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一)懷托摩螢光洞

此行我最期待的行程之一,就是到世界唯一獨屬、獨種的「螢光蟲」洞窟去「黑水飄」(Black Water Rafting  )。懷托摩(Waitomo caves)螢光蟲洞因為吳奇隆婚紗攝影而聲名大譟,事實上裡面是不准許攝影的。因為聲音和光線都會驚擾螢光蟲,影響牠發光,進而危害牠的生命。

遊覽螢光蟲洞有很多行程與方式,可以到遊客中心索取說明,然後購票。最簡單、最便宜的遊覽方式,就是乘坐當地木筏進洞,隨著縴夫沿著繩索進洞。

因為這是紐西蘭獨一無二的世界奇景,所以參觀者眾,而且還要視地下水漲潮的狀況安排入洞路徑,所以最好先看好行程、早點去排隊。

 

我們第一次從魔戒山腳下因為天候不佳、鍛羽而歸之後,聯絡上紐西蘭的朋友,便決定開車回魯托羅(Rotorua),剛好趕上最後一個時段進洞。而且幸運的是剛好遇到一個中文導遊,所以我們就跟著他,一路聽他幽默風趣的導覽。

紐西蘭南北島都有螢光蟲洞,其實就是鐘乳石洞。石灰岩地形經過地下水侵蝕,形成一個個地下深穴,有的深達十數公尺,「懷托摩」就是當地土著語「水穿洞穴」之意。後來探險家發現之後,才將之公諸於世。 

螢光蟲跟螢火蟲(firefly)不一樣,牠是一雙翅目、獨科的蠕蟲,學名叫做「光菌螢」(glowworm),是一種生存在全黑環境而演化出來的一個古老物種,因爲隱密的洞穴而保留了下來。螢光蟲會發光的是幼蟲,身型又點像黑色的蠶寶寶,幼蟲孵化後便會吐出一條條長約10餘公分的絲,懸吊在洞窟石壁上,身體發出瑩瑩藍光、引誘隨空氣流動進洞的小昆蟲沾黏於絲上,藉以捕食。  (取自網路圖片)

妙的是這種蟲牠的成蟲沒有嘴巴、無法進食,交配產卵後便會投身黏在絲上,結束約一年的短暫生命,化身子孫的食物。

我們先在遊客中心看了影片、參觀完解說,然後又在洞口排了大約一小時的隊才終於進洞。一進去,先經過長長的鐘乳石過道。導遊一邊介紹各式各樣的鍾乳石、年份、形成過程,一邊開玩笑說要是我們亂碰亂吵,他就會跟大家說我們是韓國團,顯然這位華人大叔對韓國人十分有意見,一路都在開韓國大媽的玩笑。

上船坐定後,我們開始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緩緩前行,大家都十分安靜,整個洞窟只聽到流水的滴答回聲,彷彿來到另一個世界,充滿神秘氛圍。

忽然間,如繁星般密密麻麻的藍色光點在頭頂出現了!極其細碎的藍鑽,丁丁點點、熠熠生輝佈滿洞穴之中,有如投射了藍光的星河,夢幻繽紛。

這是一種極為難忘的體驗:耳畔除了水流迴聲,一片靜謐;觸目所及藍色螢光閃爍,彷彿碎了的水晶噴灑滿天。時間彷彿靜止在這一刻,只剩下心臟碰碰的跳動。

在洞穴中大約待了10餘分鐘,出洞之後,我們滿心悸動,不知該如何用言語表達感動。沒想到這時雨後天晴,天空竟出現了兩道霓虹,彷彿爲今天的奇觀劃下了驚嘆的微笑。

晚上,我們在我的紐西蘭朋友家借住了一夜,相見歡之餘,還吃了christina自製的好吃麵包、瑪芬蛋糕,參觀了他們超大院子和美麗房子,就再度來到羅托瓦遊客中心,報名「黑水漂」行程。

這回一樣是要進入地下岩洞,不同的是,我們要坐在輪胎上泅泳進去。有點像是朔溪,只不過這溪水是在深達10餘米的地底下。

水底探險行程有好幾種,售價不斐。我們買的是3小時行程,一個人約要台幣5千元。穿戴好了防寒衣、頭盔、探照燈、朔溪鞋.....所有配備之後,我們每個人抱著分配的輪胎,先去溪邊「行前訓練」。

金髮德國帥哥等三位教練先把我們這一組約15人帶到溪邊約三公尺的高台上,要我們試著把輪胎抱在屁股上背跳下水。當場大家都白了臉!接下來只見他頑皮的打開旁邊閘門,叫我們走下去。伸頭一看,幸好!原來他是騙我們的,要試跳落水的地方不到1公尺啦!因為等一下進洞後地勢有高低差,所以一定要敢跳下去才能進洞開始行程。

我跟阿宏大概是全組中年級最大的,而青青是最小的,再加上語言不流利,參加這種探險行程著實緊張。不過金髮帥哥十分友善,不斷跟我們開玩笑,只可惜有的對話我聽不太懂。

進入地底洞穴之後,寒氣逼人,水溫很低。因為石洞中很暗、很窄,有些地方我們需要把雙腿架在前面隊員的肩頭上、搭成「人龍」;有些地方我們要一個個噗通跳下水,漂浮水上;有些地方要拉著繩索攀爬;也有些地方佈滿螢光藍星星,只需要關燈、屏氣凝神的欣賞。

不過顯然路線中的每個落腳點、每個前進方式都是領隊一再探勘過、試驗過的,所以一切井然有序,中間還有巧克力補給,讓大家補充體力。

還好我們買的是三個小時行程,因為到最後我實在凍的牙齒直打顫,全身都不由自主的顫抖,水溫估計只有3、4度吧!終於回到溫暖的陽光下時,大家都歡呼起來,讓教練替我們開心合影。

洗好熱水澡、換上乾淨衣物後,我們到餐廳享用免費提供的熱騰騰番茄湯和奶油麵包。吃著簡單的食物,一邊看著牆上電視播出我們剛剛地底溯溪的照片,回憶剛剛的種種新鮮的經歷,意猶未盡。當然,買回照片隨身碟,所費不貲,花了30元紐幣。

休息時,我跟Christy通了電話,確認隔天末日火山的接駁車,然後我們便往山下我們前晚訂好的背包客棧前進。

在紐西蘭住背包客棧是很有趣的經驗,你可以遇到世界各地的旅客。我們到的時候,客棧主人出乎意料的熟悉台灣,而且還知道我們跟中國大陸政府不一樣!令我們覺得很稀奇也很開心,因為在世界旅行,分不清台灣、泰國的大有人在,就跟我們搞不清巴爾幹半島國家是一樣的。

因為到的時候已經九點多,客棧大廚房煮飯人潮已經較少了,我們趕緊拿出泡麵、蔬菜、羊排、紅酒,開始煮我們的晚餐。這山腳下的客棧房間雖然簡陋破爛,不過寬敞的大廚房裡卻是應有進有。我們找出冷水瓶、煎鍋、炒鍋、麵鍋、砧板、菜刀、酒杯.....青青也在一旁幫忙,沒多久,一大桌豐盛晚餐就上桌了!

我看見一個男生一個人煮了一大鍋魚,放了很多香料,在一旁吃將起來,好奇一問,原來是他自己剛釣上來的!

吃完晚飯我們匆匆將餐具洗好歸位,就趕緊去洗澡睡覺。

隔天,我們一大早開車要去搭接駁車搭乘處,客棧主人聽到我們買了公家單位的接駁車票,一直大喊我們花太多錢了!因為客棧一晚才64紐幣,接駁巴士就花了90元。後來我們才知道,原來他們都是大家一起湊錢坐計程車去,客棧主人可以幫忙叫車。

隔天是本週唯一可爬魔戒末日火山「東加里羅山」的一天,陽光普照,各國來的登山客絡繹不絕。我們走的是知名度最高的單向橫越(Tongariro Alpine Crossing)步道,全程19.4公里。東加里國家公園在1990被列入世界遺產,是紐西蘭第一座、世界第四座國家公園,屬火山地形。這個步道由三座山組成:Mt. Ngauruhoe、Mt. Ruapehu及Mt. Tongariro,其中Mt.Tongariro就是魔戒電影裡鑄造至尊魔戒的火山場景。

因為是單向,所以我們必須先把車停在終點,再坐接駁巴士去起點開始爬。

一路上登山客絡繹不絕,各國人士、老中青都有,令人大開眼界!只是亞洲人很少,一天當中,只看到一隊日本女生、一家廣東人跟兩個韓國人。

20公里的山路,其實只能算「觀光」強度,但對於缺乏鍛鍊的我們,真的是一次筋疲力竭的經驗。幸好我之前已經跑步快半年,否則我的體力應該無法撐到最後。

剛開始,我們還有說有笑、沿途拍照聊天;走到後面,幾乎不出來,連體力不錯的青青都擺出臭臉。而且我們水帶得不夠,青青甚至想抓雪解渴。

不過,這段山路真的景色絕美、變化多端,剛開始是光禿禿的紅色火山岩,就像月球表面一樣。接下來看到白雪皚皚覆蓋的山頭、還有翡翠、黃玉一般的繽紛火山湖;最後則是煙霧繚繞的地熱溫泉區、綠野蒼蒼的森林。

其中有幾段山路頗不好走,火山碎石和雪地太滑,我摔倒了好幾次,膽戰心驚。山頂的風一度大到青青必須抓住石頭,否則會被吹下山崖!從早上9點開始爬,一直到傍晚六點才抵達終點。這真是個永難忘懷的經驗啊!

再者,紐西蘭保護環境的方式令人佩服。整座國家公園裡,沒有設置垃圾桶,自己的垃圾要自己帶下山;9個小時的行程中,除了起訖點,流動廁所只有兩處。沒有任何販賣機、販賣部、小吃、飲料、紀念品、服務員。

看著各國遠道而來的觀光客,魔戒電影場名聞遐邇,我心想,這個國家公園每年不知少賺幾十億!然而,整座國家公園裡,乾乾淨淨、沒有垃圾、沒有地熱溫泉的開發、更沒有大型旅館業者入駐。

要買紀念品,只能到山下鎮上的旅客中心;要住豪華旅館,也只能在一定區域以外。然而紐西蘭觀光盛行,歷久不衰,這才是永續經營之道啊!

看到西方年輕人、老太太體力充沛、勇往直前,一路互相幫助的模樣,不由得更讓我感到非常慚愧。暗想:我們的年輕人出門旅遊,是否願意挑戰自己?

 青青走到中途時,一臉酷酷對我說:「媽,有必要這樣折磨自己嗎?」「天啊!我完全沒有放假的感覺耶!」

但我認為出來旅行的目的,本來就不只是吃好睡好、不只是花錢享樂;我所希望的,就是能帶你看看這個世界、看到別人的國家如何經營自己、年輕人如何挑戰極限,擴展眼界、打開心胸。

末日火山的最後五公里漫長的彷彿永遠也走不完。我也腰痠腿軟,只能咬牙忍住。青青帶頭往前,不願意停下照相,ㄧ直說:「我好累,腳快爛掉了!」

好不容易走到終點,還有一大段路才回到停車塲。一上車,他頭一歪,秒睡! 

 

  

  

 

創作者介紹

陳安儀的筆下人生

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