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出門時,看見這金光燦然的小東西,攀在我家大門的紗窗上。

渾身鱗片閃爍著金屬色澤,窄頭、寬胸、細腰、圓腹,

後面有如草書般揮灑出一條纖細長尾巴做結,直是一位精工雕刻的小妖精,充滿流線美感。

 

突然想到我的「小動物」系列好久沒寫了。

因為隔壁工地動工,一大片綠油油、生意盎然的野地,霎那間豎起鋼筋水泥,所有小動物在一夜間消失。

小蛙不見了、壁虎消失無蹤,連之前吃光我的花、氣得我七竅生煙的蝸牛,也不禁讓人有點懷念。

前兩天看到一家五隻台灣藍鵲、高高低低的停在鋼筋上覓食;

還有那隻母貓,在新鋪的灰水泥上,踟躕不去。

他們一定不明白,原來的家為何一夜之間不見了吧?而我的小動物文章,也只能此情可待成追憶了

 

而高高的鋼筋,即將遮蓋掉我們客廳窗戶的好陽光,我們從「邊間」變成「夾心」,

享受了兩年的好陽光與好視野,就此告別。

以後廚房客廳的窗戶看出去,只能看到別人的牆壁囉!

  

創作者介紹

陳安儀的筆下人生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