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跟朋友一起坐高鐵南下,去台中歌劇院欣賞普雷祖卡現代芭蕾舞團「壁畫」的演出。舞蹈極為精彩,然而,台灣觀眾的素質,卻著實需要加強。

 

首先,開演後,觀眾席仍不斷有手機提示音的聲響;明明廣播已經說明場內不能飲食、拍照,但坐在我前方右邊的年輕女子,卻大方拿出礦泉水飲用,並且整場不停的用手機拍照。

 

接下來,就在雙人舞最浪漫精彩的時候,我左前方的兩位中年婦人不知在包包裡找什麼東西,一直在揉搓塑膠袋,不斷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直到旁邊有人忍不住制止了兩次,才終於停了下來。

 

演出結束後,歌劇院邀請了舞團的法國藝術副總監與兩位舞者留下來參與會後座談。現場觀眾發言非常踴躍,不過問的問題,實在是很離奇,直可以用「荒腔走板」來形容⋯⋯

 

雖然我也是芭蕾舞的門外漢,但「沒吃過豬肉 也見過豬跑」,五位觀眾發問的問題中,有一位應該從來沒有看過舞蹈劇,而且竟然很大方的就舉手提問了:「某一段舞蹈時男舞者為什麼喘氣很大聲?女舞者比較壓抑喘氣聲?」

 

透過翻譯,法國藝術副總監一臉很尷尬的回答,舞者就跟一般運動員一樣,跳躍、翻騰......等劇烈運動時呼吸比較喘,女舞者剛剛那一段是平躺在舞台上,她會利用休息時調節呼吸......只是一般劇院通常聽不到,你們這個劇院不知為何卻聽得到......(oh my god ,翻譯小姐的臉超級尷尬的)

 

接下來更天兵的是,有個小姐一臉嚴肅的問:「劇中水母的意象很好,可否談一下創意的由來?」我的老天鵝,那個舞台投影明明就是「頭髮」的「髮絲」,人家入場前發送的簡介上都寫得很明白,這位小姐妳完全沒細看,竟然還大剌剌的站起來說那是水母......真的是令我頭皮好麻啊......

 

接下來更糗的還在後面。有一個看起來很「有水準」的觀眾站起來問了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我忘了,第二個問題是,為何男主角正在「膜拜」女神、劇情進入最高潮時,舞蹈就結束了?

 

天啊!今天演出的舞碼改編自中國古典小說聊齋誌異的「畫壁」,男主角進入壁畫中,和畫中美女談起了戀愛,最後從畫中被趕回人間,回神凝視,發現畫中原本長髮垂髫的少女,搖身一變成為髮髻高盤的少婦,如夢似幻間,故事就結束了啊!

 

這位太太,您不預先做點功課,(這些簡介上也都寫得很清楚啊!)還問人家藝術副總監為什麼後面不跳了?這不是為難人家嗎?救命啊!真是超級無敵尷尬的......我看台上翻譯一直陪笑,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只好匆匆宣布座談時間已屆,法國副總監微笑著離開,我則是覺得無以倫比的丟臉.......

 

我深深覺得,藝術教育要從小札根,而且不只是附庸風雅而已。我們要把它當成一門功課去理解、學習。雖然,一個人不可能同時專精舞蹈、音樂、美術、電影......但是我們可以藉由閱讀去認識、理解、欣賞,並且尊重藝術演出。

 

前一陣子我兒子演出舞台劇,我在送票時順口問了一下台北班上的學生,有沒有進過音樂廳、戲劇院?是否看過舞台劇、藝術演出?結果寥寥無幾。宜蘭地區的學生更是幾乎沒有。

 

想想看,我們的下一代即便再怎麼聰明、優秀,卻無法欣賞感動人心的人文藝術,喪失了深刻細緻的情感,無法藉著藝術自然反思己身,只能隨著粗糙的大眾娛樂成為功利的一代.......那麼,接下來的社會,恐怕更無所期了。

 

我很感謝台中歌劇院這次引進這麼棒的表演,讓我可以用這麼低廉的票價欣賞到國際級的表演;也感謝我有一位懂得藝術的朋友帶我去一飽眼福。然而,看到我們的硬體可以突飛猛進,也深深期待,民眾要自我提升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yiChen 的頭像
AnyiChen

陳安儀的筆下人生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同感。住在國外,也看到同樣的問題,第一代移民認為語言障礙而不去接觸藝術,就算是有人帶頭欣賞也不做功課。第二代就自求多福,靠自己尋求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