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六,我去國父紀念館附近上作文課,開車門下車時,沒留意有個臺階,一腳踩空,跌了一大跤!當下痛得我坐在地下半晌動彈不得。兒子見狀驚慌的來拉我:

「媽媽!媽媽!你還好嗎?」

 

上課時,扭傷的腳痛得很厲害,還好櫃檯老師給了我冰敷袋,暫且止痛。下午,我勉力撐到宜蘭,完成既定的演講邀約,一路上都靠身高152的桐桐當我的拐杖,讓我撐著她的肩膀,才能勉強走動。回到家,從地下室走完痛苦的兩層樓到了客廳,我立刻癱在沙發上,腳腫得完全沒辦法再下地。

 

兩個孩子看到一向健步如飛的媽媽突然變得如此不堪一擊,顯然受到十分大的震撼,不但完全忘記了吵架這回事,而且變得機伶乖巧。姊弟倆先是合作無間的幫我收下了晾衣間的衣服--高的負責取下,矮的負責抱著--還全部疊好、收進衣櫃,最後再協助我進浴室洗澡。

 

因為阿宏不在台灣,我婆婆去南部進香,所以家裡唱空城計。我叫兩小到同社區的阿公家去吃晚飯。兩小臨走前,還不忘噓寒問暖的替倒臥在沙發上的我倒水、添茶,照顧的十分周到。吃完飯回來,姊弟倆把地板清理乾淨,桐桐還幫我熱好冰箱剩飯拿上來,伺候的我簡直就像女皇一樣,享受著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好時光。

 

因為腳痛睡不著,我得徹夜的抬高、冰敷,於是我們母子三人看完一部「跟狗狗的十個約定」之後,兩個小傢伙乖乖去睡覺,我又繼續我的「週末電影院」,一連看了「杜拉拉升職記」、還有一部韓片。(我這個週末看了五部電影!)

 

經過一夜冰敷,隔天扭傷的症狀減輕很多。桐桐團練回來,在我的指導之下,第一次學著晾衣服。我仔細的教導她怎麼樣將大、小衣物選用合適的衣架掛上曬衣竿,並拉平、整理,最後再按照厚薄晾在不同的位置。

 

桐桐吐舌頭說:「啊!晾衣服好麻煩喔!」

我趁機說:

「是啊!我每星期要洗多少你們的衣服,每次都這麼麻煩呢!你下次還要一天給我換好幾件衣服嗎?」

她不好意思的笑了。

「改天我教妳用洗衣機,以後媽媽忙時,妳就可以幫忙了!」我說。

 

想想現在孩子也真的是命好,除了家務有現代化的設備包辦之外,很多事情也都有專人代勞,根本輪不到他們做。不過,話說回來,現代孩子也少了許多體驗生活勞動的樂趣。我還記得我小時候,很喜歡幫我外婆在洗衣板上搓襪子,覺得好玩極了!現在的孩子,卻連洗衣波浪板都看不到啦!

 

平時,我指揮兩小幫忙,常叫不動他們,氣得我大呼小叫。然而,腳受傷的這一天,我卻儼然是「一日女皇」,不用開口,就可以享受孩子主動、無微不致的照料。這個難能可貴的體驗,讓我看到孩子細心體貼、孝順乖巧的一面,倒也是始料未及的啊!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