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約10歲時,常常跟我討論「死亡」這件事。暨(2013/10/8)問我:「人死了之後的房貸怎麼辦」的問題之後,四年級的他隔兩天又再度提問:

「媽媽,如果一個人突然死了,但是沒有留下銀行的密碼或是存摺,那他的兒女或是家人要怎麼把銀行裡的錢拿出來?」

我聽了實在忍俊不住:

「你就那麼擔心我死掉啊?」

結果兒子回答:

「我是想到爸爸.....」

青青心思細膩、擔心很多,常產生莫名的恐懼。他很認真的說,因為爸爸經常在外面跑來跑去、搭飛機.....他很擔心爸爸一旦死了,我會拿不到錢。

我記得我小時候,差不多也是10歲左右,開始對「父母可能會死亡」這件事擔憂不已;也恐懼自己有一天死亡之後,再也看不到這個世界。「永遠」這兩個字讓我毛骨悚然,想到將來沒有任何人會記得我、認識我,我會彷彿完全沒有存在過。就像當你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再怎麼睜大眼都看不見任何東西,你會懷疑是自己看不見了?還是這世界已經完全陷入黑暗?

那種無法知道答案的恐懼,一旦包圍我就會讓我全身顫慄,彷彿腎上腺素到達頂點般從腳底燥熱起來,常讓幼小的我整夜無法入睡,恐懼至極。因此我可以完全同理青青的害怕。

還記得當年媽媽給我「妳怕不怕死?」的回答是帶著點詩意的:

「生命就像一棵大樹,葉子枯萎了就會落下來,回歸大地、化為泥土。這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

但是,老實說,當年的我似懂非懂;現在的我至今亦未參透對死亡的恐懼,更不知道該怎麼對青青說這件事。我只好跟他說,就算我跟爸爸真的意外發生,你還有愛你的舅舅、阿姨、外公、阿嬤、姑姑啊!

沒想到他竟然幽幽地細數:阿姨以前很疼我,但是她現在有自己的兒子了;舅舅在美國、太遠;姑姑和外公都好兇;阿嬤不會賺錢.....還是爸爸媽媽最好。

「所以啊!你知道孤兒的生活是很辛苦的!」我也只能這樣跟他說。

青青對死亡的想像很多。有一次他告訴我,他夢見自己死了,靈魂漂浮在空中,但是我們都看不見他。他摸我,但是手穿透了我,於是他傷心大哭。醒來後他問我,死掉是什麼感覺?我只好誠實的說,我沒死過,不知道。

他的小腦袋瓜成天想一些有的沒有的,問題天馬行空,常害我招架不住。我只好努力的滿足他可以講解的知識部分:遺產、繼承、死亡證明.....等等,也告訴他很多瀕臨死亡的人,醒來都說看到光、覺得身體變輕......等等。然而,我也無法回答他所有的問題。

對於「宗教式」的解答,青青對我說,他不相信有「天堂」這些東西,他說人死了就是死了。於是我跟他說,我猜測死亡就像是休息,一直睡覺其實也不錯,反正你也不會知道你是在睡夢中。有時候,活的好累的時候,我難免也好想好好睡一覺。總之,與其擔心死了以後,不如現在好好的活著。

他聽了之後,沉默半晌說:「媽,你以後開車要小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yiChen 的頭像
AnyiChen

陳安儀的筆下人生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