一整個寒假過去,小外甥倒也開開心心的每天早上去練球,下午在媽媽辦公室樓下的圖書館寫作業。


前幾天我沒事,就由我去車站接他來我家玩。看著個子嬌小的小外甥一蹦一跳的從車上自己刷卡下來,司機伯伯還特別稱讚他勇敢,送他三顆巧克力。坐了幾週客運,小傢伙把車上廣播的站名學了個十足十,國語、英語、台語、客語:「板橋站到了,Ban-chao bus station .......」笑得我們直打跌!


我問他,萬一在車上睡過頭、忘記下車怎麼辦?小傢伙笑嘻嘻的說,「有啊!有一次我睡著了,沒聽到手機鈴聲,結果我媽只好開車跟在我的客運後面追!」


說起坐車誰過頭這件事,我從小可以說是經驗豐富。小六的時候,我家搬回桃園龍潭,從此每週我都要坐竹東客運到石門水庫管理局,再走路40分鐘上山回家。


有一次,我爸從桃園車站送我上車,怕我睡過頭,就請司機先生到「法院」時叫我下車。那個年紀彷彿特別好睡,我一上車便酣然入眠。迷迷糊糊中聽到司機大叫:「那個法院要下車的,快點下車啦!」


我慌慌張張的從人群中好不容易擠到車門口,嘴裡一直道歉又道謝。然而,一腳踩下地我就發現苗頭不對,眼前一片綠油油的稻田,這是哪裡啊?回頭一看,客運已經絕塵而去!原來,我爸說的是「台北法院」,司機卻在「桃園法院」叫我下車!


這下可不妙。我身上一毛錢也沒有,這該怎麼辦?幸好,繞了一小圈,我看到了一座雄偉的派出所。於是,我便壯著膽子,和一個年輕警察借了30元,他還帶我去買車票,指點我去坐車。只可惜當年忘記問他的名字,直到現在,都還沒機會還這30元呢!


諸如此類的糗事,著實發生過不少次。有一陣子,每次我坐車回台北時,客運上都有一位穿著背帶褲、帥氣的大哥哥,會拍拍我的肩膀叫我下車,頗令情竇初開的我臉紅心跳。有一次和媽媽聊天時,我無意間提起,我媽卻沒好氣的翻白眼:「還說咧!每次一上車就睡得跟豬一樣,被人賣掉都不知道!那是王媽媽家的兒子,是我我請他叫妳下車的啦!」呃.....真是尷尬😅。


最驚險的一次,是高一那年,有一次我從萬華搭傍晚六點半的最後一班車回桃園。一上車,我又迷迷糊糊的睡著了。一覺醒來,老天!這是哪裡?完全陌生的建築,我心裡一陣涼。糟了!我竟然睡到底站,跑到竹東車站去了!


摸著口袋剩下來僅有的2塊錢,我戰戰兢兢的投入了公用電話筒,心中很緊張,盤算好要如何在最短的時間內,跟我媽媽講清楚狀況、地點。電話一接通,我就連珠炮也似的霹哩啪啦:「媽,我睡過頭,坐到竹東車站了!妳可以來這裡接我嗎?」


沒想到當時正焦頭爛額地照顧著我四歲和一歲幼小弟妹的媽媽,一聽到電話裡我又睡過頭了,立刻火冒三丈、破口大罵:「妳搞什麼鬼啊,現在這麼晚了、我怎麼去接妳?........」


「噹!」公用電話吃進了最後一塊錢,無情的斷線了。我耳朵裡迴響著媽媽震耳欲聾的咆哮,心想:暴怒的她應該是不可能來接我了,我得自己想辦法。於是我瑟縮在電話機下呆怔了半晌後,決定走去詢問台,鼓起勇氣問有沒有回頭的車,可以讓我先坐回去、下次再補票錢?


沒想到,櫃檯小姐告訴我,我坐的是末班車,回程只有直達台北,沒有途經桃園石管局。而且最後一班回程車時間還要再等一個小時,晚上9:30才有車。然後,我就眼睜睜的看著售票亭、櫃檯.....一盞盞燈依序熄滅,員工離開,只剩下我一個人孤孤單單的坐在車站裡等末班公車。


為了週末回家,特意穿著整套端莊長裙的我,就這樣一個人坐在微涼的車站裡,無助的等候。好不容易上了車,一路又坐回台北,自己也不禁覺得十分荒謬可笑。我睜大眼睛,再也睡不著覺,已經半夜11:30了。怎麼辦?我身上一無分文,要怎麼回敦化南路的宿舍?腦袋裡不禁一片混亂。


好心的司機,看我在站牌躊躇不前,知道我的窘況之後,好心的問我:「我家是有點簡陋,不過妳這樣一個女孩睡旅館也不安全,還是妳要不要委屈一夜睡我家,明天再回去?」我嚇得連忙搖手拒絕,卻也不知道三更半夜我到底該何去何從。


最後我決定回台北的外婆家。司機好心載我到公車休息處,待他把車體洗乾淨之後,再開車送我到台北車站附近。於是我就大半夜的一個人一邊唱歌壯膽,一邊沿著重慶南路,經過總統府、公賣局,孤伶伶的摸黑走回泉州街的外婆家。


走到外婆家門口,已經半夜一點多了,我幾乎累癱在地。按了門鈴,公寓裡卻寂然無聲。我又敲又按,大概超過半小時吧!外婆家全家都睡死了,竟然沒有一個人來應門。我一方面怕吵醒鄰居,一方面卻又心焦如焚。最後,計畫宣告失敗,我只好硬著頭皮再爬四樓到隔壁鄰居家去敲門。


咚咚咚!謝天謝地,門開了。「安安,妳怎麼三更半夜地來這裡?」開門的是從小看我長大的鄰居史婆婆,她睡眼惺忪、一臉訝異的看著疲憊不堪的我。聽到我餓了一晚沒吃晚飯,史婆婆立刻下廚替我煮水餃。我一邊嘴裡塞滿水餃,一邊搞笑地講著我誇張的「睡過頭」歷程,驀然一回頭,史婆婆竟然流下了眼淚:「啊⋯⋯妳好可憐啊🥺,怎麼這麼可憐.......」


前天,我去探望史婆婆,講起這段往事,大家都記憶猶新。史婆婆的兒子、也是我的童年玩伴,哈哈大笑😂說,「我記得妳半夜來我家吃水餃這件事,因為真的印象太深刻了!」😄😄足可見,在沒有手機的年代,真是一個要憑運氣長大的年代呀!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