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晚上,小孩喊肚子餓,老公打電話給我說,去吃個宵夜吧。

 

在熟識的店家會合之後,兩個小鬼很樂,明明已經洗過澡了,穿著乾淨衣服還給我在小吃店門口追來跑去、屢叫不聽。我已經氣得吹鬍子瞪眼了,兩小卻仍渾然不覺。最後,姊弟倆打打鬧鬧,弟弟還被姊姊推倒坐在骯髒的騎樓地上!眼看回家又要再換一套乾淨衣服才能睡覺,氣得我火冒三丈:感情你倆是嫌你老娘衣服洗得不夠多是吧?

 

偏偏在店裡,老闆、客人都認識我,實在不好意思發作;瞪了他們兩眼,兩小卻裝作沒看見。我氣得臉色鐵青,一出店門,就怒從心中起、惡向膽邊生,拽住兩小就往騎樓陰暗處摜,一邊暴喝:「給-我-去-罰-站!」

 

於是,半夜十二點,黑黑的路邊,就看到兩個小孩面有愧色、直挺挺的站在騎樓下。站了一分鐘之後,我忽然發現,此「罰」不太對勁---因為罰他們在路邊站,我也得傻站在旁邊等,這豈不等於懲罰我自己?我又不能離開他們去開車回家。

 

因此,我決定改變策略。我對著兩小惡狠狠的咆哮著說:「既然你們不在意弄髒衣服,那麼回家後,請你們各自回房自己睡。今天晚上不准跟我睡、也不准睡我的床!」

 

老二一直以來都是跟我睡,老大雖有自己的房間,但因夏天天氣炎熱,主臥室開冷氣比較涼爽,所以她暑假都會回來跟我擠大床。她總是藉此賴皮,到了九月天涼,卻還是睡在我床上、趕不走。因此,本來我以為這個懲罰一出口,一定會引來兩個小孩的大聲哀嚎、抗議,沒想到,兩個小孩竟吭也不吭一聲,點頭說:「好!知道了!」便一前一後乖乖上車。

 

我心中暗自得意:「哼!算你們識相。媽媽我威風八面、言出必行,諒你們一句廢話也不敢多說。」兩小上了車之後出奇的安靜,一路無話。回到家,我去洗澡,出來的時候,兩個小孩都已經各自回房就寢,而且不到五分鐘,就都安靜的睡著了。我回頭看看那個擠了一個暑假的雙人床,心中不禁高興起來:「ㄟ,孩子果然還是得勤管、嚴教,『親子天下』不是調查過嗎?最好的管教方式是:權威加上民主!獎懲要分明啊!」而且,我還真是找了一個好理由,把兩個小孩都逼回自己房間去睡覺,還我一個自由空間哩!

 

一面想起當天早上去學校時,很多家長在抱怨現在的小孩難管教、沒禮貌。我心想,改天一定要把平常就得清楚「立界線」這件事跟大家分享,你瞧瞧,我家這兩隻兔仔子,媽媽處罰時不敢廢話半句,立刻悔過,不是最好的證明?

 

我開開心心的上床看小說、睡覺,把雙手雙腳都攤開,享受攤成「大」字型的痛快,一掃整個暑假被「前後夾擊」----老大踢背、老二摸胸----的痛苦睡眠。

 

終於可以好好的睡一覺了!一夜無夢。

 

凌晨,我突然被人給擠醒了。

 

坐起來定睛一看,咦,我眼花了麼?床上怎麼又多了兩條人影?

 

沒錯!

 

一條既壯碩、又大條、睡在我左邊的,正是我女兒;

 

一個彎彎曲曲的小人兒,睡在我右邊。可不是我兒子是誰?

 

兩個睡得呼呀呼的,到底是什麼時候跑回來的?我竟完全不知。正格是哭笑不得!

 

難怪他兩個一句抗議都沒有。這哪裡是媽媽夠威風啦?是他們如意算盤早就打定,半夜要跑回來睡的!

 

上當的是笨媽媽我啊!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