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新牙長出來了,舊牙還沒掉,要拔;老二牙疼,要根管治療,因此接連三天去牙醫診所報到。


我從不挑牙科診所,因為對我來說,要預約時間太困難了,因此只要我有空、診所也有空,衝進去就看啦。不知道是因為特別有安全感還是怎麼的,我家兩個小傢伙從小看牙都不傷腦筋,一歲多去檢查牙齒,既不哭也不鬧,乖乖坐上診療台、乖乖張嘴、乖乖領糖果,是醫生口中的模範小病人。

不過,模範小病人自從去了一家「兒童牙醫」之後就變了。老二在去年第二次補牙時,因為噴水噴進了鼻子,十分害怕,因此在第三次補牙時,便拒絕配合。當時,不太有耐心的醫生阿姨要求我:「麻煩妳先到外面去等,我來處理就可以了。」

我真是後悔------居然聽了她的建議!

當我站在外面,聽到醫生阿姨兇狠的威脅我兒子:「你不許哭、不哭媽媽就可以進來!」時,我心中非常不安。果然,膽小的兒子忍耐著不哭,讓我終於「獲准」進去握住他的手。我看得出他很想哭,卻因為害怕媽媽又要被趕出去,於是勉強撐到補完牙齒,才放聲大哭。

當時,我就知道,下次再也難以勸他進牙醫診所了。

我家的老大也「敗」在同一家牙醫。七歲的她之前很喜歡看牙,除了覺得診所的儀器很有趣之外,看完牙齒還可以拿禮物,對她而言是一件很划算的事,因此她從不拒絕去看牙齒。

那一次因為新門牙長出來,舊門牙沒有搖動的跡象,因此我帶她去拔牙。我交代她拿著健保卡先進牙科等,我去停車。沒想到,我才剛停好車,她已經淚眼汪汪的拿著拔下來的兩顆牙,自己走出來了!

我大驚之下問她:「很痛嗎?」她臉色發白的點點頭:「很痛!」牙醫師竟還讚美她:『她很乖喔!只有小小的哭一下下!」

我的天!

大家可以想見,下一回要勸姊弟倆進牙科,該有多困難了吧!

我決定換一家牙醫看。換了一家牙醫,弟弟的第一次還是歷盡艱辛。醫生阿姨說好說歹,他都不願意張嘴。 最後,只好讓我們先進一間「特別室」休息。醫生暗示我:「如果還是不行,那就要去大醫院,用全身麻醉的方式治療了。」

OH!NO!我才不要因為補一顆牙讓孩子去冒全身麻醉的險。因此,我決定用「違禁品」波卡洋芋片「兩罐」當誘餌,外加「保證不痛」的勸說,大概花了超過半小時,好不容易才換來他遲疑的一句:「那....我不要噴水!」我立刻如蒙大赦,忙不迭聲的答應:「絕不噴水!絕不噴水!」

弟弟終於在牙醫完全沒有用水柱清洗、改以自己漱口的方式下,成功的補好了第四次牙。於是,我對這一家牙醫燃起了一絲新希望。

不過,這一回,根管治療是要打麻藥的!我看著兒子,實在不知道要如何開口說服他打麻藥這件事,只好忐忑不安的帶他進了牙醫診所。

這次,換了一個牙醫叔叔。牙醫叔叔倒是胸有成竹。什麼也沒說就拿了鏡子給兒子,告訴他:「我現在要在你的牙齒上塗一點果凍,讓牙齒睡覺喔!」他慢條斯理的給兒子先塗了麻藥,淺層麻醉。接著,他對兒子說:「我要給牙齒沖一種苦苦的藥水,讓牙齒的肉肉也睡著,你眼睛要閉上喔!不然藥會噴到眼睛裡不舒服喔!」

等兒子眼睛閉上,他才拿出「預藏」的麻醉針,很慢、很慢的開始打藥。他打一點、停一下,休息幾分鐘,等麻醉效果擴散了,再打一點、休息一下,盡量讓打藥時沒有感覺。就這樣,光是打一針麻藥,大約就花了幾十分鐘!

我感激涕零,真想跪下行三跪九叩之大禮!

兒子順利的做完根管治療!自始至終,他都不知道打了針!

輪到女兒要去拔牙了!還是同一個醫生。

她對上次拔牙記憶猶新,從上車開始就一直哭,一直哭到診療台上。看著眼淚鼻涕齊流的她,我不斷的用弟弟的例子保證,這個醫生真的很厲害,拔牙不會痛!

她半信半疑的上了診療台。牙醫叔叔先檢查了一顆蛀牙,清理好、補起來,再跟她保證:「我拔牙絕對比這個還不痛!」但女兒還是不停的哭。牙醫叔叔用對付弟弟一樣的技倆,先是塗了一層果凍,接著慢慢的打藥,每一個步驟都確定她不感覺疼痛,才繼續進行。終於打好了麻藥,牙醫叔叔一邊告訴她要給牙齒做SPA,慢慢的一點一點推動牙齒。哭的眼睛都腫起來了的女兒,終於慢慢的放鬆了緊戒。醫生叔叔最後拿出鉗子時,她又開始緊張起來,我正一籌莫展時,牙醫叔叔竟發表高論:「拔不下來啦!叔叔決定幫妳把牙齒旋緊一點!不拔了!好不好?」

就在女兒點頭同意「不拔了」那一秒,說時遲那時快,牙齒已經拔下來了。

拔一顆小小的乳齒,整整花了一個鐘頭。拿著牙齒高高興興的走出牙科,她咬著棉花口齒模糊的說:「媽!這個牙醫叔叔真的很神奇耶!他拔牙不會痛!」

然後她問我:「媽,為什麼我的嘴唇腫腫的、沒有感覺?」我說:「這是麻醉藥啊!就是不讓妳覺得痛的藥啊!」她說:「喔!是這樣喔!」我再度吃驚的問她:「妳上次拔牙沒有這種感覺嗎?」她說:「沒有啊!我痛死了!」

老天!這一次拔一顆牙,花了近一小時;上次拔兩顆,我還沒停好車就拔完了!

我開始在想,所謂的「兒童牙醫」,是否是裝了電視播放卡通就算兒童牙醫?

這位「神奇的牙醫叔叔」,其實多做的,也不過就是多了一點耐心。他願意放慢速度,一點一點的施打麻藥,讓孩子不感覺到疼痛。等麻醉藥漸漸生效,再繼續施打。就是多花了這麼一點時間,就足夠讓我們母女倍感「神奇」了!

四歲的兒子第二次的根管治療,我輕鬆的在候診區看雜誌,連診療室也不用進去!「神奇的牙醫叔叔」在我看完整版副刊後,把兒子槁定,興高采烈的抽了戳戳樂之後出來,與我手牽手回家。

女兒問:「媽,那我們以後都去找這個神奇的牙醫叔叔看牙好不好?」

當然好!媽媽在心中想著,幸好我們遇到了神奇的牙醫叔叔。如果普天下的牙醫都這麼神奇,那麼,「傑克,這就真是太神奇了!」

全站熱搜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