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真休假去了,換我接受預約電話的工作。檢視了一下預約本,本週日上午的「聖代戚風蛋糕」人數很少,於是,我決定藉此機會,廣邀我的親朋好友前來捧場。

 

兩個小傢伙反正都已經睡了。翻開電話本,我一個一個的撥電話。從大學同學、高中同學、一直撥打到小時候一起長大、但不知道幾百年沒見的鄰居。

 

每打一個電話,就傳來一陣高興的驚呼,那些個洗澡洗到一半、睡覺睡到一半的老朋友,被我吵起來,卻一點兒也不生氣。雖然笑罵:「我就在想,誰這麼大的膽子,敢這時候打電話來!」然而卻立刻天南地北的聊了起來,捨不得馬上掛電話。

 

不管我的邀請對方能不能來,那已經不重要。電話那端熟悉的笑聲、熟悉的口音、熟悉的說話方式,聽了總是讓人的心情就這樣子一路飛昇,演奏起歡喜之歌。即便多年不見,老朋友一搭上線,總是有聊不完的話題,一個接一個,不必像打應酬電話,得事先預想著接下去我要說什麼。與老朋友,即便講上一個鐘頭,也不覺得煩。

 

有一次,一個老朋友問我:「妳怎麼能跟這麼多以前的朋友經常保持聯絡啊?我的同學很多都失去聯絡了!」我笑答:「那是因為我臉皮很厚的關係!」

 

真的!我的厚臉皮在於,遇到困難或是需要幫助時,絕對毫不遲疑的「立刻」撥電話給我的朋友,不管多久不見,都不會「歹勢」。(當然,對方萬一不能幫我,我也絕對不會怨恨。)於是,八百年沒見的同學可能會忽然接到我的電話:「ㄟ,我問妳,以前你出國的經驗裡有沒有很糗的事情啊?趕快幫我想一個,我明天要上XX節目。」「ㄟ,我現在急需要一個編織老師,妳有沒有興趣來幫我教課啊?」然後,我的老同學就會努力的幫我想兩個笑話給我參考、或是義無反顧的投入火坑來幫我的忙。

 

還有就是,好不容易空下來時,絕對毫不考慮的立刻厚臉皮的打電話問對方:「ㄟ,我現在在家裡坐月子耶,好無聊喔。你們要不要來我家吃火鍋?我約了XXX、XXX、XXX。」於是,隔天就有一狗票高中同學,全窩到我家,談談笑笑一個晚上。

 

另外一個最重要的就是,一旦老同學開口約見面,那絕對要排除萬難,死也要趕到。對於相交很久的朋友,我的心中總是抱持著一個「能多見一面是一面」的態度,所以絕對「來電必回」、「來信必覆」、「有約必踐」,不管是婚、喪、喜慶,我一定不遠千里也會到。

 

每年過年的除夕,就是我跟老朋友維繫舊情的時候。以前婆婆還沒跟我們住在一起時,除夕在婆家很無聊,我又不喜歡看電視,於是我一定帶著一本陳年寶貝電話本一起回去,然後開始一通一通打電話:打給好久沒有聯絡的親戚、打給從小看我長大的長輩、打給以前很要好的鄰居、打給老同事、打給老同學......

 

對我來說,有些感情,值得花時間去經營。即使事情很多,但我絕對可以找出時間來跟老朋友爬個山、吃頓飯、寫封信,或是....打一通電話。

 

前兩天,接到一封MAIL,要測驗你老了之後的銀髮生活會不會充實?有一題題目是:除了妳的另一半、小孩、和家人,妳有多少個可以一起玩樂、一起約出來聊聊天的朋友?我算一算,還真不少耶!小學同學、國中同學、高中同學、大學同學、學長、學妹、同事、前同事、前前同事、同業、採訪對象、一起混的媽媽們......我腦海中浮現許許多多熟悉的臉孔。


那一刻,我覺得自己很幸福。

 

~這就是留言版裡「被雷霹到」的由來啦!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