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次這樣擠在一起過夜聊到深夜,已經是30年前,那時候的我們跟現在女兒是一樣年紀.....

高一剛開學,班上40幾個白衣黑裙的女生,我坐在倒數第二排,座號57(第5排第七個)。我誰也不識,安靜的坐在桌前,從便當袋中拿出冰冰的鐵便當,放在桌上,正準備要拿去放進蒸飯箱。說時遲 那時快,一個大眼高鼻、瘦高的女生從我桌邊走過,突然一伸手就「搶」走了我的便當,嚇了我一大跳。我抬頭,滿臉問號的望著她,她卻面無表情,一句話也沒說,就把我的便當順手放進教室後面的蒸飯箱。

我心中突突直跳,不敢相信自己的好運,這冰山女孩氣勢驚人啊!怎會就看上我當第一個朋友呢?她是思佳。後來我才知道,我想太多了,她真的只是順手而已⋯⋯

放學後,我去坐「零東」公車,一個圓圓臉的女生,坐在我旁邊。車子行進中,她突然很誇張的彎下腰看著我胸口的學號,然後興高采烈的咧嘴一笑,發出洪量的聲音說:「妳跟我同班!妳坐到哪一站?」她的聲音大到我的耳朵有點嗡嗡作響。但是她的笑臉,讓人很難拒絕她的喋喋不休。她是美菁。她後來成為我一輩子的閨中密友。但她現在已經去當小天使了,我親手葬下了她的骨灰。不知今日,她是否看到我們的相聚?

P在學校時,我們並不算特親近,因為她愛貓比愛人多。最有名的事件就是上課把撿來的小貓藏在抽屜裏,還騙一把年紀的數學老師說,「喵喵」聲是幻覺....害數學老師找了整節課..她這次沒留下來過夜,當然又是因為她的貓病了⋯⋯

大德皮膚白皙、身高腿長,不是坐我左邊,就是做我後面。她總是默默的不說話,除了上課用力踢我椅子叫我不要睡覺之外,就算我老是捏她那個看起來很好捏、很白嫩的臉,她也只是鼓起腮幫子「復原」,從來不反抗。

高二我們不同班,高三我轉文組,她又坐在我旁邊。蔣總統過世,我們去中正紀念堂謁陵,排了七個小時的隊,我講了七個小時的話,她大多只有點頭說「嗯!」最後我實在沒話講了,只好講金庸給她聽。

傍晚鞠完躬,我抱怨站太久,雙腿痠痛不已,她終於發話了:「還好啦。昨天我排了8小時。」我目瞪口呆:「妳來過了?那幹嘛又來?」「陪妳啊。」我看著她,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最後一學期,我們每天形影不離,每天早自習到晚自習都在一起,假日還一起看電影、逛西門町;但我常惹惱她。每次她不理我,我們就會分別去黏吳思佳。她永遠不說她為什麼生氣,我也永遠不知道。反正,那也不重要,最終她總是又突然開口對我說話了......

大學時,除了小p,她們都唸輔大,我常去輔大,不是跟吳思佳常擠一張床;就是找美菁討食物(她讀食營)。去找大德時,她就帶我去圖書館,她讀書,我趴在桌上睡覺。

大德出國去了,她的男友(老公)會負責送我生日禮物、逢年過節負責傳訊息給我;思佳打電話來通常都是「安,時報要找誰啊?」「蘋果一定要獨家嗎?」小P的貓在生活版幫了我一次,至於美菁,請看另一篇專文。

青春歲月,一晃而過;回憶過去,每一個人的少女時代都能拍成一部獨一無二的電影,情節不同、精采無異;比起戀人,我們交會出的光芒更加長久溫潤;比起婚姻,我們的信任更深且寬廣。這絕對是人生中,最美好的一部分。

   

         

創作者介紹

陳安儀的筆下人生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