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我跟著PG的媽媽一起帶著兒子去關渡北藝大玩耍。我從沒去過北藝大,不知道北藝大的校園這麼美。一大片綠油油的草坪上,兩隻水牛悠閒的吃草。旁邊還有零星幾樣裝置藝術。幾個學生們提著看起來像是管樂的樂器盒在校園內穿梭,襯托的校園很有藝術氣息。

 

孩子們本來興沖沖的要去餵牛,結果看到水牛前面掛了牌子寫著:「未馴化請勿靠近」,媽媽們便緊張兮兮的嚷著叫孩子小心、水牛會咬人。

 

我笑說:「開玩笑,水牛是最溫和的動物,我小時候田邊的水牛到處都是,從沒看過牠發脾氣。你們不要丟石頭、惹怒牠,水牛最和善了,別怕!別怕!」

 

我拔了長莖的青草,輕輕靠近,一邊餵牠一邊和牠說話,於是青青跟玩伴也大著膽子餵他吃草、還摸摸牠彎彎的牛角。看孩子們在我身後跟水牛相處愉快,我便取出我的稿子,坐在藍天綠地之下,開始對起書稿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等小樺前來叫我,我才驚覺西天已染上紅霞。同行的另一個媽媽笑著對我說:

 

「看到你坐在那裡一動不動的看書,腦海中就浮現另一個畫面,就是桐桐坐在『媽媽PLAY』裡面看書。奇怪,在這麼吵雜的環境下,你們母女怎麼有本事可以都聽不到旁邊的聲音,這麼專心的做一件事呢?」

 

聽她說完之後,我聳聳肩,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因為我從小就有這個本領,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立刻「進入狀況」,專心做我要做的事情。高四重考那年,有一次我陪同學去理髮時,坐在美容院很無聊,於是就拿出三民主義來背。後來那個男同學說,他看我很有趣,坐在一堆吱吱喳喳的美髮小姐中間背書,竟然背得那麼專心!

 

對這件事我本來沒什麼感覺。不過今天晚上上作文課時,面對一個接二連三被空中飛來飛去的蚊子、同學嘴巴上的蕃茄醬、以及遠處傳來的談笑聲而不停分心的小孩氣得火冒三丈時,突然間有了一個想法:「注意力集不集中這個狀況,應該是天生的,八成跟遺傳有關!」

 

這是真的!

 

看過的孩子越多(我現在一週要上八個班的課),我越來越覺得很多事「基因」勝過一切。智商聰明、反應快慢、數理邏輯、文字語言、藝術天分、甚至......連「專心」!難怪音樂、美術家大多有家族遺傳的天分,我看連注意力不集中的問題,恐怕也是天生差異。

 

同樣預留四十分鐘寫作時間,有的孩子可在五分鐘內進入狀況(像桐桐和某些學生),振筆疾書,就算旁邊的過動兒把桌子快掀翻了,都影響不了他。也有的孩子會先東摸西玩,十五分鐘後都才開始寫題目。

 

有的孩子一旦開始寫作,就如同進入漩渦,什麼都聽不到、看不見,但也有的孩子,什麼都看見了,偏偏就是看不見眼前的紙筆!寫兩行就要抬頭看看別人,只要旁邊一有聲音立刻就抬起頭來東張西望。

 

可是,這些較不專心的孩子未必表現不佳,也未必理解力比較差,他們東張西望但是還是聽得見你講什麼。他們的作文雖然完成得慢,但有些創意相當好。只是專心度差,會影響完成寫作的時間,因為他們需要比較長的「暖機」時間才能進入狀況。

 

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差別呢?

 

很多媽媽都喜歡抱怨小孩「不專心」。可是,所謂「專心不專心」,真的是孩子自己可以控制的嗎?

 

這麼想著,我的火氣也比較消了。每每看到孩子又不專心,只好趕快再叫他、提醒一下。不過,這類孩子只要到了動態時間,狀況就好得多。給他們玩了一個「相反詞」比賽的遊戲,這下,所有的孩子都眼神晶亮,盯著我出題,就連那個很不專心的小孩,也變得很專心了!

 

或許,這個社會上,也有很多長大後的「不專心」成人。所以,對「不專心」的孩子,呼!我深吸一口氣!我也應該要有更多一點的耐性才對!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